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85.煎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可事情并不是說沒就沒的。

        在回去的時候林純然也順便在樓下買了兩份午餐,許岑卻毫無胃口,甚至連水都不太想喝了。

        他回到家里面之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一動不動的趴著,因為只有這樣子才會舒服很多。

        “你不吃了?”林純然依舊問著很日常但卻是很關鍵的問題。

        “恩。”許岑在被子里面發出虛弱的聲音。

        “那我吃了。”林純然第一次體會到照顧一個人是這么的麻煩,而且還不是完全去照顧的那種。

        “恩。”許岑現在只想恩了,別的話都不想說。

        林純然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面把許岑那份毫不留情的給吃掉了。

        一直到了傍晚,林純然又去到了許岑的房間。

        許岑也恰好地剛剛從昏睡中醒來,肚子已經不是很疼了,可是頭現在卻更加的暈乎乎了,而且很燙。似乎是發燒了的樣子。

        不過許岑依舊沒說什么,他不想起來,不想再去醫院。

        甚至于說已經想好了遺言是什么......他看了一眼手機,發出去給余崇崇的信息沒有回復。

        他有些心涼了.......是因為自己不太優秀嗎?

        或許就是如此吧,自己這么不優秀,活著又有什么用呢?這種負面想法已經充斥著許岑的整個心里想法,讓他無比負累。

        “林純然!林純然......”晚上,許岑終于感覺到不舒服了,他從半睡半醒地夢中驚醒,然后叫著林純然的名字,他的身上已經全部都是汗了,黏糊糊地將他和被子粘在一起:“林純然!”許岑嘶吼著,可是聲音有些沙啞,別說隔壁房間了,就算是躺在自己旁邊都不一定能夠叫醒:“純然!”許岑將被子踢到了一邊,冷意瞬間就上來了,熱乎地身體和汗液一下子就被吹的冰涼,讓他的頭疼和頭暈更加的難受,沒辦法,他只好將被子再拿過來蓋在身上。

        許岑拍著床,終于在枕頭底下拿出了手機。

        他點開林純然的聊天框,然后給她發了一個“幫我一下”的信息。

        時間是十二點半,不知道林純然睡著沒。

        林純然已經躺在床上了,但是因為今天的事情讓她有些難以入眠,腦中回想著許岑貼著自己那會兒地感覺。

        手機震動了,她的手機只能夠上一下扣扣,以及打一下電話而已。

        所以振動肯定是有人找自己了。

        她第一感覺以為是林帆找自己借錢,本來不想理,可因為好奇,打開來了。

        是許岑。

        這么晚了,那家伙從中午就躺在了床上嗎?怎么現在睡不著醒了?

        林純然覺得有些奇怪。

        不過還是因為有些略微的擔心在里面,所以去到了許岑的房間里。

        許岑躺在床上,喘著粗氣。

        “你叫我干嘛?”林純然靠著門框問。

        “幫我拿點退燒藥。”許岑對林純然說。

        “你發燒了?”因為中午量起來他的體溫是正常的,林純然就在旁邊也是知道的。

        “恩,很燙。”許岑說。

        林純然走過去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對比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是燙了很多。

        她按照之前的記憶走到了廚房柜子旁邊找到了退燒藥,然后用冷水沖了一下毛巾拿了過來。

        “喏。”林純然將藥放在了柜子邊上,因為是液體也不需要用什么熱水:“冷毛巾,你等會兒自己放?”林純然問。

        “明天能不能幫我請個假?”許岑問林純然。

        “我有用嗎?”林純然看著許岑,請假這種東西要家長的吧。

        “你和我爸爸說就好了。”許岑不想要和自己的父親說什么。

        林純然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許岑將藥給喝了。

        林純然又幫著把毛巾放在了許岑的額頭上:“你一天沒吃東西了?”林純然問。

        (◇正Y版恩。”許岑點頭。

        “要不要吃點什么?”林純然看著他說。

        “沒胃口。”許岑拒絕了。

        林純然其實還有一半下午吃剩的,因為不是很好吃,所以吃不下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林純然說完就離開了。

        許岑摸了一下冰涼的毛巾,有些受不了這么冰的溫度就將它給取下來了。

        睡了一天的許岑睡意自然就減少了很多。

        他滿腦子想著的都是余崇崇。

        一開始突然地出現自己對她的不屑,到后面的第一次接吻。

        知道了接吻的諸多技巧以及那種接吻的感覺,他想要再次的體驗一下啊。

        .......可是,現在是沒機會了。

        他又想到了以后,自己和余崇崇結婚,生了孩子。

        不知道北海道什么樣子,可是按照北海道這三個字的幻想他想象著自己住到了那邊,旁邊是海,出去是寬闊的路,大概是也是郊區吧,沒什么人.....安安靜靜悠然自得樣子。

        當再一次頭疼,這些就都被打破了。

        許岑睡著了。

        一晚上的煎熬,沒有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