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孜孜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酒吧?”許岑看了眼顧老師問道:“來這里嗎?”講道理許岑還沒有來過酒吧,第一就是未成年啊,未成年怎么可以去這種地方呢,其次就是沒有人和自己來酒吧吧,來酒吧的目的是啥?約會嗎?林純然也不需要,余崇崇之前也不需要,張一楠也不清楚的樣子,畢竟大家都是小孩子啊,小孩子怎么會去想這么多的事情呢。

        許岑看著酒吧的樣子,led燈在旁邊一閃一閃的。顧老師拉住了許岑的手掌,她的手,好暖和啊,反而是許岑現在的手冰涼涼的,大概是因為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吧,就好像第一次去黑網吧一樣的感覺,激動,興奮和期待以及擔心。

        “顧,老師,我們要進去嗎?”許岑見到她沒有回答,然后問。

        “恩。”顧老師點點頭,然后就走到了里面,大廳處的吧臺前有一個侍者站著,顧孜孜從包包里面拿出了一張卡然后遞了過去之后那個人就笑著給了一張票然后帶著他們來到了一件包廂似的地方了。

        一個透明的玻璃包廂,一張小圓桌和兩張對坐的沙發。

        “隨便坐吧。”顧孜孜對許岑說。

        “恩?”許岑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下來了。然后看著下面那一層地臺子,然后又看了看顧老師那個侍者。

        侍者遞來了一份菜單似的,上面確實也是一些小菜和酒。

        “你要喝什么嗎?”她問。

        許岑愣了一下,看著上面的東西,其實想要說自己很飽的,然后想要點飲料的時候發現這里面的飲料都貴的出奇,只好把目光轉移到了酒上面。

        可是他也看不懂這些妖艷賤貨的名字,什么藍色妖姬?什么深水炸彈......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不知道要喝什么,老師你點吧。”許岑對她說。

        顧老師拿了過來,然后和侍者說了什么,聲音很輕,侍者就離開了。

        第三個人走了之后許岑也松了口氣,看著顧老師:“老師你來這種地方的嘛?”許岑問。

        “有時候會過來消遣一下啊,畢竟生活還是太無聊了。”她笑了一下,然后拖著下巴看著對面坐著的許岑,“你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嗎?”她問。

        “不然呢。”許岑還是沒有緩過神來,現在這里的人還不是很多,至少下面只有寥寥無幾地坐著幾個人在聊天而已。

        昏暗昏暗地沒什么光亮,許岑看起來也沒有什么想法的樣子。

        “顧老師是過來喝酒?”許岑問。

        “在外面就不要叫老師了吧,很奇怪誒。”她看著許岑,說。

        “那,叫什么?”許岑看著她,明明兩個人也都還沒喝酒呢,但是許岑感覺自己的身上一下子就熱了,可能,是因為緊張吧。

        “叫孜孜或者是孜孜姐都可以吧。”顧孜孜對許岑說道。

        “孜孜?好奇怪的讀音啊,要不就叫你孜然吧。”許岑對她說。

        顧孜孜愣了一下:“也可以吧,孜然算了,無所謂反正我也不吃燒烤。”她笑了一下:“等會兒這里會有樂隊表演的。”

        “所以才會過來嗎?”許岑問她。

        “恩。”她點點頭:“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樂隊,只是消息提醒了一下,就想著要過來了,看你也無聊的樣子就一起出來玩一下咯。”顧孜孜說著,侍者就端著兩杯酒上來了,袖子兩邊還放著一塊白色的濕巾似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面之后就離開了。

        許岑看著被子里面紅色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啥:“這是酒嗎?”許岑問她。

        “雞尾酒哦。”顧孜孜說:“和飲料一樣的,度數不是很高。”

        “真的?我真的不能喝酒誒。”許岑看著顧孜孜說。

        “沒事,我也不行的。”她附和著笑了一下,目光直勾勾地看著面前的少年,然后起了身,坐在了他的旁邊:“這個攪拌一下的。”顧孜孜說著手直接抓住了許岑的手然后輕輕地轉動著手里的長勺子:“你試一下。”她松開了許岑然后看著他慢慢地喝了一口。

        酸酸的,清涼清涼的味道還有一股酒味,苦苦的。

        “還可以。”其實許岑也壓根欣賞不來,只是覺得不倒胃口,而且不是很難受就直接點頭了。

        “其實還好啦,讓你適應一下而已。”她說:“你要不要喝口我這個?”她把自己的那杯乳白色的東西給端了過來。

        “這是什么?”許岑問她。

        “度數很高的哦。”她對許岑說:“要試一下嗎?”她問。

        許岑點點頭,然后她也輕輕地搖了搖接著遞給了許岑。

        許岑拿起來喝了口,甜甜的,剛想說好喝然后勁就來了,苦味和酒精的沖勁讓許岑的腦子懵了一下,他抓著顧孜孜的手和旁邊的沙發扶手低著頭冷靜了一會兒。

        “沒事吧?”顧孜孜看著許岑問道:“是不是度數太高了受不了了?”他問。

        許岑愣了一下:“恩,有點,感覺腦子被沖到了。”

        “那還是別喝這個了。”顧孜孜把自己的酒杯子給移走了,然后看著他:“誒誒,樂隊的人來了。”顧孜孜拍了拍許岑對他說。

        許岑的腦袋湊到了玻璃窗口這邊,看著。

        “外面的人看到我們嘛?我感覺這樣子好蠢啊。”許岑對她說。

        “不是哦,外面的就是鏡子,然后等會兒燈光開起來反光的,這個設計真的很棒!”顧孜孜對許岑說。

        許岑愣了一下然后環顧了一下周圍確實也是,對面看起來也是鏡子的樣子的。

        樂隊的人調試了一下之后開始擺弄著樂器了。

        許岑也對這些樂器無感,畢竟坐在那邊的人不是林純然,自己有什么好關心的,只覺得他們有些裝逼了而已,但是人家也是為了生計吧,不在這邊唱點小曲兒怎么養活自己呢。

        “顧老師你喜歡這種嗎?”許岑問。

        顧孜孜看著:“我嘛?我才不喜歡這種呢,我還是喜歡小提琴啊,還有鋼琴啊之類的,但是酒吧里面樂器都是要自帶的,小提琴到是可以,但是鋼琴是肯定沒有的,不過他們這個,是一套,就把今天特地請過來的。”她對許岑說:“勉強的聽聽唄。”

        “哦。”許岑點點頭,一直沒感覺到顧孜孜原來靠在自己的身上。

        “顧老師你有沒有在這邊演奏過啊?”許岑轉過頭的時候就看打了顧孜孜剛好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和自己對視了一眼。

        “都說不要叫老師啦。”顧孜孜佯裝生氣地樣子對他說道。

        許岑尷尬地笑了一下:“我錯啦,孜孜姐。”

        “哼,這還差不多,我當然有在這邊演奏過了,會員卡也是那個時候送我的。”她對許岑說:“但是我在這邊消費也不少了。”她說。

        “富婆。”許岑感嘆了一句說。

        “我才不是什么富婆!我也是有工作的好吧!”她說。

        “孜孜姐。”許岑看著她:“我現在還不清楚你到底為什么要來這里找家庭教師的兼職!”許岑對她說。

        顧孜孜愣了一下:“好玩?順便賺錢咯,或者是,拿你們來練習廚技!”

        “練習廚技可還行,我感覺你做的菜挺好吃的。”許岑說。

        “嘻嘻,我覺得也還可以。”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許岑,許岑想到了之前的張一楠,張一楠那時候也是這一副樣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