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醉酒的許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還真體貼啊。”顧孜孜站在許岑的身后,對他說道,語言中帶著一絲絲調侃地意思在里面。

        許岑猛地回過了腦袋,看著顧孜孜:“就說剛剛怎么感覺一直有人跟著然后盯著呢。”許岑吐槽了一句:“你今天回家的?”許岑問。

        “不是啊,就是想要出去玩一下,然后看看你唄。沒想到啊,你和她這么猛啊。”顧孜孜說。

        “你在說什么?”許岑裝傻充楞地問了一下。

        “好了好了,不調戲你了,你和張一楠學姐到底咋想的?難道之前是林純然阻隔了你們兩個人的發展嗎?”顧孜孜雖然說著不調侃,但是現在還是一副十分調戲地樣子看著許岑。

        “沒有啊!誰和她在談戀愛了啊!顧孜孜,你的思想也出了問題嗎?”許岑直接喊了顧老師的名字,讓顧孜孜呆滯了一下。

        “好了好了,真的不和你開玩笑了,我們去喝酒吧。”她突然就一只手搭在了許岑的肩膀上面,然后對他說。

        “不喝。”許岑其實想去的,但是就這么同意去了的話,豈不是太沒有面子了?就是很尷尬啊,別人讓你去你就去了,總歸是要傲嬌一下的。

        “去嘛?不會像是上次一樣的啦。”顧孜孜對許岑說。

        許岑瞥過了腦袋,因為他也有一個想法,就是.......把顧孜孜灌醉了,然后就可以套出林純然的下落了吧?雖然這個想法很不切實際,加上許岑的酒量和顧孜孜壓根沒法比較的緣故,導致許岑現在有些虛,但是虛歸虛,挑戰還是要一下的。

        “晚上,和啤酒吧。”許岑對顧孜孜說。

        “啤酒?雞尾酒不好喝嗎?”顧孜孜看著她。

        “兩杯酒就飄飄然了,而且啤酒也沒喝過啊。”許岑對顧孜孜說。

        “行吧行吧。”顧孜孜其實想要直接放倒許岑的,但是看到許岑好像有點挑戰的意味所在就挑逗起來了:“到時候別喝啤酒都喝不下去了哦。”

        “你放心好吧。”許岑白了顧孜孜一眼,然后兩個人來到了酒吧,其實之前喝的雞尾酒價格比現在的啤酒價格高多多了,一杯就是半箱啤酒左右的價格了。

        因為喝得是啤酒,加上今天也沒有什么樂隊來唱歌之類的事情,所以兩個人就坐在了下面的小桌子,不過看顧孜孜付的錢也不算少的吧,許岑沒看到,因為看到了心里會不安心的,知道花錢了的話。

        “來。”顧孜孜將一籃子啤酒就直接給拿出來了,然后看著許岑。

        “全部喝掉嗎?”許岑看著她,有些不敢想,雖然一小瓶地容量就只有三百三十毫升,但是這里面好像有二十四瓶?整整一箱了吧,許岑看著擺滿酒桌的啤酒。

        “不然呢?不能浪費哦。”顧孜孜笑著看著許岑說。

        許岑咽了口口水:“我現在有點餓,這樣子會不會不太好啊。”許岑推脫道。

        顧孜孜似乎早就知道許岑會耍賴似的,然后從那邊拿了一些小吃過來,許岑被弄的有些無話可說了:“會不會玩骰子。”她問許岑。

        許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

        “我教你叭,然后到時候玩這個,輸了的人喝酒。”顧孜孜說。

        “那不公平!你都是老手了,我才是個萌新。”許岑說。

        “那,你輸了你喝,我也喝,我輸了我照樣喝,可以吧?”這樣子算是,連同許岑的份一起喝了吧?

