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13.互懟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上課了。”許岑還是忍不住了,看著金陽那有些揩油的大腿朝著余崇崇慢慢地湊過去。

        余崇崇瞬間就掙起來了:“我睡著了啊。”余崇崇果然還是有些懵:“你好慢啊。”余崇崇說完便起身了,沒鳥金陽一下,看著許岑,然后手指頭從許岑地手臂上滑過。

        金陽一直抬著頭看著余崇崇那動作,和許岑似乎有著別樣的關系。

        目送著余崇崇回到了位置上之后許岑從桌桶里拿出紙巾擦著桌子上面的.....呼吸之后留下來的水珠。

        “你和她什么關系啊?這么快就談上了?看不出來啊,岑爺。”表示羨慕或者是感嘆的話,這些男生聊天都會成別人為“爺”的,這就成了“爺”字輩。

        譬如,有人有求金陽什么事情,那別人大多都會加一句,金爺什么什么的。

        ?}更…新最快上mee

        “鄰居。”許岑說,許岑總不可能說這是住在自己家里的女孩子吧?所以就只能夠說是隔壁家的了。

        “哇,有一手嘛。”金陽感嘆道:“有沒有男朋友啦,可以介紹給我嗎?”

        “她父母教育局里的人,管理很嚴的,你自己看著辦咯。”許岑撒了個謊對金陽說。

        他也沒想清楚為什么要撒謊,雖然對余崇崇沒有什么感覺,可是也不想要看到金陽去追求余崇崇這個家伙,倒不如直接讓他放棄追求來的好。

        所以才說了她父母是教育局工作的這件事情。

        “我靠,那追個屁啊,下個學期就要去重點班的吧。”他問。

        “我也不知道她的成績,好像是外國剛回來的,因為是鄰居我娘讓我照顧她一點.....”許岑看起來坦白了,他想的是這樣子的話,就算是余崇崇粘著自己也有理由了吧,自己要照顧她的,像是照顧妹妹一樣。

        “哦哦,那沒意思了,好無聊的高中生活啊!”金陽感嘆道。

        “無聊?會背書了?”金陽剛感嘆玩,吳曉雪就走進來了,看著金陽說。

        金陽捂住了嘴巴:“老師你今天好美啊。”

        吳曉雪白了他一眼,表示這種夸獎的詞語從這個家伙的嘴里出來就沒啥作用。

        上課的時候因為余崇崇是剛轉過來的學生,吳曉雪比較喜歡針對這種萌萌的,沒上過課的家伙,但是不會有懲罰就是讓她回答問題。

        余崇崇明顯這方面有些承受不住,一直低著腦袋很害羞,而且說話的聲音幾乎輕的聽不見了。

        坐在前面的許岑都為她感到一絲絲的尷尬。

        下課的時候就有男生進來了,別的班級的男生。

        手里拿著一封小賣鋪里就有賣的信封,然后跑到了余崇崇的位置上遞給了她就溜了。

        余崇崇看著桌子上面的信封。

        許岑感覺有些好笑,都什么年代了,還用信封也太low了吧,直接托人問號碼然后加好友聊唄,這樣子這么大膽除了裝逼還有什么意思呢?

        不過這家伙消息好靈通啊。

        余崇崇手已經摸到垃圾桶旁邊了,然后松開來了。

        信封直接落到了垃圾桶里了。

        坐在后排的男生直接撿起了信封然后拆開了。

        “你好,女神,我知道你是今天剛轉過來的學生。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深深的喜歡上了你,我是三班的XXX,這是我的號碼,希望能夠加我!”男生還讀出來了。

        “連名字都不知道就來找人家啦。”他們調侃著。

        不過也有人紛紛的議論著余崇崇的來歷了。

        金陽自然是不甘示弱地說出了許岑和余崇崇的關系,還有余崇崇的什么教育局父母之類的信息。

        他們感嘆之余也說了一句怎么又是和許岑有關系啊。

        許岑看了他們一眼,他們也沒說啥了。

        只不過,一直以為已經完美解決了的林純然“清純的碧池”這事件的許岑在下午被人找了。

        來者是學校里被一個叫高健的人一手包辦的武術社里面的大佬。

        也是一個高一的家伙,高一六班,樓上的,叫陳程波......chenbo哥。

        “聽說你小子嘴毒的很,喜歡散播謠言是吧?”放學的時候,陳程波拉了倆人把門口堵了。

        “沒有啊。”被問了的人第一句話肯定是這個的。

        “那,清純的碧池這話誰說的?晚上買套什么上床什么這種話誰傳出來的?那些人都說是你誒,要不要我給你看聊天記錄啊?”許岑一直覺得武術社里面的男生除了那些胖胖地,進去挨打地,就是那些精壯精壯的人,臉上有棱有角的,手臂上還有青筋爆出,酷似“常威”那一副吊樣。(九品芝麻官里面的常威)。陳程波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問許岑。

        “我只是說了當時看到的,其余的我就什么都沒說了,我怎么知道他們傳來傳去的啊。”許岑對他說。

        “那你去找她道歉,說你錯了,讓她原諒你。”陳程波抓著許岑的肩膀對許岑說。

        許岑還真的想要找林純然道歉呢,但是林純然明顯就是沒有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現在這檔子事情多半是這個陳程波自己想要搞出來的。

        要去道歉,也是自己去找她道歉,被他抓著多丟人啊。

        許岑自然是搖頭的:“不去,我只是當時有些疑惑而已,謠言也不是我散播出去的,你可以說我說的,但是作俑者也不是我。”許岑說道。

        “所以你不打算道歉了?”他看著許岑問:“如果你一開始不說的話,就不會有這種流言出來了。”

        “那是她的事情你參合什么?”他身邊的人比較多所以氣勢上自然是他那邊占優的,不過許岑也抬起了頭,松了一下脖子不怕他的樣子。

        “她是我大姐,人家懶得理你那是因為她根本看不起你,但是你這種小人要是不治理一下以后只會越來越煩。”陳程波說話也很沖,不過也就只能夠沖沖許岑這樣子的瘦弱家伙了。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許岑感覺到了抓住了自己衣服的余崇崇。

        陳程波一愣,手習慣性的想要上前將許岑抓住:“你特么再說一遍!”

        許岑后退了一步,下意識地將余崇崇地手給抓住了:“要道歉我自己會去的,還不需要你來提醒我。”許岑知道,自己示弱的話,這三年就要給壓死了。

        只有互懟,才能夠活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