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59.慘兮兮的家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沒說話,放下筷子之后將余崇崇地手給抓住了。

        兩個人對視了一下之后余崇崇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啦。”余崇崇對許岑說。

        許岑也沒說話,兩個人吃完了外賣,然后收拾了一下之后都回到了房間里面。

        “你不許去找林純然!”余崇崇對許岑說。

        “恩。”許岑朝著余崇崇走過去。

        “做什么呀?”余崇崇低著頭,問。

        許岑將余崇崇的發束給拿下來了:“獎勵呀。你不想要嗎?”

        “要。”余崇崇湊了過去:“那你想要給我什么呀?”余崇崇的嘴唇在許岑的鎖骨肩滑動著。

        “恩?”許岑感覺氣氛突然變得好色情,他愣了一下,干脆就直接吻了上去。

        余崇崇地雙手被許岑抓著,動不了,她閉著眸子比較忘我。

        “這就是獎勵啊,沒什么感覺呀。”余崇崇有些失落。

        “那還能有什么?”許岑感覺氛圍不對,說完就去洗澡了。

        林純然半夜來敲過門。

        是余崇崇開的門,她想要玩電腦,但是被拒絕了,林純然被余崇崇目送回到了房間里然后睡覺去了。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也是三個人一起去上的,不過早上的廁所是真的有些擠。

        林純然完全不介意在余崇崇使用廁所的時候進去占個空位洗個臉刷個牙什么的。

        “她這次成績多少?”余崇崇問許岑。

        “我怎么知道,我又沒有問,等會兒去榜單那邊看一下唄,前一百都有記錄的。”許岑對余崇崇說。

        “恩。”余崇崇點了點頭,然后拽著許岑就過去了。

        許岑從頭開始看,余崇崇從尾開始看。

        許岑一下子就看到了,然后看著余崇崇對她說。

        余崇崇也看了過去:“哇塞,比我高了十分,要不是作文!”余崇崇哼了一聲。

        “那你作文加油啊。”許岑回到了班級里面之后,他和余崇崇坐在一起了,還真的很難得啊。

        不過也因為如此,他們兩個人好像成了全班的中心一樣,總會有人時不時的轉頭往這里看一眼。

        下課的時候,林帆走到了班級里面,他好像是來找余崇崇的。

        余崇崇也有些疑惑,不知道來找自己做什么。

        但是她也沒有因為膽怯或者是害怕而直接站起來,反而是有些囂張和不屑地看著林帆。

        “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說。”林帆對余崇崇說。

        “你有事情站在講臺上和我說,什么事情該不該說自己心里有點數不行嗎?”余崇崇絲毫就不怕林帆。

        “今天下午高健想要和你對壘。”林帆對余崇崇說道。

        “高健?那又是誰?”余崇崇看著許岑。

        “emmmmm武術社社長吧,好像很厲害,我也不知道,似乎也是高一新生。”許岑說。

        “哦。”余崇崇手往旁邊一靠,托著下巴:“我為什么會有這個必要呢?”

        “贏了的話,武術社你就是社長了,到時候有一個社團的管理權難道不好么?更何況這也會加你的素質分,到時候畢業的時候總歸是會用到的。”林帆說:“怎么樣?”

        林帆當初就是給高健打下來的,雖然很不爽,但是也沒有辦法,畢竟實力最為重要,而且高一的高健也有很多小跟班,從初中就仰慕的那種。

        學校對打架斗毆管理的很嚴格,所以這里就是平時那些酷愛打來打去的家伙們的最好發泄場地了。

        “不怎么樣,我又不想要當社長。”余崇崇說。

        “總之是沒有壞處的。”林帆說。

        “哦。”余崇崇的手已經抓住了許岑的手了,許岑也拖著下巴看著這個家伙,一對同桌一樣的姿勢來鄙視這個高三的學長。

        林帆雖然很不爽,但是也不能夠對余崇崇怎么樣,畢竟這個家伙太警覺了,而且還一直和許岑在一起呆著。加上能打,自己可能叫人過來也不能夠打得過所以只能夠慢慢來套近乎。

        可是呢,余崇崇鐵了心不鳥自己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而且余崇崇的好友信息也沒有泄露出去,沒有人知道她的賬號是什么。

        e,p正!"版:首發◎,

        不過林純然也過來了,她是來找許岑想要在家里面那個臥室里裝一臺電腦什么的。

        可是被余崇崇無情的拒絕了。

        林純然雖然不爽,但是也沒有表現出來。

        其實最疑惑地是許岑,他不清楚為什么林純然可以在自己面前表現的那么有感情,說罵自己就直接破口大罵,說打就直接一腳飛踢,但是在余崇崇,或者是別人面前,她總是不能夠很好的流露出讓人能夠看的懂得表情。

        “你自己有錢嘛?”余崇崇見林純然離開的時候追問道。

        林純然愣了一下,回過頭,搖搖頭。

        “那你說什么啊!我們也沒有錢。”余崇崇說。

        林純然嗯了一聲,回到了教室里。

        放學,余崇崇去食堂等許岑了,許岑想要上大號所以跑廁所去了。

        不過廁所出來的時候被林純然抓住了,她似乎是一個人的。

        “幫我帶包煙!”她對許岑說。

        “蛤?你自己買咯。”許岑說。

        “沒錢了。她們的生活費好像全部都在余崇崇那邊。”林純然看著許岑說。

        “等下,你沒錢連飯都吃不了吧?”許岑問。

        “有人給我送飯。”

        “......到時候看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買到煙。”許岑還是拒絕不了林純然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