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臟兮兮的傻丫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純澈的媽媽就直接火急火燎地沖了過來,原本地手包變成了手提袋,手提袋里面全都是一些藥瓶,什么金瘡藥什么皮膚復原的藥。

        林純澈看到自己的母親如臨大敵似的,躲在許岑的身后:“不許讓媽媽碰我。”她對許岑說。

        “為什么啊?”許岑不知道為什么林純澈這么擔心自己摔跤之后碰到母親啊。

        “乖啦,澈澈!這次保證不會疼的!”林純澈的母親站在許岑的面前,手里拿著藥看著林純澈說。

        “不要不要不要。”林純澈探出了個腦袋,對她說。

        許岑一臉的茫然,也是因為自己解決不了問題所以才叫來了林純澈的母親的,但是現在好像自己看起來像是添麻煩了,許岑回頭看了一眼林純澈,臉上帶著一絲絲的歉意,林純澈也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抓著許岑的衣服。

        “那,伯母,要不要我幫林純澈啊,純澈好像很怕你這個......誒。”許岑對林純澈的母親說。

        林純澈的母親思考了一下,看著純澈:“那你可要乖乖聽許岑的話哦。”林純澈的母親對林純澈說。

        林純澈嗯了一聲,然后抱住了許岑。

        林純澈的母親對著兩個人笑了一下:“那我走啦。”她看著林純澈,還想要仔細看看傷口的,但是被林純澈一直躲著,所以就也看不到了........林純澈的母親走了之后林純澈才看著許岑,一臉責備的樣子:“你干嘛喊我母親嘛!我是真的不想要叫她.......過來的,有陰影。”她說。

        “陰影?”許岑有些疑惑地看著她問。

        “在以前啊,我記得自己調皮摔倒了,然后手掌上摔了破了皮,我媽就用手指很用力的按著的我的傷口,說讓我記得怎么摔倒的,下次不要這樣子摔倒了,超級疼的。”林純澈對許岑說。

        “所以這就有陰影啦?”許岑問。

        “不然呢。”林純澈哼了一聲,看著許岑說道。

        許岑笑了一下:“那我溫柔地幫你涂一下?”許岑問。

        “等兩天吧,這個藥效過了先。”林純澈對許岑說,許岑也點了點頭,看了她一眼:“那今天,洗澡?”許岑問她。

        “不是很想洗了。”因為流的汗現在已經干了,身上也滑溜溜的,就不是很想洗澡了,但是臉上依舊臟兮兮的,許岑去了廁所打了盆水之后端到了林純澈的面前。

        “幫你洗洗臉,笨蛋,臟的和小花貓似的。”許岑擰干了毛巾然后擦了擦林純澈的臉頰:“笨蛋。”許岑擦著她的臉頰,邊說道:“你知道當時你摔倒了,我整個人都顫了一下,嚇都嚇死了。”許岑對她說。

        “哈哈哈哈,我怎么會出事嘛。”林純澈說著就不小心碰到了大腿,疼的她死去活來的,許岑立馬就湊過去將她給吻住了:“好了好了,不疼了不疼了哦。”許岑親了她一下,說。

        “不夠,還是好疼。”林純澈這個丫頭說。

        許岑有些無語地嘆了口氣,然后又親了親她,但是這個丫頭就一直索取著,摟著許岑親啊親的,手也伸到了許岑的衣服里面撫摸著許岑的臉頰然后貼著許岑想要將自己的身體融入進她的身體里似得。

        “好了好了好了。”許岑揉了揉她的腦袋:“不疼了不疼了,我給你弄點點心吃去。”許岑說著就起了身,林純澈縮在沙發上面看著他。

        許岑弄好了之后回到了沙發上之后這個家伙就像是樹袋熊一般地直接就黏上了許岑。

        許岑雖然有些無語,但是也能夠體諒這個家伙的心情吧,被她一直緊緊的抱著。

        許岑給林純澈喂了食物,這個家伙也一直勉勉強強似的吃到了嘴里。

        雖然是給她擦了個臉,但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林純澈又說自己的身上很癢。

        許岑沒辦法,也只能夠給她撓撓,不過明天是星期六,也算還好吧,不用起的特別早,只是許岑半夜給折騰到了凌晨,這丫頭本來就是熬夜的主,所以這家伙半夜了都還生龍活虎的,壓根就不像是單純的女孩子似的。

