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116.要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但是,這和……你抱我有什么關系啊?”許岑看著這個家伙,不知道要怎么說了,竟然還哭出來了。

        張一楠突然沒說話了,她想說自己感覺喜歡許岑,可是想到許岑對自己無感,加上還有女朋友這種事情,而且好像和之前李治和葉巧巧的接吻也沒有什么關系,她就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了,其實這就只是一個很基礎的感情宣泄而已。

        張一楠如果說了的話,許岑也可以理解。

        “好了,去之前的羊雜粉店里面先吧,外面冷死了,說個屁啊!說出來的話都要被風給打走了。”許岑上前將張一楠地袖子拉住了,然后抓住了她的手臂,雖然是隔著衣服的,但是張一楠也愣了一下,跟在許岑的身后一直來到了羊雜粉店里面。

        老板娘已經和許岑她們熟悉起來了。

        “兩份中份羊雜和一份打包的?”她問。

        許岑點點頭,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了,搓了搓手:“冷死了,你冷不冷啊?”許岑看著張一楠。

        張一楠點點頭,眼睫毛那的眼淚似乎都已經變白了,似乎是眼淚干掉了。

        “所以你現在看到了李治和葉巧巧接吻,就很討厭他們兩個人了嗎?”許岑問她。

        張一楠瞥過頭:“只是……嫉妒了?”張一楠瞥過頭,微微低著腦袋,嘴唇和臉頰則是有點紅,不知道給凍得還是害羞的:“我也,說不出來,就是很不舒服,然后自己就感覺好像被冷落了。”

        “冷落?那你想怎么樣?李治也親你嗎?還是說想要葉巧巧親你?”許岑開著玩笑說道。

        張一楠白了他一眼,羊雜面端了上來。

        店里也沒人了,老板娘也坐在了里面:“你們是男女朋友嗎?基本上每天都能看到你們來吃粉。”她問。

        “不是。”許岑看著老板娘說:“這是我的……上司,我給她打工的呢。只是員工餐,嘿嘿。”許岑笑著說。

        張一楠沒說話,低著頭用勺子和筷子吸著粉條。

        老板娘點了點頭,和許岑嘮起了家常,不過許岑本來就是一個天生害羞內向的人,聊了也就一會就沒話題了,加上來了客人,所以也就這么結束了。

        “走吧。”許岑起了身,拿起了打包好的那份,離開了羊雜粉店。

        張一楠也出來了。

        “不要多想了。”許岑對張一楠說:“回家吧,需要我送你嗎?”許岑看著張一楠一個人似乎也挺孤單的。

        “你不嫌遠的話,我到是無所謂。”張一楠說。

        許岑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然后跟著張一楠去到了她家那邊。

        她家在虹橋路后街,距離許岑家里還是有點距離的,差不多走路要五分鐘的樣子。

        也還可以接受。

        張一楠站在小區門口:“到了,你回去的時候小心點吧。”她說。

        “恩,拜拜。”許岑揮了揮手,要離開的時候突然被張一楠從背后抱住了。

        許岑晃了一下神,好像有種體會到了林純然的感覺,當自己從背后將林純然抱住的那種感覺……“恩?”許岑轉過頭看著張一楠,不知道這個家伙到底要做啥。

        張一楠抱了好久,才松開許岑:“還是忍不住。”她嘀咕著,跑掉了。

        許岑嘆了口氣,然后摸了一下打包的羊雜粉,已經溫溫的了。不是很熱了。

        回家之后許岑輕輕地打開了林純然的房間門,她坐在電腦前面玩著游戲。

        “你吃不吃夜宵?”許岑問她。

        林純然回過頭看了許岑一眼:“不吃。”林純然說。

        許岑愣了一下:“你晚飯吃了?”他問。

        “沒有。”林純然說。

        “那你還不吃?餓不死你。”許岑打開了羊雜粉,放在了旁邊的小桌子上面。

        林純然依舊不為所動。

        “你不吃,我吃了,我吃完了之后你可不要喊餓。”許岑說道,然后夾起了一筷子超軟的粉條吮吸了進去。

        林純然咽了口口水,沒動,但是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一下,她對線的時候也被單殺了一次,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林純然將鼠標放下來了,轉過頭看著許岑歡快的吃著面條。

        其實許岑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承受不住誘惑的,所以吃的也很慢,一根一根吃。

        “給我吃。”林純然說。

        “我吃過的,你還要啊?”許岑看著林純然,問。

        她直接從椅子上起來了,然后把許岑從位置上拉起來了,拿過了他的筷子然后坐在小凳子上面開始大口大口地喝面。

        許岑接受了比賽,不過因為是王者局,他最多也就一個小鉆石,壓根就玩不來,對線直接就炸掉了,然后就各種被帶節奏輸掉了比賽,前后不過七分鐘而已。

        “真菜。”林純然對許岑說道,她吃完了最后的一點粉末,然后起了身。

        “你明明自己都餓了,干嘛不去買吃的,如果我不給你帶,你是不是就要挨餓到天亮?然后早餐也不吃就去學校了?”許岑的毛病似乎又上來了,開始碎碎念林純然了,雖然對許岑來說這些都是很關心的表現,林純然似乎也不習慣這種關心。

        林純然沒說話,想把許岑從椅子上拉起來。

        但是許岑起了身就將林純然給抱住了,把她撲到在了床上。

        雖然沒有更加親密的動作,但是整個人都壓在林純然身上了已經夠親密了吧?

        “我真的很擔心你啊!下午你們被體罰,然后看你整個人超級虛弱,嘴唇都白白的,本來想要去找你的,但是你說的那些話讓我都不敢找你了,就害怕你突然和我說分手……你不理我了!我也不想要嘮叨的啊,但是有些事情確實不能不做的吧……你不吃東西我就很心疼,又不是說真的不餓,你是忍著,一直再忍,我都不知道為什么!”許岑雖然吼得聲音不大,但是很有力。

        林純然也被震懾到了,愣了一下,雙手放在胸前想要推開許岑,但是許岑抱得很緊,雖然林純然的拳頭抵在胸口很疼,可是他忍著了,沒讓林純然把自己給推開。

        “不要這樣子!”林純然拗不過這家伙,低聲地說道,像是已經在求饒了。

        許岑沒想過林純然也會有這么一面,松開了手,然后起了身:“我……只是想要讓你好好聽我說完,因為之前的話我總感覺自己說出來你不認真聽或者是都沒聽明白很敷衍了事了……”許岑只是想要讓林純然接受自己罷了。

        “那你說。”她鉆到了被子里面,顯得有些膽怯了:“說完之后我也有問題。”

        “我想要在未來的日子里一直照顧你!”許岑看著她說。

        “下午那個找你的女生是誰?你晚上給我帶夜宵是不是自己去和貓咖的女生吃了之后給我帶的?”林純然沒回復許岑說的照顧,直接扔出了自己的兩個問題。

        “同班同學!我和她沒說過幾句話,也不知道什么緣故!我和貓咖的女生去吃了夜宵,但是也是因為想給你帶夜宵所以順路一起去吃了!”許岑說。

        “那我能夠要求你和別的女孩子不要有接觸嗎?”林純然看著他,問。

        “可以!我會做到的。”許岑跪坐在床上,看著她,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