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你好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想唄,你覺得我喜歡什么?”張一楠看著許岑說。

        許岑一下子就想到了很污的東西,但是不能說吧?這種玩意兒,許岑想好了打算到時候隨便買個手鏈啊,掛飾之類的東西送給她算了。

        “那到時候再給你驚喜好了。”許岑對她說。

        張一楠恩了一聲,其實許岑送給她什么都無所謂,只是那天想要許岑陪著自己罷了,五月二號,還沒有開學吧,所以還是很有機會陪自己一天的吧。

        因為星期五的緣故,大家下午的課程都十分地放松,沒有什么互動,讓吳曉雪表現的很生氣,直接將眾人給留下來背書了,許岑也是,莫名其妙地就給留下來了,有點躺槍的意思。

        “你怎么還沒下課?”一群人留在教室里,吳曉雪坐在講臺上,等著他們一個個的上來背書。

        “我特么,莫名其妙,這個家伙說我們上課不認真聽,讓我們留下來背書,會背的已經走掉了。”許岑對張一楠說,張一楠已經渾水摸魚一般地過來了。

        “那你直接跑掉啊。”張一楠開玩笑地說。

        “那我下個星期是不打算來學校了才敢這么做吧?”許岑一直是一個乖乖的孩子,逃課他會想到后果的,其實他就是慫而已,要是真跑了,吳曉雪頂多讓他到時候在背就好了,然后在偽裝一下,老師都留下來陪你們背書了,你們有什么理由不留下來啊之類的話來讓學生們自行羞愧。

        “那你會了嗎?”張一楠問。

        “我對背這一塊一直都和迷茫。”許岑看著書本的內容,離騷的一段讓許岑頭皮發麻。

        張一楠直接靠在了許岑的大腿上:“行吧行吧,我等你唄。”張一楠說。

        許岑嘆了口氣,繼續看著書本背著書。

        “不背完不許回家!知道嗎!背書都是上星期地作業了,你們還不會!看看一個個留下來的,成績好到哪里去了啊!”吳曉雪指著人問。

        許岑看著吳曉雪:“老師我是全班唯一的B!”他舉手說,因為全班就他一個人考了語文。

        “你好皮啊!”張一楠捏了捏許岑的大腿說。

        “B很好嘛?”吳曉雪問:“有本事考A啊。”

        反正這個家伙有各種理由反駁你的話,許岑也不奢求啥了,懶得和她說啥。

        只是沒想到吳曉雪這個家伙真的認真起來了,大家其實也都只是在裝模作樣地背書而已,等著她餓了,要去吃飯了,再來背。

        可是吳曉雪就是死忍著,其實就是在為難許岑,許岑也一直和張一楠在聊天沒怎么背書和他們的想法一樣,但是吳曉雪終于認真起來了,他也就有些無奈了,感覺會背了就走了上去,然后磕磕絆絆地背了一遍,吳曉雪說讓許岑背熟練了在走,許岑有些惱火,但是沒說啥,不過看到了顧孜孜竟然出現在了班級門口。

        “你怎么還在這里?”顧孜孜問許岑。

        “背書啊。”許岑對她說。

        “啊?”顧孜孜有些無語地看了一眼講臺上面的老師:“那個是老師嘛?”顧孜孜問。

        “恩。”許岑點點頭,然后就看到顧孜孜就直接上去了,一群人看著顧孜孜地樣子。

        她不知道和語文老師說了啥,然后語文老師有些呆滯地樣子點點頭,然后顧孜孜就領著許岑離開了。

        “你說了什么?”許岑問她。

        “我說我是你姐姐,我今天要走了,和你吃頓飯。”顧孜孜很隨便說:“怎么不給我發個信息之類的?”她問許岑。

        許岑從口袋里才拿出手機:“沒想到會這么晚。”其實就是沒想到顧孜孜而已。

        張一楠則是一直在拽著許岑,然后上了顧孜孜的車:“星期五晚上也有補習嗎?”張一楠問。

        “是啊。”顧孜孜回頭對她說。

        “老師你好累啊。”

        “但是看到許岑學習的成長進步真的是很欣慰呀。”顧孜孜溫柔地笑了一下,說。

        張一楠也不知道要回應個啥,許岑卻已經感覺到了兩個人好像已經針鋒相對起來了。

        在車上張一楠很多次想要偷偷地親許岑但是都被許岑給躲開來了,畢竟許岑可不會有之前那次,當著林純然的面和余崇崇接吻的那次經歷了,簡直是太尷尬了,加上許岑和顧孜孜也好,和張一楠也好都有著曖昧不清的關系。

        到家了之后幾個人上去就開始吃飯:“要不要我熱一下菜?”顧孜孜心情似乎有些差,因為許岑不和自己說的緣故。

        “不用了。”許岑直接坐下來開吃了。

        “顧老師你知道純然在哪個學校了嗎?”許岑吃飯的時候問顧孜孜,因為早上顧孜孜調侃了一下,問許岑說想不想知道之類的話,所以許岑一直都記著啊。

        之不過顧孜孜今天去琴行忙著忘記了這件事情。

        “不能說。”她說:“你饒了我吧。”她一副歉意地樣子讓許岑不好意思再多問些什么。

        許岑有些失落,但是也不能夠強人所難吧,只能夠點點頭。

        張一楠也是很失落啊,因為得知許岑現在壓根就沒有放下林純然不是嗎,自己好像還是介入不到許岑的生活里啊,這樣子的生活.......張一楠只覺得有些難受。

        輔導結束之后許岑照例將張一楠送回去,因為家里沒有林純然的緣故,加上張一楠的強烈要求。

        和之前一樣,剛出門,到了樓下門口,就直接啃在一起了。

        “她晚上還是要留在你家里嗎?”張一楠問。

        “應該吧。”許岑捏了捏張一楠的臉頰:“干嘛扁著一副嘴啊,不想要親了啊?”許岑問她。

        “哼,你都不知道和多少人親親過了。”她撒嬌道。

        “那,你覺得不開心的話,以后就別親親了唄。”許岑說。

        “你這個笨蛋!”張一楠雙手握拳輕輕地錘著許岑的肩膀:“你都不知道我那最淺顯的想法.......你都不知道我多喜歡你。”兩個人在路中間,雖然說沒什么人,但是許岑依舊感覺到了深深地尷尬,一種被目光直視的感覺。

        許岑摟了一下張一楠:“但是,知道了又要怎么樣?”許岑看著她:“我能怎么辦?難道就這樣子不好嗎?”

        張一楠肯定是傷心了的,只是許岑也不知道該要怎么去安慰這個自己對她投入的感情微乎其微地家伙。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吶,但是我的生日你要好好的給我過,知道嗎!”張一楠擦了一下眼睛,對許岑說。

        許岑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然后手抓住了她的馬尾辮,輕輕地往下一拉就拉開了發圈。

        “你好笨。”許岑湊過去額頭貼在了她的額頭上,對她說。

        …Z{0mw

        張一楠苦笑了一下,噘著嘴親了許岑一下,許岑拉著她走到了稍微隱蔽一點的地方又吻了一會兒。

        這家伙流淚了啊,那畢竟許岑聽到了她吸鼻涕的聲音,加上感受到了那和水似的鼻涕。

        “你又讓我有感覺了。”張一楠踢了踢許岑,說。

        “乖啦。”許岑摸了一下她的腦袋,然后輕輕地推了她一下,讓她進到了自己的小區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