        只是她也還摟著許岑親親,讓許岑也有些難以睡著了。

        但也沒過多久,林純澈就像是乖乖女似的窩在了許岑的身上乖乖地睡著了。

        熬了過一個夜晚,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林純澈就嚷嚷著自己要洗澡了,可是這個丫頭這樣子怎么洗澡啊,還是得要許岑來幫忙的。

        “最好傷口不要淋水吧。”許岑對她說。

        林純澈點點頭,進去了。

        可是沒一會兒,這丫頭就探頭出來了,看著許岑一臉歉意的樣子。

        “怎么了?”許岑準知道沒什么好事,所以也已經做好準備聽她說了。

        “我.....沒注意淋到傷口上了。”林純澈一副不好意思地樣子看著許岑,笑嘻嘻的,讓人看上去像是故意的樣子。

        許岑有些無語,然后走到了廁所里,這丫頭赤裸著身體,許岑沒見過下面,但是胸部可是看過了的,因為有次晚上這丫頭親著親著就將自己的衣服給脫了,許岑也摸到了一下......雖然很快的就幫她的衣服穿起來了,但是怎么說都看到了。

        林純澈穿著胖次,手捂著自己的胸部,看著許岑。

        穿著胖次?估計這丫頭是早早的就已經準備好讓許岑進來了吧,許岑看了她一眼,林純澈低著腦袋看著自己的身體沒有什么裸露的部分,檢查了一邊發現沒有之后就看著許岑:“怎么洗嘛,都濕掉了。”林純澈扯著繃帶,看著許岑說。

        許岑直接將濕透了的繃帶給拿下來了,傷口已經化膿了,顧及很快就要結痂了,但是化膿的樣子是真的丑陋,在美的腿,一旦受了傷,就好比現在是化膿了似的,就像是變成了腐肉,讓人駐足而止。

        但是許岑卻沒有這樣子想,看著她傷口的化膿,除了心疼就是懊悔,抬頭看了看這丫頭。

        可這妮子露出來的笑臉讓許岑有些無語,她竟然沒有很傷心地惋惜自己的大腿。

        “好惡心啊。”不過她看到了之后還是說了一句。

        許岑點了點頭:“不要碰。“許岑對她說著,然后走到了外面,拿過來了一條干毛巾以及一個塑料袋,他用干毛巾將林純澈的傷口給捂了一下,然后用塑料袋捆綁起來了,雖然很滑稽,但是這樣子放水的效果確實好的不行。

        許岑用花灑沖洗著林純澈的身體,林純澈的雙手也就一直捂著自己的胸口,雖然知道許岑那時候看到過了,可現在裸露出來的話,就感覺自己好像是已經無所謂了。

        她可不能這樣子,畢竟還是黃花大閨女,雖然沒天都要親親親的,也少不了摸摸,可怎么說身體被看到了還是很介意的。

        許岑將沐浴液涂抹在了林純澈的身上,只是前面的身體讓她自己轉過去涂了,許岑也就站在她的身后幫她擦拭著后背,然后放了盆熱水在水桶里,讓她泡了一下腳,許岑也搓了一下這丫頭的腳丫子。

        “你平時怎么洗澡的呀?”許岑沒想到這白白凈凈地腳丫子還能搓出泥丸子,雖然不多,而且都是白白的,可許岑記得之前的張一楠和顧孜孜以及林純然可都沒有呢。

        林純澈臉紅了一些,瞥過了腦袋,她洗澡可偷懶了,基本都是一直在沖水,沖開心了涂點沐浴液哼點小曲兒然后洗干凈,出來,要不就是沖沖完就直接出來了,沒那么多的想法。

        不過在家里面基本都是泡澡,只是在許岑這邊可沒有泡澡的資本,只能夠是沖沖澡,不過就算是沖澡,用花灑將浴室里面淋得都是水霧了再洗也不是一件壞事啊。

        至少林純澈很喜歡這樣子做。

        許岑搓著林純澈的小腳丫子,這丫頭的腳是真的被精雕細琢了似的,精美的不能夠在精美了,而且軟嫩軟嫩的。

        許岑也還在思考著呢,這樣子的小腳丫子怎么能夠上去跑步?到時候出穿高跟鞋都要讓自己心疼個半死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