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又看到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明天?高考不是結束了嗎?怎么這么快。”顧孜孜疑惑地問道。

        “我媽要帶我去見外婆了,所以要走了。”林純然對顧孜孜說道。

        顧孜孜也沒有什么別的想法,恩了一聲然后看著林純然。

        “那件事情,是不是你和我媽媽說的?”林純然突然正視了一下顧孜孜,讓顧孜孜有些疑惑。

        “哪件事?”顧孜孜問道,其實她心里面已經猜出個七八了,是什么事情,但是避免自己烏龍的回答所以還是問個清楚好了。

        “是你和母親說的,我和許岑在談戀愛這件事情的吧。”林純然看著顧孜孜,然后說道:“我去問了純澈,那個家伙不會對我撒謊的,而且也知道,說了對她并沒有多大的好處吧!所以,只有兩個人同時是同時和我這邊以及母親那邊有關系的!就只有你和純澈!純澈不知道的話就只有你了!顧老師!”林純然對顧孜孜說。

        “這樣子嗎,我當時也就只是在你母親面前隨口的說了一下你和許岑的關系,也沒有明說啊。當時你母親來找你的時候,是你太著急了吧?”顧孜孜笑著看著林純然,然后緩緩地將臉上面膜給揭下來了,被皮膚充分吸收了水份之后的面膜變得干巴巴的,顧孜孜將它給丟到了一邊。

        “所以,說到底還是你說的吧!”林純然對顧孜孜說。

        “如果你硬要這么堅持認為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不過我也知道自己確實沒有那種意思。”顧孜孜對林純然說。

        “這種工作對你有什么好處?你能拿到多少工資?這樣子留下來有什么意義嗎?”林純然不知道顧孜孜為什么要來這里做這種事情,因為林純然是真的想不到許岑會和顧孜孜有什么關系發什的,畢竟怎么說顧孜孜都已經是二十六歲的女人了啊,又不是學姐那個高二的小屁孩,對男生,或者是說找對象應該也有點要求了的吧。

        “沒有啊,但是我感覺這樣子的生活好充實啊,真的就和當老師一樣,你想啊看看著一個學生日益成長,學習成績在你的幫助下日漸提高,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吧,加上。”顧孜孜突然起了身,因為敷完了面膜需要去廁所沖洗一下,走到了林純然的面前:“我很看好他,所以,請純然你也不要那么輕易地就放棄他,好嗎?”顧孜孜微笑著看著林純然,緩緩地說道。

        林純然呆滯在了原地,畢竟,她怎么會相信一個人會那么信任別人未來而事情?別說自己會相信許岑以后會做什么,會成為什么樣子,就連自己的未來自己都可能把握不住吧,怎么敢去想別人的?

