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118.目標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但是下課大課間的時候,任佳佳走了過來。

        她將許岑給喊住了:“廖思琪哭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問一下啊?”她看著許岑說。

        “她哭了?”許岑看著她問。

        “恩!”任佳佳點點頭。

        “和我有什么關系嗎?又不是我惹哭的。”許岑非常直男地對任佳佳說。

        “和你,自然沒什么關系!就只是,你去安慰她的話,她可能就不會哭了吧,被喜歡的人安慰心情總會好點的啊!”任佳佳說。

        許岑有些無語,感覺他不明白自己的邏輯,干脆想要直接離開了。

        但是任佳佳竟然直接將許岑的衣服給抓住了:“你要不要這么狠心啊!安慰一下會怎么樣啊,掉塊皮嗎?”任佳佳問:“就算你說不因為你,但是好歹也喜歡你吧,多多少少還是有點關系的啊。”

        “呵。”許岑看了一下班級,里面的人都盯著自己,也不知道什么緣故。

        但是廖思琪坐起來了,看著旁邊的人:“你們能不能消停點啊!煩死了啊!”她對那群人吼道,然后跑了出去。

        “你還不追?”任佳佳推了一下許岑。

        旁邊的人也都起哄追出去。

        許岑一臉的疑惑和尷尬,他不知道這種情況又是什么意思。

        但是還是出了門。

        不過他并沒有看到廖思琪,出了教室之后感覺瞬間就安靜了很多,沒有旁邊那些家伙的起哄,整個世界都清凈了不少。

        他不知道為什么他們要起哄自己和廖思琪,明明大部分人都是吃瓜群眾,但一個個的都在哪里起哄,感覺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邊瞎嚷嚷。

        許岑揉了揉腦殼,有點煩。

        他去了籃球場,得知人滿了之后他就只直接坐在了旁邊的護欄邊上看著他們打球。

        “外面不冷嗎?”林純然沒一點聲音地就出現在了許岑的旁邊,然后問。

        “你不也是一樣。”許岑看著她,說。

        “我出來吃早餐。”她打開了手里的一個蛋糕,然后咬了一小口。

        “沒有人陪你出來買東西的嗎?”許岑知道林純然比較獨來獨往,但是如果說朋友只有一個的話,還真的有些難以置信。

        “不熟啊,而且,高中誒,你想要怎么樣?學習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嗎對他們來說,而且一班也不是你們班那樣子的,考試如果考不好的話,成績會發到家長群里,雖然我母親沒加,但是很多的家長都加了,然后還有一些學生近況之類的,所以班級里面的氛圍還都是很緊張的。”林純然說。

        許岑點點頭:“我也去不了一班啊,又怎么會知道一班的事情啊。純然。”許岑突然很溫柔地叫了她一下。

        “恩?”林純然靠在球架邊上,和許岑隔了一個球架的距離。

        “昨天的那個女生哭了。”許岑說。

        “所以呢?”林純然看了一眼許岑:“你惹哭的么?所以你這是躲出來了?”

        “逃避可恥但有用!可是根本就不是我的問題啊!”許岑說:“我和她沒說過一句話,一大早上回去就特么一群人圍著我說昨天那個女生和我說了什么,我說我有喜歡的人了,然后突然現在下課,就有人上來和我說她哭了,讓我去安慰她。我真的是.......”許岑感嘆道:“好煩啊,這群傻逼!他們做什么了,什么都是他們做的!我一句話沒說!”許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靠著籃球架然后錘了錘地面。

        林純然把蛋糕吃吃完咽下去了之后低頭看了一眼許岑:“所以,一直保持冷漠不要理會,就可以拒絕掉這群人了。”林純然說。

        許岑雖然覺得這么說確實也對,可是真的讓你這么做做得到嗎?

        “我們去別的地方走走吧。”許岑對林純然說。

        “去哪兒?外面好冷,我要回教室里了。”林純然說道。

        “隨便轉轉?”許岑問。

        “???智障。”林純然白了一眼這個坐在地上的家伙,然后直接走到了教學樓。

        許岑也跟了上去,跟在林純然的身后可是兩個人都沒說話。

        廖思琪從廁所回來,和林純然擦肩而過了,林純然回頭看了一下她,廖思琪并不認識林純然,只不過跟在林純然的身后的許岑和廖思琪打了個照面。

        “對不起。”廖思琪說完之后就匆匆地跑到了教室里面。

        許岑看到了她手里拿著的請假條。

        “你要請假嗎?”他問。

        !更N新^)最or快上`H

        廖思琪點點頭。

        “恩,不舒服的話,還是回家休息一下吧。”許岑說。

        “恩,謝謝。”廖思琪點點頭,然后拿著書包直接就離開了。

        許岑看了一眼站在一班門口的林純然,她對許岑笑了一下就進到了班級里。

        許岑也會去了,坐在座位上,班級里面的人都看著許岑,廖思琪請假回家了?

        為什么?雖然有人想要上來問,但是許岑直接就趴在桌子上面裝睡了。

        一直到上課他才起來。

        中午的時候他也很早的就直接和金陽去打飯了,不過在這里并沒有看到林純然那個家伙。

        吃完回來的時候林純然在教室里面和洛子優一起吃,似乎兩個人的關系和之前還是一樣并沒有什么改變,至少在許岑的角度是這樣子的。

        洛子優的態度和以前一樣,因為她如果放棄的話,就代表之前的努力全沒了,加上林純然這個家伙也沒有給自己發一點消息,所以自己該主動還是要主動。

        “你在看什么啊?”張一楠和上次一樣,從老師辦公室里走出來路過一班然后看到了許岑。

        她往教室里面看了一下,林純然和洛子優。

        張一楠哦了一聲,然后就走掉了。

        然后又習慣性的看了一眼許岑的班級。

        難道這個家伙每天中午都會這么過來的?

        中午,許岑百無聊賴地跑到的操場上走圈圈。

        有些練習田徑的家伙們也在這里訓練,大冬天的穿著緊身褲,然后在操場上跑圈,一個個表情都十分猙獰,但是許岑卻能夠想象到他們奪冠之后的那種激動。

        “每個人似乎都有目標啊,在這里。”許岑坐在了看臺上,想著。

        自己呢,在這所學校有什么目標?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