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等我,相信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來了啊。

        那個給半個月前給許岑發信息說會過來的女生一度讓許岑覺得像是玩笑,可她卻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這并不是玩笑,她來了,雖然遲到了,但夕陽的排場卻格外的強大。

        女生披散著頭發,夕陽下的頭發被映射地閃閃的,她穿著黑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衫,穿著直筒的牛仔褲,和他買給她的鞋子。

        鞋子上很臟,而且因為經常性穿著這雙鞋子的緣故,本身就不怎么吃質量的鞋子已經在折角處開膠了。

        只是上面紅色的愛心依舊是那個愛心,上面的眼睛依舊好看。

        眾人被黃昏吸引了過去,只有少數地后排才看到原來有個女孩子進來了,而前排因為人頭眾多的緣故什么都看不到,只有站在舞臺上的許岑和林純澈才看到那個人是誰。

        “純然姐姐?”林純澈低喃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許岑。

        純澈現在眼中的許岑在發呆,但是眸子卻瞪大了,盯著前面的那個人。

        林純澈立馬伸過手將許岑給抓住了,戒指捏在她的手里死死地攥著。

        臺下面的林純澈的母親還有父親以及許岑的父親以及林思意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兩個小家伙在怎么現在停下來了。

        坐在這邊的基本上都是公司的高管還有一些親戚,可以說是排場十足了,本是一場沒有什么差錯地訂婚宴,但不明真相地他們只因一道黃昏地光芒被破壞了現場。

        林思意并不知道林純然過來了。

        她和林純然說了訂婚的事情,她也以為林純然放下了,她也以為現在林純然會乖乖地待在瑞士上她好不容易給女兒操辦的蘇黎理工學院。

        可誰知道這妮子昨晚半夜直接就出發了。

        十多個小時的航班,她一個人竟然毫無顧忌地拋下了那邊的保姆就直接過來了,保姆并不知道,因為是林純然半夜趁著保姆睡覺出去的,第二天也留了已經去學校的便條讓保姆誤以為這家伙已經去學校了,所以并沒有和林思意說。

        林思意朝著門口的方向看了過去,人群中也看到了林純然,那家伙.......雙手插著口袋毫無顧忌地朝著這邊走了過來,面無表情,全場除了議論聲就是林純澈走路的啪嗒啪嗒的聲音。

        “她真的來了。”許岑的手被純澈抓著,但是他的手心里卻全都是汗,手心里面的戒指變得格外的硌手。

        “許岑?”林純澈看著許岑:“就一步了。”林純澈對許岑說道,兩個人的訂婚,就差把戒指戴在對方的中指上面了吧?至少,這就代表結束了吧。

        “林純然?”林思意愣了一下,她不知林純然這家伙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邊了:“怎么過來了?”她在驚愕至于,想要起身去攔住林純然,畢竟這妮子突然就這么過來了。

        “然然?”林純澈的母親和父親也都是一臉的懵,他們不知道林純然和許岑的關系,但是他們也問了一下林純然會不會來,林思意給她們的答案則是說不會過來。

        他們也隱隱知道林純然出國讀書了,但是都不知道去哪里讀書了,因為林思意這種東西被當做了秘密,就是怕許岑會出去找林純然,畢竟林純然之前也打過保票說不會來找許岑的......林母雖然相信林純然,但是還是在她的身邊安排了一個似翻譯似保姆一樣的身邊人。

