•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泰坦無人聲 > 第四十章 腿打折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梁敬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不猜了不猜了,再猜都特么是瞎猜。”

        他放棄了,這著實不是他的研究領域,想破頭都不可能想出什么結果,現代科學早就不是某個人閉關冥想腦子一拍就能取得結果的了,如果哪位大牛盯著墻壁就能推翻相對論,那么他的學術結論多半是在百度貼吧里發表的。

        梁敬不具有這么堅深的數學基礎,到了這個地步,物理問題需要復雜數學工具來輔助解決,他借著大白的幫助都覺得吃力,越算越算不下去。

        最后梁敬只能承認自己不自量力,這個球上的問題還是交給其他專家來解決吧。

        “還好我當年學的不是數學。”梁敬說,“要不然我多半活不了這么長。”

        “其實人的壽命與數學學習的深度呈正相關關系。”大白說,“數學學得越好,活的時間越長。”

        “為什么?”

        “我曾進行過大范圍調查,事實證明,所有大學畢業后從事數學研究超過四十年的人,壽命必然都超過了六十歲,而從事數學研究超過六十年的人,壽命必然超過了八十歲。”

        “那我也進行過大范圍調查,事實證明,所有大學畢業后抽煙喝酒燙頭超過四十年的人,壽命必然都超過了六十歲,抽煙喝酒燙頭超過六十年的人,壽命必然超過了八十歲。”梁敬說。

        “不,學數學跟他們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梁敬問。

        “學數學的都沒錢。”大白說,“所以不抽煙不喝酒不燙頭,擁有良好的生活習慣,這才是他們的長壽原因。”

        梁敬盯著顯示器上滾動的數據,微微地嘆氣,“要是能做出一丁點成果,這個正教授的位置就到手了,可是這個骨頭太硬,一口都咬不動啊。”

        “我相信您在其他領域也能做出足夠分量的成果。”

        “難哪……難,太難。”梁敬搖搖頭,“川大現在的要求越來越高,不是以前啦,加上今年,我一共當了八個年頭的副教授,我剛從講師晉升副教授那時候,人人都說我年少有為,誰知這副教授一當就是八年,怎么都上不去,再這么混下去,不知道哪年才是個頭。”

        梁敬扭頭看看鏡子,鏡子里的人已經不再年輕,頭發稍有些花白,他已經四十一歲了,這是個少年天才受追捧的年代,無論是學術界,還是社會公眾,他們追捧的是那些博士畢業直聘副教授,三年升正教授的變態,但可怕的是這樣的變態還越來越多,梁敬這樣的老一批人正在迅速遭到淘汰,梁敬已經力不從心,他覺得自己正在逐漸掉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一個接一個地越過他再把他甩到身后。

        時代的變革在加速,社會發展得像是翻書一樣快,北上廣這樣的國際超級都市內每一秒都有新事物出現,一年一條代溝,條條都像馬里亞納海溝那么深。

        “灌水是沒有意義的,灌再多的水都沒用。”梁敬說,“得有重量,一篇有重量的文章,抵得過一百篇灌水的,去年我們學院招了一個普林斯頓的博后,人家幾年時間就一篇文章,發在PRL上,聽說解決了一個非常牛逼的問題,進來就是正教授。”

        “值得祝賀。”大白說。

        “是啊……你說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

        大白不知道該怎么回復這句話。

        其實人和機器人的差距更大。

        “您已經足夠優秀了,從您發現這顆黑球的那一刻起,您就注定青史留名了,梁敬博士。”大白安慰他,“您將是斯文·赫定那樣的人。”

        梁敬苦笑。

        “我不想變成斯文·赫定,斯文·赫定的成就換個人來也能辦到,但愛因斯坦換個人就不是愛因斯坦了。”

        作為一位多年的科研工作者,梁敬還是想掙扎一下,并不愿意承認自己在學術道路上已無前途。

        但這世上哪來那么多拉馬努金呢。

        “不過你說的沒錯,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再怎么糟糕,我好歹比那些大齡千老強,我有的本科同學到現在都還是千老,知足常樂。”梁敬說著起身,“把數據整理整理,等明天通信修復了給地球那邊發過去,那邊肯定也等得心焦了,我下去看看自己的樣本,為了這個球,我自己的活都丟下好幾天了。”

        “那您早點休息。”

        梁敬出門了,他要下樓去自己的實驗室看看,然后再回來睡覺。

        ·

        ·

        ·

        江子這個時候還蹲在工具間里檢查鐵浮屠和天線的狀態,他名義上是個站長,但江子覺得自己其實是個管家,盡管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真正的大事,比如說人事變動,經費管理,項目申報,那都是科研主任胡董海的工作,江子沒有插手的余地,胡董海才是卡西尼站內真正的一把手。

        沒辦法,誰讓江子不是專家呢?

        明天要繼續修理通信系統,鐵浮屠必須保證不出問題。

        “大白?”

        江子握著離子槍,扣動扳機,淡藍色的等離子噴流霎時燃起,江子往后一縮頭,擔心燒到自己的頭發。

        “站長先生。”

        “天線有問題沒?把墻邊那個殼子給我。”江子慢慢扭動旋鈕,噴流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長。

        “備用系統狀態正常。”機械臂靈活地抓起墻邊的白色塑料殼,放在江子面前的地板上,這是備用天線的外殼。這套系統比新系統的體積龐大不少,前些年被拆了下來放在站內作為備份,沒想過還能用上,江子拔下了插在發射機上的數據線,把外殼扣上去。

        “呶,把螺絲幫我擰上。”江子把發射機往前一推,然后靠在柜子上休息,看著機械臂飛快地擰螺絲。

        工具間里空間狹窄,散發著淡淡的潤滑油味,倒不是房間小,而是一排一排的架子占滿了地板,紅色的鐵浮屠艙外服站在架子里,充電用的粗電纜混亂地絞纏在一起,墻上的消防玻璃柜里還有一把消防斧。

        江子仰頭看著頭頂上的燈光,他在這里待了多少年?

        他總說老胡把一輩子搭在了這個鬼地方,回頭看看,其實自己也一樣。

        很多年前他就記不清自己的女兒上幾年級了,現在他也記不清女兒上大幾,是畢業了還是考研了?有男朋友沒?

        如果沒有,得催催了,畢竟年齡也不小了。

        如果有,他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混賬小子腿打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