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林陽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剛從開家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剛從開家來

    離開了開家,林陽馬不停蹄的朝越家趕去。

    當然,目前他還是單手開車。

    雖然右手在第一時間利用銀針穩住了傷勢,且涂抹了隨身攜帶的藥膏,但他終歸不是神仙,傷筋動骨一百天,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剎那間恢復,不過兩個小時后,手指盡管還未完全愈合,卻已是能動能拿東西。

    這就是林陽的醫術。

    越家距離開家有段路程,越家不在市內,而是在距離黃濤市兩百公里外的一個小鎮上。

    這個鎮叫越家鎮,鎮上的人都姓越,小鎮十分排外,除了入贅越家鎮的人,幾乎沒有幾個外來姓氏。

    據說越家鎮內有人大肆生產毒,而越家的發跡也跟毒有關,當然,這些只是謠傳,無跡可尋,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這里,就是越家。

    小鎮附近沒什么旅游景點,從這來的人大部分都是路過的旅人。

    已經臨近下午,鎮子上的學校已經放了學,能看到不少接孩子的豪車在馬路上穿梭。

    這些都是越家的人。

    林陽的這輛918在此刻是顯得極為的刺眼,不少人都為之矚目。

    “外地車牌?”

    “路過的吧?”

    一些越家人交頭接耳。

    但看這918前進的路線,許多人的臉色都不太自然了。

    因為918的駕駛方向不是國道的方向,反倒是朝鎮長那邊開去。

    終于。

    哧!

    跑車停在了一棟別墅前。

    大概是收到了電話,別墅的門很快就打開了一名年輕男子帶著幾個人走了出來。

    “先生有事嗎?”

    那年輕男子看了眼這款頂級跑車,不由困惑的望著從車上下來的林陽。

    “越家當家的是誰?讓他出來見我吧。”林陽合上車門單刀直入道。

    幾人色變

    “你是誰?”年輕男子沉問。

    “林陽。”

    “林陽?你聽過這個名字嗎?”

    “沒有,誰啊?”

    “咱們廣柳貌似沒有誰叫林陽吧?”

    人們面面相覷,全是一頭霧水。

    “林先生是從哪來的?”那年輕人也沒聽過這名字,遂忍不住問。

    “你的問題有點多了,我要見你們當家的,快點叫他來見我吧,實在不行,那我只好自己去見他了。”林陽淡道。

    好不客氣!

    幾人暗哼一聲,惱怒的很。

    “林先生,你有什么事跟我講就行了,我父親就是越冬!”年輕男子沉道。

    “哦?那你就是越巖的哥哥越翔

    了?”林陽眉頭一斜,開口說道。

    “是的。”越翔冷道。

    “那我問你,這次去江城對付蘇廣一家的人,是你越翔跟越巖派去的嗎?”林陽開口道。

    越翔等人一愣,瞬間反應了過來。

    “原來你是為蘇顏那一家的事過來的?”越翔錯愕道。

    “是。”林陽道。

    “呵,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人物呢,原來是從江城來的家伙!”越翔當即冷笑起來,弄清楚了這個人的底,他也就沒什么顧忌了。

    江城可沒有什么值得他越家害怕的人物...

    “喲,看不出來從江城過來的家伙還蠻有錢嘛,不過那種地方,再有錢又有什么用?跟我們越家比的了?可笑。”

    “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叫林陽是吧?我給你個機會,趕緊滾,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幾人冷嘲熱諷,越翔更是上前一步,瞪著林陽沉道。

    但下一秒,林陽左手猛然抬起,直接掐住了越翔的脖子,朝那緊閉的別墅大門一拋。

    轟隆...

    越翔的身軀直接將大門撞爛。

    “啊?”

    其余幾人臉色駭變望著越翔,等他們回過頭來,林陽的巴掌也煽了過來。

    啪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聲不絕于耳。

    不一會兒,這些人的臉便被打成了豬頭,當場暈厥。

    幾個人隨手就被林陽收拾掉了...

