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pxdy"><big id="bpxdy"><noframes id="bpxdy"></noframes></big></th>

  • <button id="bpxdy"><acronym id="bpxdy"></acronym></button>

    <rp id="bpxdy"></rp><tbody id="bpxdy"><noscript id="bpxdy"></noscript></tbody>

    <button id="bpxdy"><object id="bpxdy"></object></button>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天道創世卷 > 第七十章 盛大人間劇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山林中,身影追逃。

        白瀟緊緊追著京大戟的身影從白瑯山大會的會場一直來到后山深林之中。

        身材高大的京大戟身形在前方飛竄,不過與白瀟比起敏捷來卻是大有不如。

        一身白裳的的女劍客騰躍而起,腳尖在前方樹干上連續點過,折身回轉,橫劍停在京大戟的面前。

        額前長發輕揚,白衣姑娘目光如電直視京大戟,聲音也同樣冷冽:

        “青魂的殺手,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白瀟在嚴肅說話時聲音自帶一種寶劍寒鋒的銳利殺意,隨著她的目光緩緩將京大戟籠罩其中。

        但是京大戟卻像是全然沒有感受白瀟的殺意一般,只是用一種惡劣的表情笑著:

        “白瀟,隱世門派寅劍門弟子,其真實身份是白澤江湖隱秘組織憑風造雨樓前代樓主白秋籬的二女兒,行走江湖以寅劍門的身份作掩飾,是以少有人窺探到你的真實身份,但是只要稍微對這些年白澤江湖的事物有所了解再稍微調查一下,就可以很清晰地探知道你的真實身份,金山玉海樓齊名的地下組織的前樓主之女卻只將自己偽裝成普通的一個江湖女子……和尋常江湖人結交,卻又與東方世家的嫡子、金山玉海樓的少主糾纏不清……女人,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聽見京大戟用若有所得的表情說了一長段話,白瀟將手中橫著的長劍一甩,斜指地面,面露不屑神色:

        “習慣了黑暗里的陰影齷齪,你們都已經不會用正常人的思維考慮事情了,我沒有任何目的,我也不會有什么算計,我只是隨著我的本心做我想做的事情。”

        “哦?是么?那我也不妨告訴你,憑風造雨樓的任樓主已經與青魂合作,我這次就是來向你傳達任樓主的玉令~”

        說著,京大戟右手抬起,掌中握著一枚玉牌,玉牌上用黃金描繪著祥云風雨的圖案。

        白瀟看了這枚玉牌,眼神與表情都瞬間改變起來。

        憑風造雨樓的風雨令是唯有閣主才能擁有的威嚴象征,但凡令牌所到之處,凡是憑風造雨閣所屬勢力都必須尊奉。

        白瀟身為憑風造雨樓之人,按理說也是受到這枚令牌鉗制的。

        手持令牌,看著白瀟的動容神情,京大戟的臉上也不由得出現了得意的表情:“如你所見,我帶來了任樓主的意志,讓你配合我們,在接下來的白瑯山混戰之中背刺嚴桐生、宋繼玄等檀山盟核心,協助青魂拿下白瑯山。”

        說完這句話,京大戟沒有放下自己抬起來的手臂,而是享受著這種奇特的威嚴。

        身在黑暗中的殺手,最是不為人所注視,也是因此他們總是格外在意自己受到注視的時刻,哪怕是憑借著一枚令牌。

        然而,白瀟卻沒有像京大戟想象中那樣言聽計從,而是冷笑了一聲,甩給京大戟一個不屑的眼神,白瀟的嗓音帶著些沙啞特質,格外有俠客氣質,冷冷說道:

        “我想你是沒有理解到我的意思,我是說……我不代表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代表,我只做我自己,不管你拿來的是風雨樓的令牌還是寅劍門的令牌,我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把皇帝叫來也不能讓我做,你要是還不能理解的話,我就把你的另一只手也切下來讓你清醒清醒。”

        這番話說得很有江湖味道,每一個平仄間都藏著刀劍氣。

        白瀟本來以容貌論也該是冠絕天下的美人,但是就因為她身上這股濃烈的江湖氣息,讓人都只能感受到她的劍客模樣而遺忘了她的美人身份。

        京大戟沒想到會遭遇白瀟的拒絕,神情一黯:“白姑娘,你要明白,這可是任樓主的命令你當真要拒絕么?”

