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我有一身被動技 > 第二章 收尸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草木留露,青霧遮晨。

    日出東方之時,天桑靈宮的煉靈師早已蘇醒,在各處地方吐納靈氣,或是樹林,或是涼亭,或是別人家小院……

    枝頭沙沙,靈鵲吖吖,靜謐而美好。

    一條通幽曲徑之上,卻是有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摸了過來,一道高大,一道矮小。

    高大的身影是一個魁梧男子,手綁沙袋,此時正貓著腰左顧右盼,一臉做賊心虛。

    一旁是個只到他脖子處的略矮青年,腰別長劍,神色有著興奮。

    “劉師兄,收尸這種好事,怎么輪到我們頭上了?這平時不都是外院的長老處理的么?”略矮青年周佐道。

    “自然是運作而來,不然你以為這次機會能白白落你頭上?”魁梧男子劉震環顧四周,發現并沒有人在意他們兩個,頓時松了一口氣,“聽說聞老大可是送了不少靈晶。”

    “這樣啊……”周佐小眼一瞇,搓搓手壓低了聲音,“那我們這是去收誰的尸啊?”

    “徐小受!”劉震邊走邊道,“聽說他為了這次‘風云爭霸’,閉死關突破三境,算算時間,今天也到日子了,這么久還不出來說明已經身死道消了。”

    “三境?”周佐驚詫著望去,這修為豈不是和自己半斤八兩,“三境有什么油水?還不如讓他自生自滅呢!”

    “你懂個屁!”劉震賞了他一個暴栗,“這徐小受,入靈宮已經差不多三年了,別的沒有,單單這里頭的院子,就價值上千靈晶。”

    “嘶,這么有錢?”

    “那是!我還聽說,這家伙身上還有一把九品靈劍!”

    周佐聞言,眼睛都凸了出來,“九品靈劍?”

    這一聲驚呼,怕是周圍大半圈的人都能聽到。

    “小點聲!”劉震看到四周有人投來不滿的目光,對著這家伙的頭頂又是一記暴栗,這小子,叫這么大聲是怕別人聽不到?

    二人有一句沒一句閑扯著,七拐八繞的,總算看到了一個僻靜小院,籠罩在一個大陣之中。

    前頭領路的劉震忽然頓住了腳步。

    “還挺遠……哎喲!”

    走在后頭的周佐一把撞在了劉震背上,疼得直揉額頭,埋怨道:“劉師兄你怎么忽然就停下了……”

    因為個頭矮小,視線都被擋住,他從一側走出,頓時明白劉震為何停下腳步了。

    眼前的院子前頭,竟然盤膝而坐足有十多個人。

    這些人不說話,各自靜坐修煉,乍一看還無比和諧。

    “怎么這么多人?”

    周佐懵了,抬頭看向劉震的眼神滿是疑惑,“你不是說聞老大花了好多靈晶才爭取到的機會?”

    劉震已經被氣得說不出話了,聞言一巴掌拍在周佐頭上。

    “你還看不出來,這些家伙個個都成精了!”

    “媽蛋,別的地兒不修煉,還專門跑這里,肯定是消息泄露了!”

    周佐苦著臉揉著腦袋,心道那你也不能把氣撒我頭上呀。

    院子前盤坐的十幾個人,顯然發現了又有人到來,不禁樂開了花,隨口調侃著:

    “喲,又來人了,這次來得有點遲啊,太陽都打東邊出來了。”

    “這是劉震吧,旁邊那小伙是誰,新來的吧,跟來見世面?”

    “我說劉震吶,你這也太不上心了,我可是天沒亮就過來了,結果這里還有人……”

    “切,我昨晚過來的。”

    “我前天!”

    “我大前天!”

    院子前頓時嘰嘰喳喳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最后還冒出一個蹲了一個月的,頓時所有人投去敬佩的目光。

    劉震感覺頭腦一陣發暈,怒道:“你們來這里干什么!”

    “唉,劉震,心照不宣的啦!”

    “別問,問就是九品靈劍。”

    周佐差點笑出了聲,敢情這情報是人盡皆知?呵,剛才誰還不讓我說來著?

    他瞅了一眼劉震,話到嘴邊咽了回去,這家伙臉色黑得像是吃了鞭炮,仿佛下一秒就要炸開。

    劉震只感覺肺都要氣炸了,這可是聞老大花了大把靈晶換來的情報,怎么這般廉價?

