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混元圣主 > 第1章 方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亦的意識漸漸脫離黑暗,他睜開了雙目。

    “本座沒死?”

    “本座這是在哪里?”

    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腦袋,四周的景物在方亦視線中變得清晰起來。

    在方亦的正前方,是一個神龕,內有一靈牌。

    靈牌上書‘遠故顯考方公之靈位’等字樣。

    顯然,這里應是一間供奉先祖靈位的祠堂,但方亦對此地并不熟悉,他確定自己從未來過此地。

    方亦皺了皺眉,他的目光從神龕收回又落到自己的身上,瞳孔驟然一縮,暗道:“這不是本座的肉身!怎會如此?難道我的神魂附到了其他人的身上?這真是一具孱弱的身體啊!”

    須臾之后,方亦回憶起腦海中最后一段記憶,他本是一位被無數修道者所敬仰的大帝,號令著光輝照耀整個混元界的混天丹宮。

    在混元界,方亦的混天丹宮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為,方亦在丹道上的成就無人能及,他也被尊稱為混元無上丹師。混元界有一句話,天下丹藥有十,混天丹宮獨占其八,由此可見方亦和混天丹宮丹道上在混元界的地位。

    除了無人能及的丹道能力之外,方亦的武道修為也是極其高深,雖略微不及丹道上的光芒萬丈,但在整個混元界,武道上能夠擊敗方亦的修道者也并不多。

    回憶之中,方亦臉上的表情變得復雜起來。憤怒之中,又有悲傷和痛苦,他雙手握拳,指甲狠狠的嵌入肌膚之中,目中血絲分明。

    混天丹宮發生了一件事,因為這件事,方亦和混天丹宮被混元界的眾多強者圍攻。方亦道法實力雖亦是很強,可雙拳難敵四手,他無法抵擋圍攻混天丹宮的眾多強人大帝。

    而在混元界,因為方亦性格比較孤傲,所以即便他有著獨一無二的丹道能力,卻沒有幾個真正的朋友。混天丹宮被圍攻,最后竟是幾乎沒有大帝來相救。

    “凌霞……”祠堂內,方亦口中輕聲念出這個名字。

    凌霞大帝,是方亦在混元界唯一的紅顏知己。混天丹宮陷落之際,凌霞大帝趕到,她不惜自己性命,決然幫助方亦抵擋入侵者。然大勢已去,即便有凌霞大帝相助,方亦的混天丹宮仍無力回天。

    在方亦即將神魂俱滅時,他看到凌霞大帝燃燒自己的生命力,強行催動了異寶靈虛混玉。

    凌霞大帝催動靈虛混玉,在多名大帝攻擊之下,堪堪護住方亦的一縷神魂,又用她最后的力量,以靈虛混玉破開混元界壁壘。

    做完這一切后,凌霞大帝口涌鮮血,她的身軀,從虛空中墜落。

    方亦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凌霞大帝身軀墜落的景象。他知道,在那等情況之下,凌霞大帝幾乎不可能活下來。

    凌霞大帝,是為他方亦而死!

    “可惡!”方亦感覺自己的胸膛似乎在膨脹,一股怒氣和悲痛在胸間盤旋。

    良久之后,方亦的心緒才漸漸平復下來。

    “呵呵……我沒死!”

    “本座既然沒死,那么……死的將會是你們!”

    他下意識的想要運轉身體力量,下一刻,茫然的表情出現在他的面頰之上。

    因為,這具身體之內,根本就沒有什么力量存在。甚至可以說,這具身體連力氣都不比不是修道者的普通人強。

    “本座的神魂,附到了這具身體上!本座……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力量。”方亦再次打量現在的身體,低聲喃喃道。

    他有些失落。

    如果失去了強大的力量,又拿什么來復仇?

