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落日余暉的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后扶著張一楠。

        中午的太陽并不是很強烈,今天的天氣預報本來是陰天的,可是太陽那家伙非要出來皮一手,房間里面的昏暗不在,窗簾也依舊遮擋不住著強烈的陽光。

        可陽光卻很快變成了余暉,房間里春意盎然,四處彌散著,從各個角落里散發出來的荷爾蒙地味道。

        春天,其實早就來臨了啊。

        終于,余暉散去,路燈點亮,房間里恢復了昏暗一片,精疲力竭地兩人躺在床上。

        粉色的被單被揉成一團半邊落在地上,一攤被子似力竭的二人攤在一團被許岑踹下床去。

        原來就是這種感覺嗎?許岑愣愣地,有些無力地摟著旁邊地張一楠。

        張一楠也抱緊著許岑。

        一次之后,因為兩人嫌麻煩,加上張一楠一直說著自己是安全期之類的事情,所以后面的小盒子就直接被丟到了窗臺邊上沒用到過了。

        “要是懷上了怎么辦?”許岑突然有些擔心地問。

        “我會吃藥的啦,笨蛋,不用擔心這種事情。”張一楠揉了揉許岑的臉頰:“放心吧。”

        許岑只是沒想到第一次就這么結束了,哦不,可能是五次?許岑也忘記了,只是從中午一點多一直到現在......許岑看了一眼手機,竟然已經六點多了。

        原來一次這個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嗎?

        某國電影誠不欺我,許岑心里想著。

        “餓不餓?”許岑問她。

        張一楠搖搖頭,緊緊地靠在許岑的身上:“不......不餓,我好累,想要睡覺了。”她對許岑說:“不要偷偷走好嗎?”她腦袋縮在許岑的懷里,蹭著。

        許岑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袋,因為有些困倦了就睡過去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是顧孜孜的電話將自己給吵醒的。

        還有張一楠,迷迷糊糊地接了電話。

        “你現在還不回來嗎?明天不是有課的嗎?”顧孜孜問道。

        “恩,等等會去。”許岑說。

        張一楠抱住了許岑:“不要走。”

        “學姐,還不夠嗎?”許岑感覺今天好像真的被掏空了一樣的,也不知道張一楠怎么想的啦。

        “再來。”她張開了雙手,從來不會拒絕這死的。

        “我還想要活著呢!笨蛋!”其實經歷過了一次之后,短時間內,許岑的賢者buff還是在的,所以對這方面并沒有很強烈的欲望,其實就是,,,,,,太多次了,有點小難受。

        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許岑就要離開了,張一楠也沒跟著許岑說去吃飯,說自己太累了,然后就躺床上休息了一下。

        許岑就獨自回家了,因為在路上也不知道吃什么好,加上現在胃口不是很好,就回到了家里面。

        “你是不是沒吃飯啊?看起來這么迷糊的樣子?開房去了嗎?”顧孜孜從許岑的口袋里面拿出了原封不動地小盒子:“你們沒用嗎?還是沒做?”她驚愕的問道。

        “你干嘛老關心我這個啊。”許岑坐在了餐桌上面然后太累了就直接趴著了。

        “就是,很好奇啊。”顧孜孜問。

        “我餓了。”許岑看著顧孜孜,一臉憔悴的樣子讓顧孜孜呆滯了一下。

        “我煮了一些粥,本來是想要留到明天給你當早餐的啊,既然這樣子的話,現在就吃了吧。”顧孜孜對許岑說。

        許岑嗯了一聲,然后等著顧孜孜端了上來,煮的是白粥啊,似乎沒有什么配菜,但是放了白砂糖進去。

        雖然說是沒胃口,但是吃到的時候還是會說一句真香的。

        一碗白粥而已,很快就被喝掉了,雖然也不是很甜,但是現在對許岑來說好像“還要嗎?”顧孜孜問。

        “恩。”許岑點點頭。

        然后顧孜孜又給許岑盛了一碗上來托著下巴看著許岑一點點的吃完了:“看樣子好像是發生了關系啊,真的沒用嗎?”顧孜孜問。

        “你好煩啊,老師。”許岑低吼了一句。

        “哪有啦哪有啦。”

        “做了做了,她也買了我就沒用了,而且,第一個用完之后就扔掉了,后面就沒用過了。”許岑說。

        “蛤?那和第一次不用有什么區別啊,真是笨蛋!”顧孜孜說:“會懷孕的。”

        “她說她吃藥啊,然后,什么安全期什么的,我也不懂。”許岑趴在桌子上面說。

        “這些怎么能信,中獎率還不低的!要是出了事情,你可負責不了,你現在打電話讓她趕緊去買藥,越快用越好,后面就來不及了。”顧孜孜說。

        “那么.......夸張的嘛?”許岑有些不知道情況有些驚愕地問。

        “當然!哎,你學姐也是急的不行,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女生要做好防護措施的,也不是男生出事情,男生只是起到一個提醒作用而已。”顧孜孜無語地說了一句:“你給你學姐打個電話吧。”

        許岑立馬就照做了,只是張一楠沒接而已,張一楠睡著了。

        “明天再說?”

        “沒接電話也就只能夠這樣子了吧。”確實,許岑感受不到這種危險程度,自然是體會不出來的。顧孜孜也沒什么辦法,最壞的打算就是流產之類的了吧。

        “總之下次沒有確保的情況下還是戴著比較好。”顧孜孜提醒道。

        “哦,你看起來好像很有經驗嘛。”許岑看了她一眼,有些狐疑地問。

        顧孜孜沒多說什么了。

        許岑也沒說自己中出的事情,只是喝完了白粥就去到了廁所里面洗漱了。

        他現在一閉眼睛就能夠想到下午和張一楠發生的事情。

        十分激烈,讓他自己都有些難以想象的那種。

        可,缺少了好多,好多的幸福感啊。

        可能是因為對方不是林純然自己那個深愛的人吧,可能,自己就只是把這一次當做......很普通的,身體往來吧。

        ◎首發0;

        顧孜孜來到了許岑的房間里面看了一眼許岑:“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的。”

        “恩。”許岑說完就鉆到了被子里面。

        顧孜孜笑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