        “我知道,他是我的舅舅,我比你更知道違背他的命令會有什么后果,”白瀟的表情依舊冷冽,“但是你也同樣不了解我,我說了不做就是不做,你們誰也別想比我,今天看在風雨令的份上就放過你的另一只手,下次就不是這么簡單的了。”

        說完,白瀟轉身就要走回白瑯山大會會場。

        只是,此刻京大戟的聲音從她背后傳了過來:“白姑娘,你以為我們都告訴了你即將沖擊白瑯山會場這樣的事情,還會放任你離開么?”

        話音落,周遭身影閃動,七名身著青色衣衫的劍客從周圍竄了出來,每個人都身姿昂揚,氣息深沉。

        為首的青衣人頭戴菱帽,腰懸明珠,劍鋒指向白瀟卻不帶殺氣:“大小姐,您不該違逆樓主的意思。”

        白瀟看著這七個人現身,像是早有預料,對著青衣首領輕輕一笑:“佟叔,你都這么老了。”

        “世上哪有人能不老的呢?”青衣首領搖頭苦笑,“小姐你都這么大了,我們也都自然老了。”

        說著,他的話鋒一轉:“這么多年小姐一直孤身在外,樓主也很擔心您,我們也接到了樓主的命令:要是小姐不愿意刺殺宋老盟主,就讓我們不要勉強,只用帶您回去。”

        “佟叔,我不回去。”白瀟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看著白瀟冷冽的神情,青衣首領一陣無奈:“小姐,您不要逼我們。”

        京大戟站在戰圈之外,見狀倒是深深一笑:“佟護法,你們憑風造雨樓的家事我們不便過問,在下就先告辭了。”

        說完話京大戟就轉身走向白瑯山大會會場方向。

        白瀟看著京大戟走遠,身上無形物質的凌厲劍氣愈來愈強,銳利目光掃過在場七人:“佟叔是不是打算考校一下瀟兒的劍術進境?”

        青衣首領聞言,面色盡是無奈:“唉,你這又是何必?”

        一聲無奈之后,白瀟身法瞬動,《獨孤九劍》的絕世劍術施展出來竟是將在場七人盡數圈入了戰團之中,后發先至以快制慢的絕世劍術交織出無所不建的劍光網絡,反倒是壓制住了七名青衣劍客。

        青衣首領面色震驚,怎么也想不到白瀟的劍術竟然進步如斯。

        而白瀟沒有猶豫,每一劍都純粹直接。

        只是在這里的交戰間隙,白瀟隱隱聽見白瑯山大會的方向響起了滔天的喊殺聲……

        ————

        白瑯山上空,晴空之間隱約有幾片云彩。

        白云之上,羅浮倦坐在云氣繚繞之間,半闔眼眸看著下方人間的種種發展。

        突然,云上一陣空間波紋,身著神州風格衣衫的銀發青年走了出來,正是誤入此間的異界法師艾略薩。

        看著羅浮這幅倦懶的模樣,艾略薩眼中閃過笑意:“羅浮先生,我很好奇您這樣的偉大存在為什么會從百忙之中抽出些許時間來觀察人類的世界演變。”

        羅浮抬眸看向艾略薩,嘴角同樣微笑:“人類真是我見過世間最奇妙的造物,高尚又卑鄙、純粹又骯臟、創生伴隨殺戮、正義并行邪惡……看著他們的種種演變,總是讓我感慨萬千。”

        “這對您來說,是一場盛大的歌劇?”艾略色神色之下隱藏著難以讀懂的情緒。

        羅浮則搖搖頭:“是真摯存在的確切現實,沒有劇本、沒有演員……每一瞬間都是無法復制的世界模樣。”

        說著,羅浮指向云下的白瑯山:“看吧,籌謀者百般算計,而理想主義者嘔心瀝血,刀鋒宣告性命,同時也主宰歷史。”

        那山上,青魂的殺手在林中影影綽綽,準備著向白瑯山會場發起最突然的沖鋒!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视讯秀场,51风流,秒播影院手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