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23.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來我家里嗎?”許岑問。

        “啊?那不用啦,想問你知不知道附近有沒有網吧。”林純然問。

        “我家里有電腦......”許岑發了過去,其實是他腦子發熱了,一直想要讓林純然來自己家里,甚至于幻想著覺得能夠將她撲到,因為潛意識里面的許岑一直覺得林純然對自己是有好感的。

        “我不想去你家誒。”林純然很干脆地就拒絕了。

        許岑愣了一下,在樓道上停住了,往下慢慢走著。

        余崇崇也已經跟上來了,抓住了許岑嘴巴地油都還沒有抹掉呢就已經將許岑給抱住了。

        “你干嘛?”許岑問余崇崇。

        “你要去哪里?找那個女生嗎?”余崇崇問。

        “對啊,就是要去找她。”許岑說。

        “能別去嗎?”余崇崇問。

        “不行。”許岑拒絕了,然后掰開了她的手:“你先吃飯吧。”

        “哦。”余崇崇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房間里面。

        “那,我都沒有怎么去黑網吧誒。”許岑說。

        “那我去琴行里面上一會兒網。”林純然秒回,然后就沒信息了。

        “你去那個琴行?”許岑追問。

        “就是之前去補習過的琴行吧,以前經常去玩的,然后那邊有電腦可以玩游戲。”林純然說。

        “哦。”許岑有些失落,自己好像并沒有能夠幫到林純然什么。

        回到了樓上之后的許岑在客廳里沒看到余崇崇。

        不過他沒所謂的,坐下來直接吃飯了。

        可能是吃著余崇崇做的飯,但是余崇崇人卻不在身邊的那種感覺著實有點奇怪了吧,所以他端著飯走到了房間里面。

        余崇崇蹲坐在墻角落里,靠著自己的行李箱然后腦袋埋在膝蓋里。

        “吃飯了啊。”許岑蹲了下來:“哭什么哭啊,我和你也沒有什么關系吧,為什么讓我不要走,而且我又不是走了不回來了,你住在這里反正我也跑不掉。”許岑真的很怕女孩子哭泣地啊。但是他不能說出來.....至少對余崇崇不能說,畢竟讓她知道了自己有這弱點了之后,那家伙,不得了了。

        余崇崇抬起頭,她并沒有哭,只不過整個人呆呆地,而且手里還捏著什么。

        “你怎么那么早就回來了?”余崇崇起了身,背過了身體像是擦了一下眼睛什么的然后轉了過來。

        “沒什么事情,一開始嚇了我一跳。”許岑說:“她父母發現她去網吧了什么什么的吧。現在在逃呢。”

        “那她怎么辦?”余崇崇問。

        “沒怎么辦吧,又重新找地方了。”許岑說。

        “哦。”余崇崇回應著,她將手里的東西給放到了沙發的縫隙里,本來剛剛想要趁著揉眼睛扔掉地,但是那時候太緊張了。

        沙發縫隙里面夾著一根被揉斷了的煙。

        許岑坐回到了椅子上然后重新吃起了飯。

        余崇崇也是同樣。

        飯桌上已經沒有什么交流了,余崇崇有些慶幸,以及一小點地開心,還有一絲絲的緊張,就是剛剛想要偷偷抽根煙的想法,讓她緊張的不行。

        或許在日本已經是習慣了的,可是來到這里她就已經打算要戒煙了的!但是怕忍不住所以沒有扔掉所有的煙.....這種在日本才有地女士煙。

        “飽了,很好吃。謝謝。”許岑還是挺有禮貌地說了一句,接著就離開了桌子回到了房間里面。

        林純然的賬號已經上線了,而且開始了十幾分鐘。

        許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附近地琴行。

        首v發A

        這邊的琴行到是有很多家,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琴行。

        可是比較有名的確實只有一家。

        難道是這家?看起來和裝修奢侈豪華的酒店一樣的琴行嗎?許岑看著手機里面的圖片想著。

        “你想要去練琴?”余崇崇問。

        “沒有,看看,你會嗎?”許岑轉移了話題。

        “我不會呀,哪里會去學這么多。”余崇崇說。

        “我記得你以前在這里的時候就挺有錢的吧?家里,去了日本做什么?”許岑問。

        “我不知道,還好吧.......沒有那么有錢啊。”余崇崇說。

        “哦。”許岑開了把游戲。

        “能教我玩嗎?我到時候去找我爸媽給我錢買臺電腦好了。”余崇崇看著許岑,說。

        “不經常玩的話,買電腦浪費錢啊。”許岑說著:“到時候你玩這個就好了,我不是很想玩。”

        “但是我想要和你一起玩啊。”余崇崇說。

        “我其實.....不想要比自己菜的人玩游戲,特別是女生。”許岑對她說。

        余崇崇翻了個白眼然后就躺在床上滾來滾去的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不過并沒有什么用,玩起游戲來的許岑并不理會余崇崇。

        余崇崇托著下巴看著那個男生。

        許岑除了看著讓人舒服一點之外似乎沒有別的作用了,和別的男生一樣,掛著鍋蓋一樣的頭發,還有那沒有刮干凈的胡渣子,以及經常熬夜導致的黑眼圈。

        說帥的話,稱不上地就是許岑。太普通了,普通到那種平時人見到一眼都很那分別出來的那種普通。

        余崇崇喜歡他大概也就只能夠說,從那次之后余崇崇將許岑這個人當成了自己的生活一部分了吧。

        所以,要帶著自己的生活活下去才能夠說是真正的活下去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