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124.刪了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有病啊。”林純然吐槽了一句,但是她的手現在卻有些不自覺的顫抖,她以為許岑會突然親上來,但是沒想到那個家伙突然就慫了?或許是怕自己生氣?自己肯定會生氣,就算是抱一下自己也生氣了!

        許岑則是回到房間之后有些喘氣,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這個勇氣,而且林純然沒罵自己讓自己有些難受:“這個家伙竟然不推開自己。是因為太冷了嗎?”許岑鉆到被子里面,自言自語道。

        第二天早自修,班主任走到了教室里。

        “前幾天,元旦,不知道同學們知不知道。”他說。

        “知道。”全班異口同聲地回答,因為學校沒放假,雖然很不爽,但是大家在這個學校基本都算是默認了,有一個正常的星期六星期天就已經不錯了。

        “所以我們學校將于明天晚上舉行元旦晚會,希望班級里面的同學踴躍參加,時間是六點半到晚上九點半,全年段在操場。”班主任說。

        因為不是住校的緣故,學校的元旦看得人并不是很多,大家該回家的回家,看元旦的基本都是那些留在學校里面晚自習地好學生啊,以及一些組織場地的學生會之類的。

        中午,許岑去綜藝樓上廁所的時候聽到了久違的小提琴聲音,他撒尿的時候渾身不自覺地抖了兩下,提起褲子跑到了音樂教室。

        林純然在拉小提琴,洛子優坐在旁邊聽著她,然后雙手輕輕地鼓著掌。

        許岑也走了進去,然后直接就坐在了鋼琴前面:“這玩意兒怎么弄?”許岑問洛子優。

        洛子優沒有給許岑好臉色看,也沒回答。

        “你不是說不來了么,怎么又過來了?”許岑問林純然。

        “你讓她把一首彈完好不好!”洛子優生氣了,對許岑吼道。

        林純然沒說什么,把手里的小提琴給放下來了:“明天元旦表演又有了,所以過來練習一下。”她說。

        “我靠?你還表演?你竟然有節目!”許岑激動了一下,不知道林純然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恩?”林純然看著他:“有啊。”

        “靠,那你豈不是被全校的人都給看光了,到時候追你的人肯定絡繹不絕了。”許岑說。

        “你這個狗男人夠自私的啊!”洛子優喊道:“誰說一定是你家的!你這金屋藏嬌真的惡心至極,這么自私的家伙純然你怎么會喜歡他啊!”洛子優突然就找了個借口激動起來了,然后對著林純然說。

        “你不也一樣?”毒舌的林純然看著洛子優,說。

        洛子優哼了一聲沒了話講:“我是真的擔心你,純然你那么好看,大庭廣眾之下露臉了那些骯臟的男生們肯定會找機會接近你的!到時候你就很煩了,不如不要上去呢。”看起來洛子優也是不介意林純然去表演的啊。

        “可我就是想要試試啊,所以連老師都沒有。”林純然說:“你先回去吧,不是說中午還有事情?”

        “但是!怎么能夠讓這個變態和你獨處?”洛子優問。

        “誰是變態,你這個性取向愛好還有性格自私的家伙!”許岑對著洛子優說,不是說女生可愛就完事了,但是可愛也要有一種程度吧,這種出口成臟還一下子就撒嬌賣萌的家伙許岑著實是喜歡不起來。

        洛子優罵罵咧咧的哼哼著就離開了。

        許岑將門給關上了。

        林純然直接擺弄起了小提琴不理會許岑。

        許岑直接坐在了洛子優之前的位置上:“希望你能夠比她安靜多了。”林純然看了許岑一眼說。

        許岑點點頭,然后看著她。

        林純然開始拉起了小提琴,整個教室都是那悠揚的提琴回聲,雖然許岑而言這只是一種聽不懂的噪音而已,不過看起來似乎還是有點韻味的。

        “下去要去一下琴行。”林純然說:“幾個點有些忘記了,到時候去看看。”她對許岑說。

        “那我和你一起去嗎?”許岑問她:“我請假好了。”

        “哦。”林純然也沒拒絕,似乎是挺希望許岑陪自己一起去的。

        “好的,到時候我去找張一楠請假好了。”許岑說:“不過我還是聽不懂。”許岑看著林純然說道。

        “也不需要你聽得懂啊。”林純然白了許岑一眼。

        “不過你拉這個的時候真的好美啊。”許岑忘不了她那側顏:“真的,敲美啊!”

        “那你是喜歡我的,臉?”林純然問。

        “恩,對啊,不喜歡臉的男生也太假了吧?”許岑沒有否定:“而且,當時讓我知道你也玩游戲,也玩lol而且那么強之后就感覺,這個大腿我抱定了!然后就很有好感。”許岑對林純然說。

        “惡心。”林純然用小棍子戳了戳許岑的肚子。

        許岑起了身直接將她給抱住了,小提琴也沒拿在手里放在了地上。

        林純然也輕輕地將許岑給抱住了。

        “好了。”林純然說:“撒手。”

        許岑依依不舍地松開了手,林純然繼續在那邊彈著琴,許岑依舊看著沒事情可以做,他將林純然的手機拿過來玩了一下,不過她的賬號也沒什么好看的。

        好友名單也少的可憐。

        林帆已經出除名了。

        “竟然不是特別關心!”許岑對林純然說著,然后將自己設置成了特別關心,接著看了一下分組。

        分組里面也沒幾個人。

        小學同學,初中同學,高中同學沒有。

        加起來不超過十個人啊。

        這個家伙也沒什么好玩的吧........許岑一個個的點了過來,都沒有聊天記錄,但是許岑看到了一條,看信息似乎是一個男生的家伙,似乎在狂撩林純然,但是林純然已經,不對,就沒有回復過,這家伙也沒拉黑,似乎當做一個笑話了。

        “這個人是誰啊?”許岑問,好友目錄是在初中里面的。

        “初中里的。”林純然說:“你不認識。”林純然絲毫沒有避諱的樣子。

        “初中?男的嗎?”許岑問。

        “恩。”

        “哇,好煩啊,這個人,刪了誒。”許岑對林純然說。

        “你不爽了?”林純然沒停止拉琴,但是轉過頭看了許岑一眼,問。

        “不爽。”許岑說。

        “那隨便你。”林純然轉了回去。

        K●!正Ft版首發‘

        “哦。”許岑秒刪了這個家伙,然后看著林純然........一直留著他,或許是好玩,但是......真的,刪了之后真的會習慣嗎?一個家伙給你發信息養成了習慣,然后你沒有回復,突然間你有一天沒看到他了,你會覺得奇怪.......的吧。

        好感或許就這么來的呢?

        但是另一種思考方向這就是,刪了之后,忘記了.......這個人就徹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