    林陽大步流星,朝別墅內走去。

    門外的動靜也是驚動了里面越家的人。

    越家當家越冬快步走了出來。

    這是一名穿著唐裝的中年人,他雙鬢斑白,模樣老成,神情十分的嚴肅,看到被砸爛的大門以及躺在門旁一動不動的越翔,越冬的臉色頓時大變。

    “混蛋!”

    幾名越家人大怒,便要沖過去,但被越冬及時的制止了。

    “都給我停下,別亂動!”越冬低喝。

    “是,家主。”

    旁邊的人低聲道。

    越冬轉過眼,望著林陽,臉上沒有多少怒意:“閣下是誰?”

    “林陽。”

    越冬一聽,也流露出困惑之色。

    顯然越家雖然對蘇廣一家進行報復,但也沒有太多的注重,恐怕不只是林陽,連蘇顏這個名字越冬多半也沒聽過,甚至他怕是連這件事情都不知,畢竟對于越家而言,蘇廣一家簡直就是不入流的小角色。

    “林先生為何來我越家鬧事?我越家哪里得罪了林先生嗎?”越冬平靜的問。

    “得罪?你都要殺我全家了,現在還反問我哪里得罪了我?不覺得可笑嗎?”林陽輕笑道。

    越冬眉頭頓皺,眼

    里還有困惑掠過。

    他側首低問了幾句,旁邊的人大概是猜測到了林陽究竟來自于何處,遂對越冬說明了一下。

    越冬當即恍然。

    “原來林先生是為江城之事而來?”

    “我給你個機會,立刻打電話把江城越家人叫回來,聽著,這是你越家唯一的一次機會。”林陽雙手后附,閉目等待著越家人的答復。

    越家人是氣的拳頭緊捏。

    “好囂張!你知道你是在哪嗎小子?你信不信我讓你走不出越家鎮!”一人怒罵道。

    “走出越家鎮?我會讓他走不出這棟別墅!”又有人哼道。

    而與此同時,門外也圍聚而來不少身影,他們都是越家的人,且是將大門堵死。

    只要越冬一聲令下,他們便會直接沖上來,將林陽制服。

    從現場局勢來看,林陽已是甕中之鱉,插翅難飛。

    可他卻無比的淡定,雙手后附,全然不理前后的人,仿佛周圍的人都是空氣。

    越冬感覺有點不對勁。

    他能將越家人帶領致富,將越家鎮經營的這么好,也是有本事的,林陽只身一人跑來問責,如果不是有所依仗,那就說明他是個白癡。

    “都別動手!”

    越冬對著身旁蠢蠢欲動的族人低喝了一句,旋而望著林陽問:“林先生,這件事情我也聽說過,當初開家、越家、肖家幾個家族的人在張家受了辱,我兒子越巖更是被人抬了回來,如此屈辱,我越家人怎能當做無事發生?不過這終歸只是孩子們的打鬧,所以我沒有過多的追問,今天林先生既然來了這,那我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但在此之前,我比較好奇,為什么林先生不先去黃濤市找開家要公道,而是來我越家鎮鬧事?這是為何?”

    如果林陽是從江城過來,肯定得先路過開家,要問罪也該是去開家,怎么跑他越家來了?

    所以越冬會有如此一問。

    “我剛從開家過來。”林陽卻簡單的回了一句。

    這話一落,屋子內外的人呼吸全部凝固了。

    越冬也愣在了原地,良久才回過神。

    “你...你剛從黃濤市回來?”

    “是的,開家已經給了我一個滿意的答復了,現在是你了,等你們越家給了我答復,我再會去拜訪肖家、梅家、黃家...”林陽平靜道。

    越冬是聽的心驚肉跳。

    旁邊人也是錯愕不已。

    “快,給開家打個電話,問問情況!”越冬忙低聲道。

    “好的。”

    旁人退了出去,悄悄拿起電話。

    然而撥了數遍方才接通,當問清楚開家那邊的情況時,這名開家人是直接嚇得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急忙起身,沖到了越冬身旁,附耳低語。

    越冬瞬間傻了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视讯秀场,51风流,秒播影院手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