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49.你不驚訝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岑君!幫我拿一下胖次和衛生巾!衛生巾在我的箱子里面!”余崇崇打開門對許岑說道。

        “哦。”許岑走到了房間里,打開了她的箱子,翻找著她的東西。

        余崇崇站在浴室里面,手里拿著花灑,愣了一下......煙。

        好巧不巧。

        煙和衛生巾放在一起。

        許岑看到了顏色花里胡哨地日本煙,里面就剩下幾根了,皺巴巴地煙盒,但是卻好看的不行。

        t最}新Y章節*上qD‘

        許岑愣了一下,想到之前的事情,為什么余崇崇會有些關注問自己香煙這種東西,原來她自己也有啊。

        不過他也就出神了一下而已,找到了胖次和衛生巾之后他便直接跑到了廁所門口,余崇崇已經在等了,給了許岑一個微笑,拿走了東西關上了門。

        許岑回到了臥室里面躺了一會兒,有些心神不寧的。

        也不知道什么緣故,難道是知道了余崇崇也抽煙的原因嗎?

        但是,這種原因怎么可能......畢竟,林純然也抽煙啊,而且現在自己對余崇崇的感覺.......“岑君!”余崇崇已經洗好了,身上裹著浴巾,走到了門口。

        許岑愣了一下,上前直接將余崇崇給拉著回到了床上:“沒衣服和我說啊!就這么出來,不冷啊!”南方可是和北方不同,這邊很少有地熱或者是暖氣的供應,自然會冷許多。

        余崇崇被許岑用被子給蓋上了,許岑壓在被子上,但是沒有壓在余崇崇地身上。

        “我去給你倒熱水。”他剛剛百度了一下痛經,里面有著照顧地方法,不過也都是一些很基本的內容。

        “恩。”余崇崇點點頭,然后側過身,看了一眼自己的箱子,香煙的位置變了,他果然是看到了啊。

        “喂我!”水拿過來了之后許岑放在了一邊,余崇崇看著許岑緩緩地說。

        許岑拿過勺子,舀起水,輕輕地吹了吹然后送了過去。

        “嘻嘻。”余崇崇發出勝利的笑聲。

        “早上,你干嘛代我過去?”許岑問。

        “你怎么打得過啊!對面好多人誒。”余崇崇說。

        許岑有些憋屈,但是不知道要說什么,學習成績不好,打架也不行.....哎。

        “你怎么知道我手機密碼的?”許岑又問。

        “之前看你打開過,我記下來了。”余崇崇湊過去又喝了一口,但是許岑這次沒吹,很燙。

        余崇崇直接吐了出來,被子上面被浸染了。

        許岑拿紙巾擦了擦,本來是一臉怒意的,可是現在又變成了歉意。

        他生氣不起來了。

        “你抽煙嗎?”余崇崇擺了擺手表示不想喝了,許岑又把東西放在了一邊去。

        余崇崇愣了一下:“你都看到了,還問?”余崇崇說:“我從日本回來就抽了一根,這包抽完就沒想抽了。”余崇崇說。

        “那我問個問題。”許岑淡淡地說道,并沒有因為余崇崇地承認而感到驚訝。

        “什么?”余崇崇本來是撇過頭的,現在感覺許岑好像并沒有生氣的緣故又把腦袋轉過來看著他了。

        “你為什么抽煙啊?”許岑看著余崇崇問。

        “......一開始覺得煙盒好看,后來為了煙盒買了包煙,想要全部丟掉的時候感覺很浪費,抽了一根,發現嘴巴里苦苦地,而且都是煙味,那種,我感覺像是花生味道,后來發現有時候抽一根挺......有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這種感覺吧,很無謂也一直覺得抽煙不舒服,可你就是想要抽煙。”余崇崇看著許岑,緩緩地說了出來。

        許岑愣了一下,其實他只是想要聽余崇崇的答案來判斷出林純然為什么會抽煙,但是他不可能去問林純然。

        所以......現在知道了吧。

        “你不驚訝嗎?”余崇崇坐起來將許岑的手給拿了過去,問。

        “不啊。”許岑說:“每個人都會被新鮮地事物所吸引過去,人都是有與生俱來的好奇感吧。所以我覺得很正常,更何況是我們這個年紀呢,不過抽煙的話,味道很大,牙齒也會變黃的....”

        “才沒有呢!”余崇崇露出自己那潔白地牙齒說:“我第一天過來,在飛機場回來的路上抽了四根,所以噴了很多的香水,還用了一瓶的漱口水。”

        “怪不得那天覺得你的味道很重。”許岑對余崇崇說。

        “嘻嘻。”余崇崇沒說話,呆呆地看著許岑:“感覺你似乎什么都能夠理解我,但是卻又讓人感覺你的理解都一直是在桎梏著我一樣的。”

        許岑沒說話,不過這次他主動的上去將余崇崇緊緊地給抱住了。

        “終于有一次你的身體比我暖了啊。”余崇崇縮在許岑的懷里,說。

        “還疼嗎?”許岑松開之后柔聲地問。

        “就是那種隱隱作痛地感覺啊,一直都有......很難受,但是沒有辦法。”余崇崇說:“你可以幫我揉一下。”她不覺得許岑會上手,所以只是用著很不確定的語氣去說。

        “什么部位?”許岑問。

        “小腹那邊啊,你以為什么部位?瞎想!看你肯定是想歪了!”余崇崇笑著說。

        許岑瞥過頭,紅著臉。

        余崇崇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臉頰:“或許可以接吻來轉移注意力。”

        “還是幫你揉肚子吧。”許岑怕余崇崇著涼,所以將衣物脫掉了,畢竟衣服都是冰涼涼的啊.......“這里!”余崇崇拿過許岑的手將他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不過她也身為一個青澀少女自然是不習慣這樣子被一個異性給撫摸的吧。

        癢癢地感覺一直撓著她的心弦。

        不過這可比疼痛的感覺要好的多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