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找準機會把你吃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因為昨天的這條“我會回去”的信息,許岑一晚上沒睡好,做了噩夢,夢到林純澈過來把在場的人都給殺了.......許岑情急之下立馬醒來了,看到了林純澈這個妮子躺在自己的懷里才放心。

        “你沒事吧?”林純澈突然轉過了腦袋看著許岑問道。

        許岑看著這個丫頭,因為早上醒來的時候之前可都是喧鬧嬉戲的,可是現在突然卻轉過來冷不丁地問你一句你沒事吧?著實把許岑給嚇了一跳。

        許岑有些呆滯,恍惚了一下,看著林純澈:“沒事啊?怎么了?”許岑不知道這家伙莫名說這句話做什么。

        “你流冷汗了,虛了?”林純澈突然想到了自己小時候經常流冷汗,然后自己的母親總會給自己熬一些補品,類似什么西洋參啊,或者是什么中藥之類的,說自己體虛。

        只是這么長時間的接觸下林純澈不覺得許岑經常流冷汗啊,所以今天早上感覺到身上冷冰冰地許岑林純澈才會覺得奇怪吧。

        許岑到是無所謂,并沒有很在意這個:“可能是昨天沒有怎么睡好吧。”許岑說:“比較擔心你。”許岑對她說。

        “哼!是不是知道純然姐姐不會過來了之后就睡不好了?”林純澈這丫頭的信息總是很準,但是準是準了,就只是猜一個大點比較準罷了,小點依舊不明白,她知道是關于純然的,可不知道是因為什么緣故。

        “才不是啊。”許岑揉了揉這丫頭的臉頰,然后親了一下她的臉。

        林純澈噘著嘴看著他。

        “呸呸呸,都酸死了。”許岑對她說:“真的和醋壇子一樣。”許岑捏了捏她的鼻子:“好啦好啦,和純然有什么屁關系嘛。”許岑對她說。

        林純澈哼哼唧唧的,但是被許岑直接給吻住了。

        給許岑教育了一番之后這個妮子也終于老實了,不過許岑也沒有敢太膽大了,怎么說呢,畢竟腿受傷了,而且沒有繃帶,萬一一個不小心就蹭破了就麻煩大了。

        為了避免這種麻煩事情的發生許岑還是比較老實的,乖乖地親著林純澈,等著林純澈說不想要親了,就放開然后兩個人在傻呵呵地起來洗漱吃午飯下午坐在家里面發呆或著出去走走。

        其實這么長的時間以來許岑也去了不少次貓咖了,林純澈也有跟著過去,現在她雖然依舊不能夠欣賞貓咪地可愛,但至少不會回避了.....只是,貓咖里面的那個少年,狀態似乎每況愈下了,許岑那時候和他聊天的時候他說話的聲音還是比較有力氣的,而且臉色看起來挺好,但是最近,這幾個星期過去看見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病怏怏的,因為很瘦的緣故,看起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很差,反應也呆滯呆滯的,需要叫他好幾次才回應一下。

        只是每次許岑過去的時候他就有話想要跟許岑說什么。

        但是許岑之后就是假裝沒聽到回避了,那個家伙也沒有勇氣叫許岑......只是林純澈一直在提醒他找許岑有什么事情,但是許岑說那個家伙是gay,可能對自己有想法了呢?這樣子還不如直接一開始就了斷的好,不然要真的拖下去那個家伙可能會......雖然是一種自戀的猜測,但也說不準確實如此,許岑的想法是這樣子的,誰又知道別的呢。

        所以這個星期許岑也就沒有去貓咖了,只是這樣子待在家里也確實有些無聊,但是無聊歸無聊,時間還是要過去的。

        十二月也猝不及防地來了,兩個人也已經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好冷好冷。”這妮子早上出門的時候就穿了一件大衣出來,現在下午變冷了,一路手都放在許岑的衣服里面然后縮著回來了。

