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扶明錄 > 第938章 朝廷回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

        城墻跟下,孫之獬的幾個隨從躲在樹蔭下乘涼低聲竊語,隱約中聽見不遠處的院子中傳來怒斥聲,甚至有哀嚎聲,這讓他們很是不安。

        正在幾人心神不寧之際,院門打開走出一個親衛對他們招了招手,幾人匆忙小跑著過去。

        “孫之獬私通韃子實則前來刺探軍情的奸細,督主有令羈押嚴審爾等可有知情者”那親衛一聲怒喝,嚇得幾個隨從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軍爺啊,俺們就是個看門趕車的,真的不知道啊,求軍爺放過俺們吧”

        說白了這些隨從都是些實誠莊稼漢子,卻也聽說過東廠的惡名哪里禁得住這么嚇,頓時大呼求饒。

        “咱們東廠向來秉公執法,只抓主犯不牽連無辜,爾等既是不知便早早離去,記住休得胡言亂語”。

        隨從們一聽如臨大赦,拱手磕頭趕緊就溜了,甚至沒膽多問一句別的。

        院子中,常宇看著兩個東廠番子藝術家正在設計他們的作品,將孫之獬嘴巴縫起來,全身扎滿針孔然后塞入豬毛

        不多會孫之獬就成了一個渾身冒血的人形刺猬,劇痛之下他瘋狂的掙扎,內心充滿了憤怒和不解。

        然而越掙扎越痛苦。

        受刑的人痛苦不堪,對于旁觀的人也是一種煎熬不忍直視,陳所樂等人甚至已轉身嘔吐,便是從軍殺人如麻的況韌也覺得這樣太慘絕人寰沒了人性,所以一開始常宇讓他們行刑時竟無人敢動手,最后還得專業人士來,兩個東廠的番子。

        然而小太監從頭至尾神色不變,就那樣安靜的端坐一旁看著,手下親侍不知他怎么突然間心性大變,變得如此殘忍扭曲。

        可只有知道孫之獬干過什么事的人,才會覺得痛快,活該

        只是,陳所樂這些親衛并不知道這人犯了什么事,其實連孫之獬自己都不知道,我他媽的到底干了啥

        不過話說回來,常宇已是很仁慈了,歷史上孫之獬一家七口死光光,現在只殺他一人而已。

        “你這老狗若能挺過明天不死,本督則放了你”常宇起身看著面前那個血球哼了一聲,心里也在嘀咕著,歷史上孫之獬被弄成這樣兩天不死真是個奇跡

        孫之獬已不知疼暈死過第幾次了,他口不能言卻能聽,原本奄奄一息突聞小太監這話,雙目一睜,使勁的點頭。

        “放心,本督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常宇說著對兩個番子冷冷道“好好照顧他,也不枉人家百里之遙送上門”。

        說著一招手,率余人離去。

        縣衙一偏遠內,李慕仙正捧著一本經書教小道童學文識字,朱慈安在旁邊泡茶問東問西,無外乎青州戰事,年輕人就好這口,可李慕仙并未參戰對詳細經過知之甚少,便將入山一段講給他聽了,朱慈安意猶未盡,李慕仙便有些煩了,可又得罪不起這衡王世子。

        正煩惱時,見常宇回來了,趕緊起身招呼著“廠公那四百年的老熟人招呼完了”

        “數百年不見,一見如故,自要好生招待”常宇說著坐下端起茶壺咕嘟喝了起來,李慕仙剛想接著問,忽見陳所樂等人臉色有異,他是人精立刻就閉嘴,可朱慈安哪有這眼力價,還傻了吧唧的問常宇“廠督大人,您和那孫之獬還真是故交呢”

        “那可不”常宇放下茶壺“你也知其人么”

        朱慈安搖頭“未曾聽聞,不過既是廠督故交又與我同鄉日后多拜訪”。

        “擇日不如撞日,也別日后了,怕是日后沒的機會了,世子殿下若想去拜訪便讓他們帶你去”常宇似笑非笑,朱慈安略感不對勁側頭瞧了一陳所樂幾人見其臉色皆不善,終于反應過來了,連忙道“日后再說,日后再說”心下暗嘆自己終究是太嫩了,李慕仙這種老狐貍比不上也就罷了,連鄒逢吉也遠遠不如,怪不得安排好后就匆匆出了縣衙說是什么公務繁忙,躲到外邊去了,自是早就看出什么端倪來了。

        “既是不著急見,那世子殿下就快去收拾一下隨咱家回青州城吧”。

        “啊,現在就走么”朱慈安一怔。

        “不然呢,難道等天黑再走啊,你不怕危險,咱家還怕呢”常宇瞄了他一眼,朱慈安連忙搖手“慈安以為廠督要在臨淄待上幾日呢”

        “咱家倒也想,臨淄雖城小卻安寧的很,呆在這清靜幾天也是好的”常宇探口氣“可咱家天生勞碌命,哪有那福氣享受一會兒清靜”。

        朱慈安便不再說什么,拱手轉身收拾去了。

        常宇叫過小道童逗著玩,李慕仙走來坐下“廠公急著回青州是等朝廷那邊的口信吧”。

        常宇點點頭“若料不錯,今晚必至,是打是和就拍板了”。

        “若朝廷一定要和呢”

        李慕仙問道,他知道小太監已經做好打得準備了,布置了各種方案,若是朝廷要和豈非白忙活一場。

        “朝廷要和,咱家就給和,但怎么個和法則是由咱家做主了”常宇微微一笑,繼續逗弄小道童,李慕仙哦了一聲心知這次不管是打是和,小太監都要在上邊大做文章,多爾袞的如意算盤怕是要把自己算進去咯。

        申時,百余騎從臨淄北門疾馳而出,常宇將小道童和衡王世子朱慈安接走,鄒逢吉擔心路上安危,幾次三番建議常宇將城中三百兵馬帶走,卻被小太監堅拒,來時十余人都無所畏懼,走時加上朱慈安的家丁浩浩蕩蕩上百人,何懼之有

        況韌率十余親衛在前,常宇居中左右有陳所樂,喬三秀等高手守護,李慕仙懷抱小道童共坐一騎,旁邊是朱慈安,身后則是近百家丁殿后,一行打馬急奔估摸著天黑之前可至青州城。

        常宇騎術日漸精益,早非往日可比,不僅能御馬廝殺亦可奔馳中張弓射物且可十發九中,其生性好動奔了數里后脫離隊形打馬追上況韌與其并肩賽腳力,遇野物飛鳥則開弓狩獵,引得親兵歡呼,更令朱慈安心向往也,他也想成為這種人,手握重兵縱橫沙場,上馬彎弓射雕,下馬一言不合血濺十步

        “戒備”就在眾人歡呼放馬賽跑時,突聞前方發出警訊,親兵立刻做戰斗準備將常宇和朱慈安等人圍在正中。

        遠處十余快馬奔近,況韌張弓瞄準,屏住呼吸。

        很快那十余騎也發現了他們,放緩速度朝這邊舉目張望,而況韌突然將弓箭收了起來,對常宇道“自己人”然后派了連個親衛前去查證。

        不多會那十余騎至眼前眾人一怔,原來是竟是東廠的番子,滿臉疲色風塵仆仆一看就是跑長途的老司機。

        常宇最先按捺不住“可是京里來信”

        “回廠公,皇上密信”番子說著取出信件遞給常宇,小太監伸手接過心中也暗自驚訝,這八百里加緊當真是速度驚人,京城到青州八百多公里這些人一路換馬換人馬不停蹄,不到二十四小時就跑到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