        林思意擋在林純然的面前,一只手將她給抓住了之后就想要將她拉走,但是林純然不知道和她說了什么之后林思意一臉地無奈地回來了,然后林純然緩緩地就走到了舞臺下面。

        不僅許岑有些略微尷尬,許岑的父親也有些蛋疼,畢竟鬧這一出事情出來誰頂得住啊。

        如果真的和林純然跑了許方明也估計自己到頭了,或許......林純然走到了舞臺下面,然后直接跳到了了舞臺上面看著林純澈和許岑兩個人。

        許岑和林純然對視了一眼,她沒多少變化,只是眼眸看起來略有些疲憊的樣子。

        “半夜趕過來的?”許岑看著林純然問。

        “嗯,沒睡呢,可累了,純澈和你的訂婚宴,怎么能夠錯過啊。”林純然笑了一下,然后看著許岑說:“什么時候走?”她問。

        “你先看完吧。”許岑對她笑了一下。

        林純澈和前排的幾個人都不知道這兩個人在說什么,像是神仙聊天似的,云里霧里。

        林純然嗯了一聲,因為不知道這個家伙還要做什么。

        許岑轉過了身,拉著林純澈往舞臺中間的位置站了一些,沒讓林純然擋到眾人的視野。

        “我確實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哪怕我們分手了到了現在我也一樣喜歡你。之前的事情我確實做的不對,應該說是很差,沒有自控能力的一個渣男。”許岑也不知道這話是對誰說的,至少林純澈和林純然聽到這話的時候都知道是對純然說的。許岑拿過了林純澈顫顫巍巍地手,然后拿走了她手心里面的戒指。

        林純澈愣了一下,立馬從許岑的手里搶了過來。

        許岑苦笑了一下:“傻丫頭,我怕你弄掉了啊。”許岑還是沒忍住輕輕地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林純澈睜大眸子看著許岑:“我才不會弄掉。”

        “來,手掌伸直了。”許岑將她抽回去攥著戒指的手給拉了過來,攤平了之后想要將戒指戴在她的手上。

        但是一只手依舊那么不合時宜地伸了過來將許岑的手腕給抓住了。

        許岑和林純澈瞥過頭看了她一眼:“你認真的?”林純然凝視著許岑,緩緩地開口問道。

        “認真的。”許岑說。

        “行。”林純然沒說話,松開了手,但是也沒有走,就站在一邊看著許岑。

        因為許岑之前說了一句“你先看完吧”。

        許岑將戒指戴在了林純澈的手上,林純澈手也顫顫地捏著許岑的手掌,給他戴上了戒指。

        “我們,這算已經訂婚結束了吧。”林純澈現在巴不得結束了然后和許岑一起離開。

        許岑點點頭,然后湊過去在純澈的嘴唇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純然站在一邊,出神地看著兩人。

        有那么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突然回來不知道做什么了,破壞純澈和他的感情嗎?自己不好過也不讓他好過?不是的,她過來只是想要讓許岑.......多等一下。

        給自己多一些時間啊。

        可是好像失敗了,自己在她心里的魅力果然是沒有那么大啊,一個好感度是慢慢減下去的,一個好感度是慢慢加上去的,這么長時間了,顧及純澈和許岑的好感度已經刷滿了吧,而自己.......跌落到谷底了啊。

        林純然有些疲憊地回過了頭,徹夜的趕路過來最后是還是毫無意義的么,之前對母親一次次的妥協甚至于原諒了這個對她而言不可饒恕的女人現在也變得毫無意義了么?

        突然間,心里最想的那個家伙已經要被刪除掉了。父親.......我好想你啊。就在林純然差點嘶聲吼出來的時候突然有個人雙手將她給抱住了。

        從身后,抱在了懷里。

        熟悉的感覺啊,久違的觸覺。

        許岑看著這個眼淚溢滿眼眶的家伙,苦笑了一下。

        “我們走吧。”許岑拉起了林純然的手,朝著場外跑去,旁邊的看客們也一臉懵,但每個人卻都不自然的給他們兩人讓了路。

        許岑拉著林純然沖出了場地,夕陽遠去黃昏暗下玻璃外變得黑黢黢的了。

        舞臺上就剩下純澈了,兩行清淚掛在她的臉上,她握著拳頭,中指上的戒指的尺寸對她而言剛剛好。

        在抱住林純然之前,許岑在林純澈耳邊說了一句。

        等我,相信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