        許岑有些無地看著她,回到家里面之后這妮子就立馬脫了褲子然后鉆到了床上。

        “你是不是又在偷偷地摳著傷口?”許岑感覺她說的冷什么的都在打煙霧彈,這妮子縮在床里面就肯定是有別的意圖。

        “沒有!”林純澈將自己的腿從被子里面露出來了,因為結痂了之后的那段時間傷口會很癢。

        有次晚上林純澈癢的睡不著,就伸手去扣,摳破了一點點就感覺到了疼,而且是生疼的那種感覺,嚇得她立馬就將許岑給叫醒了,許岑看了一眼,雖然說流的血都沒有自己擠痘痘出來的血多,但是看到里面那粉色的肉,就有些心疼林純澈吧,抹了藥之后就繼續睡覺了,可當時林純澈還是覺得癢,壓根就睡不著,許岑說自己幫她撓撓。

        林純澈也點頭了,許岑就只是在林純澈的傷口邊上輕輕地刮擦著,用沒有留指甲的手指頭去抓抓,然后變成了手指頭的輕輕摩挲。

        林純澈也沒覺得很癢了之后就睡著了。

        之后林純澈雖然癢可也不好意思對許岑這樣子說,但是她自己就莫名地用許岑的方法撓大腿卻一點用都沒有.......但是摳結痂之后的那一層厚厚地皮卻成了林純澈每日所期待的。

        許岑掀開了林純澈的被子,這丫頭手里捏著的剛剛扣下來的一點點的皮。

        “冷,冷個屁誒。”許岑拿過了她的手看了一下大腿上面的傷口:“你看看,這樣子怎么能好啊,長一點就被你摳掉一點。”許岑敲了一下這妮子的腦袋:“是不是到時候留疤了才開心啊?”許岑對她說。

        “癢.......”這妮子對許岑說。

        “和我說啊。”許岑對她說。

        “那干嘛不和我說,這個和親親比較起來還要害羞嗎?”許岑看著她問。

        林純澈也沒點頭,但就覺得不好意思。

        許岑直接將她給按住了,一只手輕輕地刮著她的大腿,林純澈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也不是那天晚上,倦意十足,這次可是卻不一樣,不僅大腿被許岑撓的癢癢的,內心也被許岑撓的癢癢的。

        “你不覺得這樣子很奇怪嗎?”林純澈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許岑抬起腦袋看著她:“哪里奇怪了?”許岑問了一句。

        “這種事情......”她捂了一下胸口,對許岑說。

        許岑笑了一下,然后拿過了藥膏在林純澈的傷口上涂抹了一下,上了藥之后也就不那么癢了,不過對于撓來說,上藥還是比較讓人不舒服的,不能磕碰,對于不安分的林純澈來講,簡直就是噩夢好吧。

        只是不過好歹有許岑在,才讓這個家伙乖乖的老實起來。

        “還是好癢啊。”林純澈縮在床上,看著旁邊的許岑看著今天晚上輔導林純澈的教材,低聲說道。

        許岑合上了教材,看著她:“那要不學習吧?學習了就癢了。”許岑笑著對她說。

        林純澈白了許岑一眼:“那我還是自個兒慢慢養著吧。”林純澈有些無語地說道。

        許岑笑了一下:“那你想要做什么?”許岑湊過去,等待林純澈這妮子的主動。

        林純澈湊了過來,輕輕地啄了許岑一下:“我想要和你做更多的事情。”林純澈低聲開口說道。

        許岑有些無語,但是看著這丫頭倔強的神情:“訂婚了之后再說吧,這不我們也相安無事的度過了個把月嗎。”許岑笑了一下,說。

        林純澈其實也就只是提一下,訂婚了之后,許岑想要怎么樣,她都不會防抗的,乖乖的。

        只是許岑現在有些目的不明確,一個美少女在旁邊,說沒有把她吃掉的心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一直都在克制自己,雖然說欲望很強烈,但是泄欲的次數也變多了,所以還是稍稍能夠克制一下自己的欲望的。

        “看你每次那種饑渴的眼神,我就有些害怕。”林純澈對許岑說道。

        許岑笑了一下:“找機會準把你吃了。”許岑湊過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林純澈顫了顫,不過也沒過多的表情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