    自己的人沒可能泄露情報,那就只能是這些家伙個個都去行賄長老?

    誠如方才那人所說,心照不宣……

    可惡啊,到底是哪個長老如此缺德,一個情報賣這么多人!

    話在心頭說不出口,像是便秘一樣難受,二人就這樣駐足路口,空氣中似乎有著尷尬的鴉叫。

    院前的人卻好似經歷多回,十分熟練地拍拍地板。

    “劉震,過來,這邊坐。”

    “不要客氣,就當做自家院子就好。”

    “噗!”周佐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劉震一巴掌將他掀翻在地,悶著臉走了過去,行到半途卻是望向院子的方向驚住了。

    只見籠罩庭院的無形壁障開始波動,下一刻直接裂開,露出小院門口。

    院前盤膝的眾人也是注意到這變化,紛紛側目,有人看了看天色,發覺不對勁。

    “這才辰時,陣法不是說到了午時才解除?”

    “誰解的陣法?這里沒人懂陣啊,劉震是你嗎?”

    劉震差點沒沖上去將這人拍進土里,自己隔著院子這么遠,怎么解陣?

    而且,你誰啊,我和你很熟嗎?

    能不能不要老是喊我名字,還如此熱切!

    對這群自來熟,劉震也是無語,但此時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他還是將注意力放在了院前的門口上。

    嘎吱!

    門被推開,一道高瘦的身影倒提著一把黑劍,睡眼惺忪地倚在門口。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徐小受也是醉了,昨晚本來折騰著要練功,但轉念一想,他睡覺也有呼吸,呼吸便是修煉……

    索性躺下!

    不曾想,打完一只蚊子,還有一只;再打完一只,還有三只!

    他被幾只蚊子吵得睡不著,愣是折騰了一晚上才好不容易睡去,一大早又被人吵醒!

    雖然說院子有隔音陣法,但并不高級。

    這幫人說話聲音越來越大,傳進來就是“嗡嗡嗡”的,和蚊子一樣,實在忍不了。

    提劍而出!

    徐小受在外院混了三年,哪能不知道這幫家伙所想,不就是想等自己閉死關死了之后收尸,然后趁機撈點油水嘛!

    對不起,一個我倒下了,另一個我又站了起來。

    他倚在門口,環顧四周,戲謔道:“諸位,這么早圍在我徐某人門口作甚?我可不賣早餐!”

    所有人望著提劍倚門人,都是被震驚到了。

    徐小受?

    他突破出關了?

    要知道,資質這種東西,就是一道逾越不過的檻,徐小受用三年時間告訴所有人,他天生就是三境的命,又怎么會因為一個區區一個閉死關而有所突破?

    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

    “徐小受?”

    “你沒死?”

    “什么情況,你……突破四境了?”

    徐小受剛想說話,忽然看到了腦海中的信息欄更新了:

    “受到懷疑,被動值,+12。”

    徐小受一喜,他昨晚還在苦惱莫不成以后想增加被動值,還要主動釋放自己的肉香吸引蚊子,現在看來……

    不止是攻擊,懷疑也可以?

    難不成,一切以被動形式出現的言語和行為,都會讓自己增加被動值?

    加上昨晚被蚊子攻擊的那六下,他已經有十八被動值了。

    只是,昨晚被咬了那么多次,每次也都是只有“+1”,這次怎么會出現一個“+12”?

    徐小受疑惑,他看到在場所有人,細細數了一下,十七個人。

    莫非、大約、可能是這里頭,有十二人對自己突破到四境,表示懷疑?

    “他就是徐小受?”周佐終于摸到了劉震身邊,低聲問道。

    “受到懷疑,被動值,+1。”

    徐小受樂了,他耳朵可是靈得很,這么多個收尸的里頭,竟然還有不認識尸體本人的?

    他提著黑劍走出院門,這些人頓時蹭蹭后退。

    為了堅定閉死關之志,他徐小受可是耗費所有靈晶,破釜沉舟購買了這把九品靈劍,

    劍名“藏苦”,寓意深藏苦痛,如若無法突破,那便與這劍一同死去。

    如今突破四境成功,配上這九品靈劍,再搭上腦海中修煉了三年白云劍法……雖然只修煉出一式,但面對這幫人,卻未嘗不有一戰之力。

    過來這里的修為最高者,也就是劉震這個煉靈五境,那些高境的老大不會掉價地自己跑過來收尸。

    以至于現在這幫人看到徐小受出關,下意識地都是有了退意。

    于是一人提劍,眾人皆驚。

    “收尸收到我徐小受頭上來了,你們各自的老大怎么不親自過來啊!”