        顧孜孜從沖洗了一下臉之后回到了房間里面,但是林純然已經回到了許岑的臥室里了。

        她看著旁邊熟睡了的許岑有些煩躁,畢竟這個家伙竟然被自己之外的人給信任了。

        略有些生氣的林純然捏了捏許岑的臉頰之后就就睡去了。

        第二天自然是許岑先醒過來的,因為得知今天林純然要離開所以還特地地看了一下林純然到底有沒有在,不過還好,林純然并沒有走掉。

        但是自己上學回來之后林純然肯定是已經離開的了。

        吃了早餐之后便去了學校,因為也不是很想要打擾林純然睡覺吧,所以就自己直接去學校了。

        但是好巧不巧,在路上遇到了張一楠。

        張一楠并沒有向許岑打招呼,那么,比較內斂害羞地許岑自然是不可能和張一楠打招呼的啊。

        兩個人就這么錯開走了。

        許岑進到教室里的時候洛子優也跟在許岑的身后:“你現在都不找張一楠了?看你們兩個人就這么從旁邊走過去了。”洛子優反倒還擔心起來了。

        “要你管。”許岑看了她一眼。

        “蛤?誰要管了,只是問一下啊,你們難道不會就因為被老師叫過去了然后就不敢談戀愛了吧,真的慫誒!你著啊樣子怎么和林純然繼續下去的?”洛子優反問道。

        “你關心這個干嘛啊!你喜歡我啊,深井冰。”許岑白了一眼洛子優說。

        洛子優臉紅了一下:“你才深井冰呢,誰喜歡你了,我特么就好奇一下。”兩個人就這么爭論著這種破事一直到早自修開始。

        中午的時候許岑在籃球場看到了張一楠和那個齊珀有一起走了,兩個人似乎還在說話的樣子,走到了小賣鋪里。

        一個籃球咣當一聲直接砸到了許岑的臉上。

        許岑捂了一下臉頰然后蹲了下來。

        “你在發什么呆啊。”金陽對許岑喊道。

        “有點累。”最近的床事加上剛剛看到的就讓自己突然感覺到心神不寧了,整個人身體都軟了一下。

        “那你在旁邊休息一會兒吧。”金陽伸出手將許岑給拉起來了,然后拉著他走到了籃球框下也坐了下來:“你剛剛其實一直在看張一楠學姐吧?”金陽問許岑。

        許岑白了他一眼,感覺這個家伙怎么老知道自己在干嘛啊。

        “我看你們之前關系挺好的啊,前兩個星期,天天來找你天天來找你,最近怎么沒有來找你啦?是不是和那個齊珀交往了?”金陽問許岑。

        許岑推了金陽一下:“我怎么知道,我和張一楠也沒有什么關系啊,她做什么事情我哪里會清楚啊。”許岑否定三連的反駁道。

        金陽拍了拍許岑的肩膀一下:“反正,我是不知道你的事情的,看你這么發呆的樣子似乎也挺在意的吧。”金陽說著起了身,也沒有想要許岑怎么回復他就跑去打籃球了。

        許岑擦了一下額頭跑到小賣鋪去買了瓶水,張一楠和齊珀又離開了。

        他也沒有多余的什么心情打籃球了,就直接回到了教室里面一口氣將水給全部喝掉了。

        畢竟也已經是六月中旬了吧,開始慢慢熱起來了,電風扇在頭頂晃晃悠悠地轉著。

        洛子優回來拍了一下許岑:“你占了我的桌子啊!”因為大家都喜歡將書本疊在桌子上,因為這樣子拿書比較方便,所以桌子的空位也本就不大了。

        許岑的一個胳膊肘放在洛子優的位置上面,加上許岑的衣袖也都是濕濕的汗漬讓洛子優頭疼不已。

        許岑將手給收了回去,位置上留著一道明顯的汗液。

        “你!”洛子優想要說什么,可感覺對這個家伙說話簡直就像是對牛彈琴,還是打消了教育的念頭,用紙巾擦了擦桌子就看書了。

        許岑很久很久很久沒有在教室里面睡著過了,這是林純然走之后自己開始努力之后的第一次吧。

        睡得也很香,一直睡到了午自修結束上課的時間。

        “你昨天晚上沒睡覺?”洛子優看著許岑問道。

        “睡了啊。”許岑揉揉眼睛然后和洛子優對視了一下,洛子優嘴巴里面咀嚼著面包,嘴里的牙齒一張一合地咀嚼著將許岑給吸引住了。

        “那你竟然還睡得著?”洛子優白了許岑一眼:“干嘛,你不會午飯沒吃吧?”洛子優將面包往自己身邊靠了一下,然后看著許岑問。

        許岑嗯了一聲。

        洛子優白了他一眼,其實許岑吃了午飯的,但就是想要吃洛子優手里的面包,才說的沒吃。

        “真的是,不吃午飯然后打籃球,昨天晚上一看就知道熬夜了,你怎么不猝死呢?”洛子優將自己咬過的那一塊給撕了下來然后遞給了許岑。

        許岑接過去之后兩下子就將面包給啃完了。

        但是因為吃的太快一下子卡在了喉嚨里沒咽下去,他起身直接跑到了飲水機邊上湊過去直接往嘴里灌了水才將面包給咽下去。

        洛子優手里拿著自己那瓶沒開封的水瓶,還想要遞給他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