        “可以!”許岑就直接答應了。

        顧孜孜就直接坐過來然后教許岑骰子了,顧孜孜的身體已經是完全貼著許岑了,雖然說是不會,但是這種玩意兒基本都是很快就上手了的,沒有什么代價的就學會了這個骰子。

        隨后一系列操作就簡單多了,誰輸誰喝酒,顧孜孜就一直在喝。

        雖然許岑一直在輸,因為他說的實在是很沒氣勢,很假,一下子就給人看透了,顧孜孜怎么會放過。

        在連續喝了五瓶之后許岑的臉就開始紅起來了,看著顧孜孜也會露出傻笑了,雖然還是覺得自己的意識很清晰,但其實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可啤酒對顧孜孜來說好像真的如同水一般,沒有什么作用,現在依舊是很清楚明白。

        “我先歇會兒,去下廁所。”許岑對顧孜孜說。

        “你別摔了。”顧孜孜說。

        許岑哦了一聲,然后扶著旁邊的椅子走到了廁所里面,然后就直接扒開了褲子放了水。

        出來了之后稍微清醒了一點。

        “還來?”顧孜孜問。

        “來啊。”許岑已經有些上頭了,有點不服輸地樣子。

        顧孜孜沒說話,笑了一下,然后給許岑開了幾瓶。

        兩個人一下子哐當又喝了六瓶進去,許岑喝了兩瓶顧孜孜喝了四瓶,現在一箱子顧孜孜喝了十四瓶,許岑就喝了十瓶。

        許岑在打嗝,胃里面的啤酒在翻騰,尿意還沒上來,顧孜孜則是呆坐在了原地,有些發愣,不過讓她現在起來說兩句話,唱兩句歌,彈鋼琴拉小提琴都是沒有問題的!

        “掛彩了嗎?”顧孜孜問。

        “沒有!還能喝!”許岑唔唔道:“純然在哪里啊!我的純然!”許岑抱住了顧孜孜,問。

        顧孜孜也突然恍惚了一下明悟了過來,原來這個家伙這么做就是想要讓自己告訴他林純然的位置嗎?但是這種方法來得知的話,位面也太過于自信了吧,對自己的酒量而言。

        “不知道。”顧孜孜說。

        “你知道的啊,你知道的,你肯定知道的,顧孜孜!孜然姐!”許岑開始耍起賴皮了,貼著顧孜孜開始蹭起來了。

        說完全沒有醉的顧孜孜嘛,也不太可能,她自然也是有些迷糊地,摟著許岑說著不清楚之類的話。

        許岑尿意終于來了,和顧孜孜一起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廁所里面。

        出來也是兩個人一起出來的,顧孜孜直接就摟住了許岑,許岑則是回頭看了她一眼:“純然在哪里啊?”許岑問。

        顧孜孜笑著沒說話,兩個人回到了位置上面就直接躺在了沙發上,這里的氣氛一直都很好,音樂沒聽過,而且還有那種五顏六色的燈在晃來晃去的。

        讓人的眼睛十分的迷離。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后就直接親了上去,許岑將顧孜孜給按在了沙發上面用著極具侵略性地動作親吻著她,吻著她的整個上半身的體軀。

        直至顧孜孜恍惚間的清醒過來了一下之后將許岑給推開了一下:“我們回家吧。”她說。

        許岑現在已經有些暈暈的了,點頭:“純然呢?”他的嘴里還是依舊念叨著林純然,林純然就像是一個許岑一直放不下心來的小孩子似的。

        明明現在讓人擔心的是許岑而不是林純然。

        “她很好,她很好,你不用擔心她啊,多擔心擔心你自己吧。”顧孜孜對許岑說。

        “我不知道啊,難道離開我就變得很好了嗎!”許岑問道:“我的錯嗎,是不是因為和我在一起就不開心了,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就......不不開心了,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讓她不開心了?”喝醉了沒喝暈的許岑現在開始迷迷糊糊地說著讓人難受的話來。

        顧孜孜也不知道許岑竟然會這樣子搞,但是好歹沒有吐出來之類的事情發生。

        顧孜孜和別人說了兩句之后就過來將許岑給扶著出去了。

        兩個人在這里呆了一個多小時。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