    不論修為論資歷,外院混了三年的徐小受,已經算是老人家了,甚至足以稱作大師兄那一級別。

    否則他也不可能有這么多的資產,又是小院又是靈劍的。

    那些比他厲害的都邁入先天,前往內院了;而一些還在外院逗留的所謂老大,當年有幾個還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轉悠的。

    所以他一言喝出,愣是沒人敢反駁,饒是劉震高他一境,看到他肩上的黑劍靈光流轉,也是默不作聲。

    “打哪兒來滾哪兒去!”徐小受揮手,像趕鴨子似的。

    一幫人完全沒想到徐小受一上來先聲奪人,氣勢完全被碾壓住,悻悻地掉頭就想離開,都不敢多嘟囔幾句。

    “劉師兄,我們就這么走了?”周佐小心翼翼問道。

    劉震看了眼徐小受,雖然不甘,但他難道還能沖上去殺了他,再把他尸體搬走?

    先不說靈宮內不允許私斗,單單打不打得過,便是一個問題。

    “走吧。”他嘆了口氣,跟著眾人離開。

    “等等!”

    后方的徐小受忽然叫道,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樣子。

    眾人回頭,不明所以,就見徐小受一劍插在地上,叱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真當我徐某人一點脾氣都沒有?”

    所有人也是怒了,他們浪費了幾個時辰的等待時間,屁都沒撈到,現在選擇調頭就走已經不錯了,還想怎樣?

    “你待如何?”劉震皺眉道,自己這幫人真要合伙圍攻,徐小受怎么可能擔得住,他莫不是閉死關腦子閉傻了,想一挑十七?

    只見徐小受嘿嘿笑道:“沒事,不用激動,我也就問幾個問題。”

    眾人不語,徐小受和顏悅色道:“我說我突破四境了,你們信不?”

    所有人聞言一愣,叫住大家就為了這個破問題?但是為了離開這里,他們一個個還是小雞啄米。

    “嗯嗯。”

    “信了,信了!”

    “徐師兄真厲害,四境了呢,所以我們可以走了?”

    徐小受愣住,怎么會是這種反應?

    別啊,懷疑我,請盡情的懷疑我啊!

    他在心底吶喊,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掙被動值的點子,怎么沒人捧場?

    眼瞅眾人急不可耐想走的模樣,他靈機一動,收劍起身,云淡風輕道:“不瞞諸位,其實徐某人,已經突破五境了……”

    “怎么可能?”

    “呵呵,徐師兄開玩笑了……”

    所有人紛紛出聲,大伙也不是瞎,你這四境的修為氣息像燈泡一樣亮著,你說你五境?

    睜眼說瞎話還不帶眨,可真有你的。

    “受到懷疑,被動值,+15。”

    徐小受樂了,原來要這樣?

    他一看只有十五,也就是說還有兩個人相信自己?這怕不是傻子?

    “呵呵,其實,我已經突破至六境了……”

    眾人:???

    “受到懷疑,被動值,+17。”

    好家伙,這是刷被動值的一幫利器啊,哪是什么收尸人?

    徐小受攤攤手:“不裝了,我攤牌了,其實我已經七境了……”

    眾人只感覺額上青筋冒起,這徐小受莫不是在消遣他們?這樣有意思?

    “受到懷疑,被動值,+13。”

    哎,怎么還低了呢!

    徐小受只關注著腦海,沒注意到眾人表情,立即補充道:“好了好了,不開玩笑,我已經八……”

    “徐小受,你不要欺人太甚!”

    “士可殺,不可辱!”

    “兄弟們上!”

    徐小受嚇了一跳,這才回過神看到眼前十七張冒煙的黑臉,頓時一個激靈后閃身入院,門“啪”一聲關上,連帶著陣法立即啟動起來。

    我滴乖乖,不就幾個問題,至于嗎?

    吃了鞭炮似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视讯秀场,51风流,秒播影院手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