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你還真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去學校的時候許岑就被各科老師叫過去點名表揚了,特別是吳曉雪這個家伙,讓許岑亂寫的作文改改,然后發下去讓大家讀讀他寫的作文,作為一個逆襲的范本。

        林純然寫的可比許岑好了不知道多少,分數也就只是扣了三四分而已,但是這個畢竟是逆襲范本,還是比較接近于大眾水平的,而不是林純然,那種別人都打不到地那種神仙范文。

        中午的時候許岑就去到了學生會辦公室,里面依舊只有張一楠一個人,不過她現在坐在沙發上面有些無事可做的樣子。

        “今天沒事嗎?”許岑問她。

        “沒有啊,只是提早把事情給做完了而已,畢竟,等你過來唄,你成績肯定考得不錯吧?”張一楠問。

        “對啊,不然的話,林純然就不會回來了吧。”許岑說道。

        張一楠笑了一下:“嗯哼,那現在似乎沒有我存在的的必要了呢。”她說的顯然有些吃醋的樣子。

        “其實,如果你一開始不出現的話。”許岑坐在她的身邊:“可能,我或許,真的會強硬地對待林純然,到后面發生什么事情我連自己也不知道。”許岑看著張一楠說道。

        “所以你還不快感謝我!”張一楠看著許岑,覺得有些好笑地說。

        “感謝你感謝你。”許岑很敷衍的回應道。

        “嘿嘿。”張一楠抓住了許岑的手,然后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吻了過去,其實吧......許岑在面對張一楠的時候反而會更加坦然一點,因為不用擔心很多的事情發生,不用擔心犯錯了什么事情,因為她在兩個人相處的位置上是被動的,而自己是主動的,林純然就是恰巧相反的。

        “你的褲子.....”許岑的手上感覺到有些奇怪的東西,有些無語地看著這個家伙。

        “恩,已經超級興奮了。”她說。

        許岑有些無語:“昨天你自己不是?”許岑問。

        “自己和別人還是有區別的吧。”她說。

        “你不會想要在這里?”許岑問。

        “你想嗎?”她在許岑的耳邊問。

        “我先走啦!”許岑直接抱著然后起了身就溜掉了。

        張一楠也猜到了許岑做法,沒說什么,回到了桌子上面繼續寫著文案了,本來她還想要說自己成績掉了好多,從一百名現在已經掉到了段里面的兩百開外了,因為她現在實在是太懈怠學習了,他們班地班主任現在都已經去和校長說讓她不要做學生會會長了,因為事情太多了,而且現在是高二下冊馬上就是要高三的人了,成績還要往下掉到后面就太危險了。

        但是校長讓張一楠自己做決定,畢竟每個人都有是要選擇自己的人生吧,而不是別人去幫你選。

        張一楠則是說這個學期結束了就辭職,其實她不想要放手這個位置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為了許岑,能和許岑在學校里面有獨處的機會,如果自己不是學生會會長了,也就沒有資格留在這里了吧,更談不上怎么和許岑曖昧下去了。

        這才是她不想要放手這個職位的根本原因啊,哪里是老師同學們說的,熱愛這份學生會會長的工作?

        其實張一楠就是想要把這個說出來讓許岑來同情?或者說是可憐,讓他把多一點地心放在自己這里,但是直到許岑離開了之后她才回想過來,那個家伙已經將所有的心交給林純然了,哪里還有給自己的呢?自己這么說了出來他也肯定是要附和老師的話讓自己辭掉這個職務的吧。

        許岑離開了之后其實他也還是有些小興奮的,但是奈何真如他自己所說的,克制力比較強,所以才沒有下手吧,回到了教室里面之后他才緩了緩氣。

        但是許岑在自己的抽屜里面竟然看到了一張匿名地紙條,上面寫著。

        “我知道你和張一楠在談戀愛,如果不想要我告訴給別人的話,六點半在安陽廣場見面。”是左手字?許岑愣了一下,感覺像是在惡作劇,但是誰知道他和張一楠在談戀愛?

        許岑的目光一下子就聚集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那個人就是廖思琪。

        許岑沒敢將紙條給林純然看,在林純然還沒有從音樂室回來的時候他走到了廖思琪地旁邊將她給叫出去了。

        “這紙條是不是你寫的?”許岑將紙條給了廖思琪看。

        廖思琪其實一開始有些驚愕這個家伙會叫自己出來,做什么事情,雖然沒想到會和自己談戀愛,但是竟然是因為這種事情?她也愣了一下,因為紙條并不是她寫的。

        “不是我寫的啊。”廖思琪有些無語,拿過了紙條,之前的期待一下子就落空了。

        “不是你嗎?確定?”許岑其實也并不是很擔心,因為自己過去的話就知道是誰了,可是他并沒有什么理由可以過去啊,不過,可以帶林純然過去,到時候就可以察言觀色,看看安陽廣場上有誰鬼鬼祟祟的,或者是有熟悉地面孔。

        “真的不是我啊.....”廖思琪有些難受的說:“那你,真的和一楠學姐在談戀愛嗎?”

        “沒有。”許岑直接回絕到了:“所以這種傻逼也不知道哪里來的那么多。”他有些生氣地撕碎了紙條然后回到了教室里面。

        “晚上去安陽廣場逛逛嘛?”許岑問她。

        “隨便。”林純然竟然沒有拒絕。

        “恩。”許岑下課的時候就拿出手機給顧老師發了條短信,就是自己和林純然在外面吃飯了不回家了,讓她也不用做自己的飯,還有可以不用來輔導自己了,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家。

        那邊也是一個收到。

        許岑和林純然放學之后就直接來到了安陽廣場,這邊的人還是蠻多的,已經有大媽拉好地形然后方放好音樂了。

        但是距離說的六點吧現在還有兩個小時呢,許岑在想怎么和林純然在這里度過兩個小時的時間。

        “要不要看電影?”許岑問她。

        “看電影?我想要吃飯,先去買一張票吧。”她說,其實她也想要看電影了。

        兩個人走到了影院,最近好看的電影。

        似乎也沒有什么特別出眾的,其實兩個人就是沒有特別關注電影啦,于是兩個人去看了小四的《悲傷逆流成河》似乎是關于校園暴力之類的電影吧。(注:此小說的時間線并不與真實時間線同步,只是作者很皮想寫了)

        票的時間只有五點半開始的,現在去吃個飯差不多就可以看電影了,但是許岑的本質目的卻是忽略了。

        不過沒關系,那種小小地要求在和林純然待在一起看電影來說算得了什么呢,只是小玩意兒罷了,許岑還是更喜歡和林純然一起,許岑擔心地就是怕林純然會懷疑那個人為什么會懷疑許岑和張一楠在談戀愛是不是兩個人有什么關系所以才被懷疑的?

        不過放寬了心之后許岑也沒有那么難受的了。

        和林純然去廣場上吃了這里的特色菜,休息了一會兒之后來到了電影院這邊坐著。

        “你怎么老是往那邊跳廣場舞大媽那里瞄?”林純然看出了許岑的異樣:“你是來里面找你媽的嗎?”她有些疑惑地問。

        ;E|%?0;

        “神經病!”許岑下意識地說了一句。

        林純然臉黑了一下。

        但是許岑立馬就抓住了她的手:“我只是覺得廣場好美,有你陪我,更美了。”許岑的油嘴滑舌讓林純然說不出半點話。

        “我感覺我們可以經常來看看。”許岑又說。

        “才不要,你今天的顧老師怎么辦?翹課了?”她問。

        “我和她說了,沒事的。”許岑說道。

        林純然笑了笑:“你還真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