    “這是什么?”方亦感覺到自己的胸前衣襟內似乎塞滿了東西,那并不是怒氣而是實物。

    他探手將塞在胸前衣襟內的物品取了出來。

    “好像是一本書。”方亦打量手中的東西,看上去像是一本書,但封面上沒有任何字跡。

    他翻開封面,看到了里面的文字。

    “我叫方亦,出生于永華郡城千年世家方家。”

    “今天,我和方木溪這個女人如喪家之犬一般,被趕出了方家。我方亦發誓,永生不會忘記那一刻所受到的侮辱。我方亦,必定會成為蓋世強者。當我成為強者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返永華郡城方家,將今日所受的恥辱百倍還之。”

    “今天,我和方木溪來到了秋水城,這是一座該死的討厭的可悲的小城。方木溪對我說,以后我們將定居于此。”

    “今天,方木溪又問我有沒有開靈脈。”

    “今天,方木溪再問我有沒有開靈脈。我告訴她,我一定會成功,我方亦命中注定會成為絕世強者,我讓她不要總是不停的催我。”

    “今天,我方亦已經十四歲了。方木溪說,十四歲過后若還不能開靈脈,這一輩子就只能做一個普通人,但我不信。呵呵,我知道的,我方亦天生就不是普通人。”

    “今天,我又結交到了一位好友,他叫高海。能交到好友,是令人十分愉快的事情,我與高海在十方樓痛飲三百杯靈露酒。方木溪知道我花了百兩銀子喝酒很生氣,她罰我跪在祠堂內一整夜,我方亦對此很不滿!”

    “今天,方木溪買了一顆靈脈丹給我。聽說這東西很昂貴,不知方木溪花了多少錢。不過,那不重要,只要使用靈脈丹,我就能夠開靈脈了。我會讓方木溪知道,她給我買靈脈丹是完全正確的決定。等我開靈脈后,用不了多久,我方亦就能成為秋水城最強大的武者!不,我會成為全大陸最強大的武者!”

    “今天,方木溪又罰我在父親靈位前跪了一夜,這個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我僅僅是把她送給我的護身符賣掉換成了銀兩而已。”

    “……”

    “今天,方木溪給我買了一個進入玉秀學院的名額。哼,若不是方木溪逼著我去這所破學院,我方亦定然不去,聽名字就覺得完全沒氣勢。入這樣的學院,是對我的折磨。”

    “今天,我就要去玉秀學院了。方木溪問我,有沒有忘記父親是怎么死的。我方亦,當然不會忘記。我發誓,進入玉秀學院后,我一定要定道魂,我要成為玉秀學院最強的學員。”

    “今天,我方亦在玉秀學院一周年了。這一年中,我交了十多位好友,他們都是我的好兄弟。方木溪給我來信,讓我不要懈怠武道修行。笑話,我當然不會懈怠武道修行。今晚,我先與好友們痛飲一番。”

    “……”

    “今天,我離開玉秀學院了。不能怪我,只能怪玉秀學院那群老東西有眼無珠不識貨!他們會后悔的,因為我方亦必將成為聲名遠揚的武道強者,到時他們必然后悔。”

    ……

    “這似乎是一本日記?”方亦皺眉,看著一段段文字:“這個混蛋,竟與我的名字一樣?”

    “方木溪是誰?從這混蛋所記的內容看,應該是他的家人。嘖,方木溪對這個不學無術的混賬東西真好啊!”方亦輕輕搖了搖頭。

    從日記本上的內容不難看出,日記的主人名字也叫方亦,這家伙就是一個眼高手低的廢柴,而且內心極為膨脹。如果不是有方木溪,憑這個方亦的作為可能會被餓死。

    “咦?這個混賬東西現在就是跪在祠堂內,應該又受罰了。身體太虛弱了,命不久矣,神魂即將崩潰,所以這具身體才正好被本座的殘魂所附了。”方亦再次打量這間空間不大的祠堂,準備隨手將日記本丟掉,不過想了想之后,還是將日記本收回了衣襟之內。

