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面帶假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雖然很不情愿,但是林純然還是去到了學校里面。

        段長板著一副臉:“你知道你這次考了多少分?”段長問。

        “不知道。”林純然瞥過了頭。

        “這是你的成績。”段長將一個小紙條遞給了林純然。

        語文只有六十四分,如果加上選擇題的話就有九十多了,數學也只有四十五分,因為有五十分都是選擇題。其他的都差不多,現在的考試選擇題的分數占比都很高,所以除了語文沒有一門科目是及格的。

        “考試的時候是不是沒檢查?那么大的失誤每一場考試都會出現?選擇題,我們核對了一下你的試卷,發現你是抄錯了,因為并不是統考,所以可以同情一下,然后改一下選擇題?”段長似乎不想要林純然出現差的成績,因為好學生考成這樣子的成績幾乎是不存在的,只有零和無數次,如果這次影響到了她的心態的話,之后的每一場考試都有可能會影響到她,所以才會偷偷地讓她過來修改一下。

        “不用了。”林純然說:“考什么樣子,就什么樣子,后果總應該是要自己承擔的。”

        段長愣了一下:“你這樣子的成績,會被一班退出去的。”段長說。

        “那就,退出去吧。”林純然看著他:“還有事情嗎?還是說現在就可以去普通班了。”

        “你,你這可真是!你母親都沒說你什么?”段長怒視著林純然:“還是說,需要我去把你的母親叫過來談談?”

        “你可以這么樣子做,但是我要離開了。”林純然說完就想要走了。

        段長顯現的有些無奈,看著林純然離開了之后他將林純然的成績給撕掉了。

        回到家里面之后的了林純然順便帶了一份早餐回去,許岑也恰好起來了。

        看著林純然從外面回來:“特地買的早餐?這是在犒勞我嗎?”許岑拿過了早餐然后看了一眼林純然。

        “不是。”她白了許岑一眼。

        “呵,失落。”許岑說著然后坐在椅子上:“那你早上出去是做什么?”

        “成績的事情。”林純然說。

        “成績的事情?”許岑直接站起來了:“是因為考差了?”他問。

        “對啊。”林純然打開了早餐然后嘗了一口。

        “是因為幫我補習所以才退步了吧!”許岑一下子就把這個鍋給扣在自己的身上了。

        “不是。”林純然說。

        “那你,退步了很多嗎?”許岑坐在位置上面湊過去看著她問。

        “很多。”林純然吃的很安心“多少?”許岑問。

        “可能,還沒你高。”林純然想了一下,感覺許岑不會那么差吧。

        “what?”許岑直接呆滯了一下:“不可能,你用屁股想作業,然后用腳寫都比我高的吧,選擇題,謝謝好分數都分分鐘超過我了!怎么可能比我還低。”許岑不太相信。

        “就是選擇題,寫錯了。”林純然淡然地說。

        “可是,你?難道就沒有一點,一點的難過嗎?!你媽知道了肯定要說你的,而且你早上過去肯定也被老師說了吧。”許岑抓著林純然的肩膀問。

        “所以呢,那又怎么了。”林純然看著許岑說。

        “怎么,到是沒怎么.....就是,挺心疼你的!”許岑說:“到最后那些家長都是用成績來衡量我們這些學生的吧,而學生一旦沒了成績,就好像沒有了任何的用處,在父母那邊的存在就似乎少了很多,你媽媽肯定會說你的吧。”許岑說:“然后過個年啊,家里親戚多啊,然后都會比小孩子的啊。怎么著期末考還是不能差的吧。”

        許岑說著林純然噗嗤地笑了一下。

        “笑什么!我說的都是事實!家長的面子過不去了,你母親肯定要難受!到時候生氣起來氣全部都撒你身上了!”許岑表現的十分有經驗的說:“小學就是這樣子,我家里人特別是外婆那邊的,都超級超級看中成績,我表姐啊表妹啊,成績都挺好的,嘖嘖。”許岑感嘆了一下。

        “我們家基本都沒有什么過年去親戚家的。”林純然說:“之前都是和父母待在家里或者是出去玩,要不就是都是有事情我一個人在家里。”林純然看著許岑:“來往最多的也就是純澈了吧,但是他們成績都沒有我好,久而久之,林純澈也懶得問我成績了。”

        “那是你!但是今年如果問起來的話,豈不就是墮落啦之類的話了么。”許岑說。

        “我在意嗎?”林純然看著許岑。

        許岑愣了一下,這個連流言都不怕的家伙,還會怕這種小事情?

        也確實啊!

        兩個人也沒過多地交流,各玩各的,林純然玩電腦,許岑玩手機,互不相干。

        到了下午許岑才想起來自己要去唱歌。

        “我晚上去和同學唱歌了,需要幫你帶夜宵嗎?”許岑問林純然。

        “和誰?”林純然雖然知道,但是習慣性的問了出來。

        “廖思琪,還有誰也不清楚,都是同班同學。”許岑說:“要不是你之前和她聊得這么歡又怎么會邀請我!”

        “那你可以拒絕啊!”林純然說。

        “拒絕做什么,待在家里也沒什么事情可以做,你和我出去玩嗎?”許岑看著林純然說:“出去玩你又要找理由拒絕,所以啊。”

        “可是你連問都沒有問怎么會知道我就不同意了?”林純然看著許岑,說。

        “那,晚上我們兩個人出去唱歌?”許岑問她。

        “嘻嘻,不同意。”林純然狡黠地笑了一下然后說道。

        許岑翻了個白眼,這個家伙。

        他收拾了一下就按照地址朝著唱歌地方走去了。許岑現在也不知道林純然明天就要離開了。

        來到了地點之后許岑就看到四五個人站在柜臺前面說著什么。

        廖思琪也站在人群中,看到了許岑之后就上來打了一下招呼。

        可能是她覺得,自己在聊天軟件上和許岑聊了挺多的,所以兩個人還挺熟。

        但是和她的聊天的確確實實都是林純然,許岑也都只是回復一個晚安而已,這算什么事情。

        “你都認識的吧。哈哈哈。”廖思琪對他們說。

        “許岑你都請的過來,厲害了啊。”一個女生調侃道。

        許岑只是面帶假笑地看著他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