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還是放不下那個討人厭的家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隨后便將洗發露擦在了許岑的頭發上:”自己搓開。“林純然對許岑說。

        許岑點點頭,左手也是一直抬著沒有放下來,避免碰到水打濕吧,另一只手將洗發露給搓開了。

        林純然也往許岑的身上抹了點沐浴液,從頭到腳,他也穿著胖次,只不過現在的胖次被撐得格外的大,但是林純然并沒有看到,因為許岑是背對著她的她也沒看到,只是許岑現在有些尷尬而已。林純然的手掌貼在許岑的身體上幫她涂開沐浴液,然后從旁邊拿過來了一個洗浴球,這樣子就能夠讓沐浴液起泡沫了,也避免了肢體上的觸碰。

        許岑雖然有些失落,不過這也無所謂了。

        沖洗依舊也是林純然幫忙拿著沖洗的,許岑則是將自己的泡沫給刷刷掉。

        “你的胖次要怎么辦?”林純然隨口問了一句。

        “那你要幫我洗掉了嘛?”許岑回頭看餓了她一眼:“不要!”林純然對許岑說道。

        許岑笑嘻嘻地轉過了身體,因為前面都沒有淋到過水。但是誰知道林純然直接用花灑對準了許岑的臉:“哈哈哈,你自己洗吧。”她調皮地說完就想要跳出去了,奈何許岑的出手速度極快一只手就將林純然給拉過來了,但是們鎖著,花灑還在林純然的手里,這家伙能跑哪里去啊?只是林純然突然就想要開個玩笑而已吧?許岑當真了......罷了。

        因為林純然地懵逼,花灑直接就落在了地上,水像是噴泉一樣直接淋到了兩個人的身上:“啊!”林純然叫了一下,有些被嚇到了的樣子,手上還有臉上以及頭發也都是濕漉漉的。

        許岑則是另一只手也被淋濕了沒能躲過,既然這樣子,許岑就直接破罐子破摔了拿著花灑開始朝著穿著衣服的林純然沖過去了。

        ”許岑!“林純然有些生氣地喊著許岑的名字,想要讓他停止這樣子的行為。

        但是許岑直接趁著她閉眼的時候親了上去,溫熱的水流淌在兩個人的面頰上,流落到嘴唇邊上,許岑一只手慢慢地推著林純然到了墻壁上,吻著她,濕漉漉地校服一下子就冰涼涼的了,許岑拉開了她的校服外套拉鏈扔到了一邊,還想要把濕漉漉地襯衫給脫掉,但是被林純然按住了:”不行!“以為林純然有些擔心,自己里面也就只有一件背心和貼身衣物了,若是就這么脫了,這家伙肯定還不會善罷甘休的,還會繼續下去,那樣子就很麻煩了。

        ”會著涼的。“許岑柔聲地對她說著,親吻著她的香肩與鎖骨,將水滴給吻掉。

        ”那也不許脫!你等會兒出去我自己來。“林純然雙手放在許岑的肩膀上,然后一只手突然就抓住了許岑受傷了的那只手手臂:“你這里都打濕了?沒事?”她問。

        “重新換藥就好了。”許岑的手耷拉著,還想要把她的衣服往上拉起來,但是被林純然給按住了。

        ”不玩了!“她說:”我好冷,要換衣服,你先擦了,出去我換了衣服先,要不就你先把胖次換了我在換衣服。“林純然對許岑說。

        許岑擦了下身體就出去了,林純然的手則是遮擋在了被水浸濕了的胸口以及下身。

        許岑在外面站著,林純然打開了門:“幫我拿一下衣服!”她說道。

        “好的。”

        “你自己也穿一下衣服啊!”林純然對許岑說。

        “好的。”許岑像個企鵝一樣左搖右晃地走到了她的房間里面然后拿了件胖次,哇塞,好小巧的胖次,女孩子的胖次真好看,他抱著一摞衣服就走到了門口。

        林純然打開門之后將衣服都給拿了進來然后關了門。

        不過很快她就穿好出來了,許岑才得以進去換了一件胖次,雞兒也終于活過來了。

        他手臂上的繃帶也全掉了,林純然就站在門口等著許岑,許岑剛出來就看了一眼他的手臂然后拿起來看了一下,原本有些羸弱纖細的手臂現在腫了一圈,林純然嘆了口氣:“你自己可以包嗎?”她問。

        許岑搖了搖頭。

        ”什么都不會,笨蛋!“林純然說著從桌子上面找到了藥膏和繃帶,拽著許岑坐在了臥室里面的床上:”我也不會綁,松緊你自己調一下。“她說。

        ”恩。“許岑點點頭,看了看林純然,她的頭發還沒吹,濕漉漉的,但是并沒有滴水,許岑一直看著林純然臉,林純然很認真地幫著許岑系上繃帶:“你看一下可不可以?“林純然問許岑。

        許岑點點頭:”還行,感覺比之前的要舒服點!”

        “你就可使勁夸我算了。”林純然白了許岑一眼,然后把濕漉漉地頭發往旁邊撩了一下。

        ”我幫你吹頭發啊。“許岑說。

        ”你怎么幫?“林純然轉過頭看著這個一只手地家伙問。

        ”其實我這只手可以勉強拿得動吹風機。“許岑對林純然說。

        ”算了吧,再次受傷了我可負責不了。“林純然說著,打開了吹風機自己吹著頭發,許岑也伸過手去撫摸著她的發絲。

        “如果是因為你受的傷,會讓我感覺很開心。”許岑對林純然說。

        林純然也愣了一下,白了一眼這個似乎是抖M的家伙,但是她的心里面真的暖暖的.......真的說不出來,下午的發脾氣其實更多的也就是生氣自己的氣,因為自己是在是太軟弱了,如果當時站出來的是自己而不是廖思琪......許岑恐怕比現在還要開心吧。

        不過這種事情,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的話,自己也不會這樣子做吧。

        可是.......就算兩個人猥瑣發育到了后面又怎么樣?到了能夠工作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宣布和許岑談戀愛了嗎?那時候就算是私奔也沒問題了?那自己的家里,公司,該要怎么辦?

        林純然并不是覺得自己放不下公司,只是,她真放不下母親,嘴巴上說著討厭母親,那個家伙,但是真的......怎么說都是自己的媽媽。

        自己真的要走,走得掉嗎?和這個家伙說私定終生.......談得上喜歡,但是現在也談不上極其喜歡啊,自己又不是余崇崇那個笨蛋。

        如果許岑能夠堅持下去的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