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這算是約會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現在是不是拒絕學姐比較好點?”許岑問顧老師。

        “拒絕......也可以啊,這樣子的話就是一心一意了唄,可能時間要長點兒,但是是絕對穩妥的,只是你現在這樣子也就是屬于找了個備胎?”她問。

        就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說。”這就只是備胎的一種吧,只是許岑不愿意去承認罷了。

        “如果你真的想要和林純然走一生的話,現在學會的就是忍耐,如果只是玩玩談個戀愛的話,你這樣子其實也很正常的.....看你自己的想法吧。”顧老師對許岑說。

        “你真的不會和林純然說這些事情嗎?”許岑問顧老師。

        “其實我和她也沒有那么熟吧,加上最近也都沒有來琴行了,怎么說呀。放心吧,不會說的!要相信我。”她拍拍胸脯對許岑說到,額頭前的劉海還晃動了一下。

        許岑點了點頭:“姑且就相信你吧。”

        “什么叫做姑且相信啊!我說不會說出去就是不會說出去的!”顧老師說道:“既然你都把我當成知心大姐姐了!我自然是要好好幫助你啦。”顧老師說道。

        “謝謝老師。”許岑敷衍地說了一句。

        輔導結束之后顧老師就離開了。

        一個星期的時間也過得很快,一下子就來到了星期五。

        許岑依舊沒能打動林純然讓她留在自己的家里。

        反而許岑期間去了一次公司找林純然,這個家伙表現的也是異常的高冷不理會自己。

        張一楠和許岑約定了星期六見面。

        顧老師的輔導星期五依舊有,反而這幾天的時間里許岑和顧老師的談話次數變得很多了,基本上感情上面的事情都和她說了個遍,之前的余崇崇也好,也沒瞞住顧老師,都說了一遍,接吻啊之類的也表達出來了,畢竟她也都問到了,說沒有就太假了。但是許岑還是留有余地的,并沒有將上星期和張一楠那么羞恥的事情告訴給顧老師也就只是親親點到為止了而已。

        許岑回到家里面的時候顧老師已經燒好菜了:“星期五了學姐怎么沒有帶回家啊?”她調侃道上星期發生的事情問。

        “呵,明天帶回家不好看嗎?!”許岑看著她說道。

        “行啊行啊,你要是帶過來我就來看!”顧老師笑著回應道。

        許岑有些無語了。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顧老師溫柔地笑了一下,然后對許岑說:“不過.....你今天晚上有空嗎?”她問。

        “空?有,什么事情嗎?”許岑問。

        “陪我去一個地方,一個人去,太......奇怪了。”她說。

        誒?一個人去太奇怪了,又是什么地方麼。

        “什么地方?”許岑看著她問。

        “保密。”顧老師說。

        許岑有些無語,也不知道說什么,微微點頭,但是今天的顧老師看起來卻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講課什么的,許岑也聽了很多遍,哪里覺得奇怪一下子就聽出來了的。

        “如果不在狀態的話今天就先這樣吧,而且現在已經八點了啊,要去什么地方的話.....已經八點了吧!”許岑對顧老師說:“再晚點......就,回來會不會太晚了?”許岑依舊是很單純的。

        顧老師看這旁邊的這個家伙,有些習慣性地笑了一下:“好啦好啦,知道了。”她摸了摸了許岑的腦袋,然后起了身。

        許岑看著顧老師走到了自己家的衛生間,帶著她的包包。疑惑地跟了上去,因為那里有人會去上廁所還......帶包的。

        門沒關。

        許岑看到一開始在里面化妝,她也是第一次當著許岑的面摘掉了發圈,微卷松散的頭發一下子就披散在了她的肩頭上,像是瀑布似的橫蓋住了整個崖岸。

        “好看嗎?”顧老師轉過頭,她就化了點淡妝上去,嘴唇用口紅涂了一下,然后看著許岑問。

        許岑現在還穿著校服,顯得有些尷尬,在穿著好看衣服的顧老師面前。

        “我們,這是出去......約會嗎?”許岑看著顧老師,有些疑惑地問。

        “你覺得是嗎?”她湊過來,身上微微地香水味一下子就入侵了許岑的身體,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應該,是了吧。”許岑回答道,有些猝不及防。

        顧老師摸了一下許岑的臉頰:“走吧。”

        許岑愣愣地,點點頭,因為她身上那股莫名的,女人的味道,讓許岑沒緩過來跟了出去。純然也好一楠也好,余崇崇也好,雖然余崇崇看起來是最成熟的,但是年齡上的問題還是存在著的吧。這種成熟的女人......魅力值太高了。

        更何況現在許岑對她地好感度還不低。

        “我不用換衣服嗎?”許岑看著她問。

        “對哦,你穿的是校服。”在玄關處,顧老師拿著包站在原地:“我在這里等你吧,你去換件衣服。”

        許岑跑到了自己的臥室,小心臟撲通撲通地跳的厲害。

        因為他總有種預感,預感今天好像會有什么事情發生似的。穿衣服和褲子的時候也都手抖得不行,穿好了之后就被顧老師拉著下樓了。

        拉.....著么。

        她的車子好香啊,許岑坐在后排上,然后嗅到了車上的味道心里想著。

        他觀察著車子的里面,同樣的也看著外面的街道風景,八點鐘,正是晚上的起點吧。

        突然的,他發現了后排坐上掉了一張明信片,拿起來看了一下,是一個牙科醫生的明信片。

        “顧老師,你牙齒不好嗎?”他拿著明信片問道。

        顧孜孜轉過頭,看到了明信片之后愣了一下:“對啊,蛀牙呢,還要去補牙。”她將明信片給拿走了,笑了一下。

        許岑沒多想:“這樣啊,我牙口就很好。”許岑咧嘴笑了一下說。

        “真羨慕呢,我都去補牙好幾次了。”顧老師說著,看著位置將車停在了旁邊。

        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道,現在他們突然出現在了一片漆黑的空地前。

        許岑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才看到這里原來是一家酒吧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