    將日記本重新放回去時,他的手指不經意碰觸到了一樣物品。

    “靈虛混玉?”方亦看到,凌霞的靈虛混玉正掛在自己的胸前。

    正是這件異寶,保護著方亦的殘魂破開混元界,來到這新的世界。

    看著靈虛混玉,方亦的表情再次黯淡下來。

    “這具新的身體雖然幾乎沒有力量,但我完全可以重新開始。這一次,本座不會再專注于丹道。上一世,如果本座能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修道上,又何至于怕那一群該死的東西圍攻?”方亦伸手握了握靈虛混玉,他決心要重頭再來。

    自靈虛混玉上,一股溫暖的力量涌出,順著方亦的手指,瞬間遍布全身。

    這一刻,方亦只感覺到天地似乎在變小,自己的洞悉能力急劇增強。

    “開靈脈、定道魂!”方亦低聲說了一句。

    在這個世界,要成為武者,首先要做的就是開靈脈。身體的原主人方亦,直到十四歲都沒能開靈脈,而如果過了十四歲,便一生都不能再開靈脈。方木溪是沒有辦法,只得在方亦十四歲時,花大價錢購買了一顆靈脈丹讓其開靈脈。

    而開靈脈之后,算是進入武者的門檻了,但還不是真正的武者。要想成為武者,還需要定道魂。

    開靈脈是肉身上的,定道魂就是神魂上的,二者缺一不可。

    方亦至今,已是接近十八歲的身體,但依然沒能定道魂。

    “靈虛混玉,可以為我定道魂。”方亦目光閃了閃。

    他感覺到,靈虛混玉內蘊含的力量,能夠直接幫助這具身體定道魂。

    這個時候,一道‘吱嘎’聲從方亦身后傳來。

    祠堂的門,被從外面打開。方亦轉身,見一名年輕女子邁步走了進來,清晨的陽光,隨著她的身影一同照進祠堂,令祠堂內的空間明亮了許多。

    “方木溪?”方亦看到這個人,心中微微一動。

    尚未等他開口,那女子先開口說道:“小姐要見你,你現在就過去。”

    女子對方亦說完這句話后,轉身就走,仿佛一刻都不愿多停留、

    從這名女子的語氣和神態中,方亦感覺得出來,她是非常不喜歡自己,或者說不喜歡這個世界的方亦。

    無奈的搖了搖頭,方亦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酸麻的身體,而后跟了出去。

    這是一個院子,不是很大,但很整潔。正堂加上偏房,有四五間房舍的樣子。

    方亦看到院子中有一名男性老者,正在清掃地上零星的落葉。

    他跟著走在前面的年輕女子,進入正堂。

    里面,一名長發、面容如皎月一般的紫裙女子,正坐在那里。方亦看到,紫裙女子眼睛泛紅,神情中透著一絲疲倦。她顯然哭過,而且可能是一夜未睡。

    在紫裙女子身旁的桌案上,放著一封有些褶皺的書信,是方亦被玉秀學院驅逐的勸退信。

    沒錯,方亦不是自己要離開玉秀學院的,他是被勸退的。因為進入玉秀學院后,三年都沒能定道魂,所以他被學院趕出來了。

    書信的面皮上,有水跡未干,若方亦沒猜錯,那應該是紫裙女子的淚水。

    “你過來!”

    紫裙女子見方亦進門后,便站在那里不動,她蹙眉叫了一聲,語氣像是命令。

    不知為何,方亦竟是絲毫沒有反感紫裙女子的這種語氣。他只是略微遲疑了一下,便抬腳走上前幾步。

    “她,才是日記中所說的方木溪吧?”方亦心中暗轉念頭。

    “你已經被玉秀學院驅逐,接下來,怎么辦?方亦,你到底有沒有想過以后?如果……如果我不在了,你……你該怎么辦?”紫裙女子身軀有些顫抖,她目光看著方亦,心緒波動劇烈。

