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二十章 幫我洗一下(感謝懶蟲的守護!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想哪里去了啊!”許岑白了林純然一眼:“為什么非要覺得我會和張一楠做這樣子的事情啊!笨蛋!“到了家里之后,許岑就直接開始對林純然喊道了。但是他也喊不出來,不是說,喊不出來,是沒有那個底氣,因為確實.......和張一楠發生點了什么。所以沒有那個底氣在。

        ‘所以呢?“林純然將書本放在了書桌上人去了衛生間,好像醋意是真的很深。

        許岑的手放在頭頂,表現的有些無措地樣子,但是他也沒有資格表現的很無辜。許岑跑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檢查了一邊并沒有留下張一楠過來過的證據,稍微的放心了一下之后便出去了。

        林純然也從廁所里面出來,然后看了一眼許岑就進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

        “你現在還是很不信任我嗎!那你為什么,當時就不能夠過來啊!如果,你那么不相信我的話,你就......過來找我啊,抱著被懷疑上的風險,又沒有關系!反正,他們只是會傳出謠言,可是你的母親始終是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的吧,陪著去醫院什么的!怎么會懷疑上!”許岑抓住了林純然的手:“自己一個人站在那邊的時候,就那么呆滯地看著我,跑過來的人是廖思琪,不是你,雖然知道原因可還是很難過啊!難道你看著我和別的女孩子.......“許岑說的話時候也一直看著林純然的表情,雖然她的表情一直都是那種很細微需要很仔細去觀察的,但是可能是因為相處的時間長了,所以許岑也就很容易就看出來了吧。

        林純然牙齒咬著自己的內唇,似乎在忍著些什么。

        “你有什么想說的說出來就好了啊!為什么要忍著不說話啊?“許岑松開了她,雙手放在她兩邊地墻壁上,儼然一副要壁咚地架勢。

        但是林純然直接將許岑給推開來了:”我也想啊,但是能說什么.......我能說什么呢?說你不要和別的女孩子說話交往了嘛?然后讓你只能夠和我一個人說話?但是在學校里面又不能夠這樣子做,我這樣子的要求也太過分了吧!所以,我現在也不知道該要說什么吧!可能,我們兩個人真的相處的方式只有這樣子才算是完美的呢?“林純然疑惑道。

        “如果你要求的話,我可以忍的吧,不和別的女孩子說話,也不在一起,反正,我之前都是這么過來的,初中也好高中之前也好,和女孩子基本也都是不聊天的狀態!你什么都不說都不要求才是對我最可怕的懲罰。”許岑坐了起來,看著靠在墻壁上雙手放在身后的撇過臉臉上略有些自責或者是醋意地林純然,是啊,這個家伙對自己顯露出厭惡也好,只要不是那種什么話都不說,也沒有任何表示.......把自己冷淡處理就可以讓自己放心了吧。

        “這是你自己說的,可不是我要求的。”林純然對許岑說。

        許岑愣了一下,好像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啊。

        “可惡的家伙!“許岑突然就起了身然后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面就親了過去。

        ”你的手沒事吧。“林純然的手掌捂住了許岑的嘴巴,問他。

        許岑退了一步,然后將外套給脫掉了,拉開了里面的袖子,白色的繃帶就顯露了出來。

        林純然伸過手去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疼嗎?”她問。

        “現在不是很疼了,一開始的時候巨疼,不過還好只是拉傷而已,很快就可以恢復的,也還是左手,寫作業還是不會礙事的。”許岑對林純然說道。

        林純然抓著許岑的手臂細細的端詳著,也不知道她在想著什么。不過這樣子思考中的林純然真的是很好看啊。

        ”我想先洗個澡。“許岑對林純然說:”打完籃球身上粘糊糊的很不舒服。”

        “你怎么洗?”林純然看著許岑,疑惑地問了一下,然后突然松開了許岑坐在了位置上,因為聰明的她已經猜到了什么。

        沒錯,許岑就是想要讓林純然幫自己,他站在了林純然的身后,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幫我,洗一下?“許岑說。

        ”這種事情你自己來啊,慢慢來,不著急的!“林純然轉過頭對許岑說。

        ”但是萬一打濕了怎么辦!而且一只手連毛巾都擦不干,感冒了的!那就更麻煩了!你是我女朋友吧!穿著胖次你也看不到什么的!就是幫我沖洗一下身體唄!“許岑對林純然說。

        ”我不會啊!怎么幫你洗.....我都不知道該要怎么做啊,讓我幫忙,也要在我的能力范圍之內吧。“林純然手捏著筆,但是她的手也有在顫抖,似乎是真的很害羞。

        ”我自己擦身體,你幫我擰一下毛巾然后.........幫我擦沐浴液,這樣子,可以嗎?“許岑在她的耳邊小聲地問道。

        林純然起了身:“我知道了啊,你好煩。我要是不這樣子做你肯定會一直纏著的,真拿你沒辦法!”林純然吐槽道,然后走到了廁所的邊上,許岑也從自己的房間里面拿了衣服出來。

        “那個,幫我脫下衣服。”襯衫的扣子因為很緊,之前也都是用兩只手去開的,所以現在一只手是很難解開扣子的啊,不是許岑不想,是真的做不到不是嗎。

        “你可真笨!“林純然一邊吐槽道,一邊伸過手去捏著許岑領口的扣子一個一個地解開來:”這不是很容易嗎?為什么說的那么難啊,一只手我都可以,你只是想要我幫你吧。“林純然紅著臉抱怨道,其實她也不想要說話的,但是不說話的話兩個人之間就會顯得很奇怪不是嗎........就這么站在廁所門口看著對方,也太奇怪了吧。

        襯衫給脫掉了之后里面就只剩下一件內衣了許岑自己直接網上拉脫掉了之后就是顯露出來的身體,林純然看了一眼許岑的身材,兩個人雖然在一張床上睡過,但是都沒有看到過對方的身體。

        “贅肉。”林純然手伸到了許岑的腹部那邊然后揪了一下。

        ”啊,我又沒有鍛煉,又不明顯,坐下來才會看的到的好吧!較真!“許岑對林純然說。

        ”但是你們男生彈道不是對女生更加的挑剔嗎?“林純然白了許岑一眼:”自己脫褲子!“她說。

        許岑乖乖地將褲子給脫下來了,林純然的腦袋一直是撇著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看,總感覺很尷尬啊。這樣子的情況。

        ”好冷啊。“許岑說:”你能不能進來?我把門給帶上然后開暖燈?“許岑問她。

        林純然想要說的話都已經在嘴邊了,但是還是停住了,沒能說出來........”我要怎么做啊?“林純然手里按了沐浴液,然后看著許岑。

        許岑將花灑給拿了過來,然后對著自己的頭頂直接淋了下去,林純然見狀直接將手里的沐浴液給甩在洗手池里了,然后拿過了許岑的花灑后退了一步不讓水濺到自己身上的幫許岑打濕身體,和頭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