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3.清純的碧池(2)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今天的許岑似乎也有點皮。

        因為剛剛沒有上成廁所的緣故,他現在想要上廁所,但是正常的人都會忍一下,畢竟老師都在氣頭上,如果直接說出去的話,老師大概率都會生氣的吧。

        “我想上廁所。”可是許岑偏偏就是找抽了,說道。

        “滾出去!”吳曉雪直接火了,本來感覺許岑看起來還是那種乖乖地學生,可是現在這么一說的話,她就懶得去管了。

        但是身為一個學生,怎么會那么聽老師的話啊。

        滾就是出去的意思,就是同意自己去廁所了的意思唄。

        許岑也不墨跡,直接就出了門口,看了一眼站在門外的金陽。

        “這么巧啊。”金陽說著。

        “我去上廁所的。”許岑說。

        金陽嘁了一聲,許岑則是直接朝著廁所的方向走去。

        可是呢,有些事情畢竟講究的就是一個緣字,緣不到,無用,緣到了,哪怕你站在原地,都不是白等啊。

        許岑走到了廁所前面。

        身后傳來了女生的聲音,軟糯糯的,似乎很無力的樣子。

        “能讓讓嗎?站在女廁前做什么?”

        許岑轉過頭看了一下女生,嘴里說著不好意思這種下意識就開出口來的話。

        女生就是林純然。

        散亂的頭發變成了馬尾辮,有點長,晃著進到了廁所里,整個人依舊是萎靡的。

        許岑愣了好一會兒,站在門口。

        hHL?正E版首F=發s*●

        女生出來了。

        看著許岑,疑惑地眼神,但是沒開口,覺得他是在等人。

        許岑也沒說話,站在原地看起來很正經的模樣其實內心已經亂成一片了。

        林純然離開了之后許岑也離開了。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從一個旁觀者走向始作俑者地位置。

        或者說是流言的發動者。

        就一個上午和下午的時間。

        “清純的碧池”這個帶著極度貶低以及罵人的外號就在高一五班和高一一班之間傳開了。

        因為高一五班之后的六班七班八班九班十班都在樓上,所以他們暫時還不知道。

        可是高一一班到高一五班這五個一樓地班級已經知道的明明白白了。

        甚至連“清純的碧池”這個由來都已經被人挖掘出來并且有著添油加醋的劇情了。

        不過身為劇情里面的男主角許岑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而那些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也不知道許岑是誰,林純然又是誰,他們都只是聽說以及覺得這個外號很好玩。

        畢竟清純和碧池是兩個極端了吧,可卻聯系在了一起,而且還能夠讓人覺得有種“誒,這還不錯”的感覺。

        “你們夠了吧!”下午距離放學最后一節課地時候許岑受不了了,嘶吼著站了起來看著旁邊組地兩個正在竊竊私語的男生:“嘴巴給你們亂講的嗎?”

        正在說話的正是公雞嘴的那個男生和他的同桌。

        公雞嘴說著自己的猜測,就是許岑和林純然的關系。

        許岑雖然聽不太清楚,但是那個公雞嘴每次說林純然和許岑的時候許岑到是能夠聽得明白,就感覺很煩,被人在后面議論紛紛地感覺。

        在以前可從來都沒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怎么了,礙著你了?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面沒點數了?”公雞嘴本來就喜歡和人斗嘴,不然也不會有這個外號了。

        老師站在講臺上面看著站起來的許岑和坐著的轉過頭看著許岑的公雞嘴。

        “你特么講你腦子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很有意思了?”許岑把放在桌子上面的筆袋直接甩了過去。

        筆袋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公雞嘴那明顯突出的嘴巴。

        “我就說你了,怎么滴啊,婊子配狗,天長地久!”公雞嘴罵道。

        小年輕英語老師一臉呆萌地樣子表現的有些手無足措,她可不是什么東北糙漢子吳曉雪,而且資歷也并不高,自然而言的,對于這種突然就來的吵架不知道該要怎么去應對。

        “長著一副人樣只會說畜生的話!”許岑懟道。

        身邊地金陽剛睡醒,不太清楚狀況,但是看到公雞嘴和許岑在互懟之后金陽扯了一下許岑:“人家還有一個高三的哥哥呢,你和他吵什么,等他哥畢業了在搞死他啊。”金陽小聲說。

        許岑推了一下金陽,他今天對金陽的感覺也很差,至少覺得著籃子事情被抖出來和他脫不開干系。

        “你們有什么事情出去說!別在課上打擾其他同學上課!”英語老師腦子里組織了一下語言,然后對他們說道。

        許岑還真的就出去了。

        為了不甘示弱以及班級里他喜歡的女生公雞嘴也站了起來走到了外面。

        英語老師以為兩個人會安靜一點,可沒想到許岑竟然會這么沖,虧她之前還挺看好這個男孩子的。

        她又只好放下課本走了出去,問兩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看我不爽想要打我。”公雞嘴率先發難地說道。

        “他為什么會看你不爽?你做了什么事情讓他看你不爽了嗎?”不爽一個人總是要有理由的:“你也是,你為什么會不爽他?他怎么做了?”英語老師看著兩個人問。

        “散播沒有發生過的謠言,出言污蔑別人。”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承認我說出來你心虛了而已!”公雞嘴已經算是無話可說的了。

        “誰心虛了自己心里有點逼數。”因為老師在,許岑也不好說出什么打你或者你等著之類的話,公雞嘴亦是同樣。

        “你們去班主任辦公室找班主任去,我還要上課。”英語老師對兩人說著,回到了教室里。

        不過許岑和公雞嘴兩個人誰也都沒去班主任辦公室,反倒是走到了樓道空蕩蕩地地方。

        “你等著吧,我叫我哥來收拾你。”公雞嘴罵了一句就直接溜了,大概是翹課直接回家去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