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張一楠的那點破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純然睡著了之后許岑給她蓋好了被子就起身離開了。

        第二天沒了事情之后許岑和林純然兩個家伙都起的很晚,許岑迷迷糊糊地起來,然后走到了林純然的房間里。

        她已經醒了,躺在床上發呆。

        “誒,你不餓啊,還不起來。”許岑對林純然說。

        林純然翻了個身,并沒有想要理會許岑的想法。

        許岑直接上去將林純然給抱住了:“你不起來我也不起來了,比比誰更能忍吧。”許岑說。

        “那你別抱著我忍啊。”林純然白了許岑一眼,然后坐了起來,抓了抓頭發。

        許岑也坐了起來:“我給你買鞋子了。”許岑說。

        “恩?”林純然看了一眼許岑:“什么時候?”

        “前天,明天好像到貨。”許岑說。

        “快遞都沒放假的嘛?”林純然心里面有了些許小小地悸動著,有些疑惑許岑買了什么鞋子。

        “沒有吧。”許岑也不清楚:“你是三十六碼的嗎?”許岑問。

        “三十五。”林純然說:“三十六大概也還可以吧。”林純然看著他:“買了什么鞋子?”她問。

        “不告訴你,明天就知道啦,明天過年的時候再給你!”許岑說。

        “深井冰!”林純然哼了一聲,但是聲音卻變得很低了。

        女孩子都喜歡自己喜歡的男生給自己送禮物,林純然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很好奇這個家伙為什么可以忍著這么就買了之后也不和自己說現在才說出來。

        林純然的臉頰開始微微泛紅:“是不是我這雙鞋子?”林純然問,轉過頭看著許岑,兩個人的臉頰貼的很近。

        “不是。”許岑說。

        “恩?”林純然突然就疑惑了,不是自己這雙的話,這個家伙還會給自己買什么鞋子?

        “差不多的。”許岑說。

        “差不多?”林純然想了一下,許岑直接將她給抱住了。

        “明天就知道啦,你急什么!”許岑將她按在了床上,雙目直勾勾地看著她。

        原來自己有一天也會因為被別人送了禮物而有所妥協么?林純然想著,目光也沒有回避地看著許岑。

        “我想吻你。”許岑對她說。

        林純然搖搖頭:“不。”她想要拒絕的,但是不還沒說出口,這個家伙就親了上來。

        “我才不會給你這一雙小小的鞋子收買的呢!”林純然推開了許岑,然后擦了一下嘴站了起來。

        “可是你的身體已經很誠實了!”許岑拉過她的手腕將她擁抱在自己的懷里:“多希望你能在一次的主動親我呢。”除了之前那次,林純然之后就沒有在主動過了。

        她閉著嘴巴,目光直直地看這許岑,眸子里面許岑還感覺到了一絲絲的驚恐,令許岑直接松開了她。

        一天下來,兩個人也什么事情都沒做,賴在家里。

        許岑看了一眼物流,已經到這城市了。

        明天就可以派送然后到了吧。

        他買的鞋子是比林純然買的還要貴的,但是牌子也不清楚,也是一雙聯名布鞋。

        說真的,當時下單地時候許岑的心還真的疼了一下。

        就是因為錢,就是這么真實。

        哪怕是這錢為了現在最最最喜歡的林純然而去話的,但是對許岑來說,這一千多塊錢就是奢飾品,就只是為了搏林純然一笑,一個吻,一個擁抱而買的。

        “你大年初一有要去拜年之類的嗎?”許岑問她。

        “沒有。”林純然說。

        “我也沒有,好久都沒見到親戚之類的人了。”許岑說:“看起來還是要在寒假做一個超級阿宅。不過明天你有想要去哪里玩嗎?”許岑問。

        “沒有。”林純然的回答依舊很敷衍。

        兩個人一個人趴在床上玩手機一個坐在電腦桌前玩游戲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了晚上。

        “你知道一楠去哪里了嗎?”突然的,張一楠的表姐信息發給了許岑,現在已經是十點鐘了,許岑雖然是躺在林純然的床上,不過也還沒睡著。

        “我不知道啊,我一直在家里。”許岑說。

        “她八點的時候和我們說出去找朋友玩,當時我們阻攔住了,畢竟晚上了女孩子出去也不安全,但是后來她自己一個人偷偷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我也沒有她關系特別好的女同學的信息。”她那邊表現的有些慌。

        “那我打個電話問問她?”許岑問她。

        “嗯嗯,你打個電話問問吧,讓她早點回來!”她表姐說。

        許岑找到了張一楠的信息,然后看了林純然一眼:“我去睡覺了。”他說。

        “哦。”林純然也沒說什么。

        許岑走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然后給張一楠打了個電話。

        張一楠是秒接的。

        “誒,張一楠,你在哪里啊?”許岑直接就問了。

        “你怎么想著給我打電話了?”張一楠那邊的聲音有些嘈雜,整個人的語氣也有些問題,那種說話的腔調和平時不一樣,很奇怪。

        “你表姐很著急啊,說你自己一個人偷偷跑出去玩了,問我知不知道,你干嘛不接電話啊!神經病啊!大晚上的你現在是在ktv嗎?”許岑問。

        “對啊,ktv我不想回去了,放松一個晚上不行啊!”張一楠說。

        “那你好歹也要報個平安吧,你家里人急死了都你什么也不說!你現在在哪里我告訴你表姐讓她接你去。”許岑對張一楠說。

        “不行,我要你過來。”張一楠對許岑說道。

        許岑有些無語,但是有點早就猜到了的感覺。

        “那你和我說你在哪里。”

        “你不會跟我表姐說吧。”

        “不會!”

        “要是過來的人是我表姐不是你的話,我可就直接跑了!”她說。

        許岑有些頭疼,不過還是哦了一聲,張一楠告訴了許岑ktv的地點。許岑走到外面,其實真的可以讓張一楠的表姐過去找她,她現在也是醉酒的狀態,到時候就算是酒醒了,也會覺得自己現在好傻逼的想法吧?

        但是,自己不過去的話,又害怕喝醉了的張一楠會做出什么事請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