    她用了很大的代價,才買來一顆靈脈丹讓方亦開靈脈。好不容易開了靈脈,花了很多錢將方亦送進玉秀學院,可方亦倒好,在玉秀學院待了三年就被強制勸退了。

    她很累。

    有時候,她真不知道該拿方亦怎么辦。該說的她都說了,該做的她也都做了。可方亦總是常立志,前一刻剛剛立下遠大的志向,后一刻可能就會出現在酒樓與一群狐朋狗友把酒言歡。

    “方亦,你告訴我!你都快十八歲了,你想過下一步要做什么嗎?”紫裙女子呼出一口氣。

    “本座做事,何須向爾等解釋?”方亦猛然抬起頭,背負雙手,看著紫裙女子傲然說道。

    紫裙女子聽到這句話,表情明顯一愣。

    然后她驟然站起身,伸手就在方亦的腦袋上拍了三下。下手不重,她不舍得用力。

    她氣呼呼的喝道:“你!你是要氣死我才安心,對不對?本座?你到底是在哪里學來的這些?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的腦袋有多大!”

    方亦一瞪眼,盯著紫裙女子的手掌,他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女人拍腦袋。可不知為何,他竟是沒有生出怒氣。

    或許是因為,他能從紫裙女子的身上,感受到她對自己的關心。

    “本……”方亦張口想說話。

    “還說!再說這兩個字我打死你!”紫裙女子睜大美目又揚起玉手。

    “好吧!其實……其實我馬上就能定道魂了,你不必太擔心我的。”方亦說道。

    紫裙女子搖了搖頭說道:“罷了罷了,我知道我對你說再多你也聽不進去。方亦,你被玉秀學院趕了出來,我也沒法子讓你回去了。以后,你就在方氏藥坊幫忙吧!我已經與博云先生說好了,他答應教你配制藥劑。”

    她不相信方亦說的馬上就能定道魂,類似的話方亦不知對她說了多少遍。

    “好的。”方亦點頭。

    “你說什么?”紫裙女子柳眉微蹙,她懷疑自己聽錯了。

    她以為,方亦一定會拒絕去藥坊幫忙,沒想到方亦卻是一口答應了。

    “你不是要我去藥坊嗎?我說可以。”方亦加重語氣道。

    “不過你得帶我過去,不然我可能不認識路。”方亦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些心虛,他當然不認識去藥坊的路。

    “嗯。”紫裙女子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她點了點頭沉聲道:“你先回房間去待著,一個時辰后跟我去藥坊。”

    方亦轉身要走出去。

    “等一下。”紫裙女子叫住即將走出門的方亦。

    “還有什么事?”方亦回身問道。

    “這是育神藥劑,你拿回去用吧。”紫裙女子取出一個瓷瓶遞給方亦。

    方亦順手接了過來,說道:“謝謝。”

    紫裙女子又愣了一下,過去十多年里,方亦何曾對她說過‘謝謝’這兩個字?

    “不好意思,我的房間是哪一個?”方亦邁出房門后,又扭頭問了一句。

    紫裙女子憤怒的眼神瞪著方亦,那將方亦叫出祠堂的女子卻是往前走了幾步,兇巴巴的向一側指了一下。

    方亦干笑了一聲,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小姐,你怎么又將育神藥劑給了少爺?不是云兒多嘴,少爺他根本就不是修行武道的料。用再多的資源,都是浪費。”云兒撇了撇嘴對紫裙女子說道。

    育神藥劑,一種非常昂貴的藥劑,有安神養魂的效果。它不僅可以幫助開靈脈的半武者定道魂,也可以滋養真正武者的神魂。總之,這是一種對武者修行有很大幫助的珍貴藥劑。

    云兒并不是眼紅方亦得到了育神藥劑,她只是為紫裙女子也就是方木溪感到不值。方木溪為方亦所做的所有事情,云兒都一清二楚。在云兒看來,如果不是方亦這個累贅,那小姐方木溪在武道上的成就絕不止今日的聚神六境。

    “因為他是我弟弟!”方木溪咬著貝齒,繼續說道:“就算全天下都放棄了他,我也不能亦不會放棄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视讯秀场,51风流,秒播影院手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