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想任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搖了搖頭。

        “我想要掙扎一下。”張一楠有些失落,不對,應該是極度失落。

        “學姐。”許岑柔聲叫了她一下。

        “干嘛?”張一楠失落地轉過了腦袋然后有些委屈地問了一下。

        “對不起。”許岑拉著她的手然后雙手抓住了。

        “對不起有什么用。”她以為許岑要說什么的,但是見他也說不出來什么,便轉過了身。

        “那就收回!”許岑松開了手笑了一下。

        但是張一楠立馬又轉過了身將許岑的手給拉住了:“你這家伙怎么這么討厭!”兩個人又快步地朝著私影的方向走去。

        “你家有人嗎?”許岑問。

        “有啊,表姐在家里......你家呢?”她問。

        “純澈和她媽媽出去了,但是......我怕被她媽媽看出來到時候回來的時候。”許岑說。

        “哦。”張一楠失落地應了一句。

        兩個人還是去了私影。

        完事出來了之后張一楠就要回家了。

        許岑還是送了她一程,只是在家門口還是碰到了她出來買東西的表姐,雖然很尷尬,但是她表姐還是沒說什么,瞥了許岑一眼然后就讓張一楠回家了,許岑則是道了別離開了。

        只是在半路上還是被她表姐給抓住了。

        “你還在和楠楠在交往?”張晨綾問。

        “沒有。”許岑否定道。

        “沒有?那為什么會在一起?”張晨綾疑惑地問道:“而且看起來你們關系不淺啊。”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而且也沒有對她的生活產生什么影響吧,有什么關系。”許岑不在意地說:“而且你知道她這次的成績嗎?段里二十多名,進步不少了吧。但是看著她一副很不開心地的樣子,我也不舒服啊。”許岑說。

        張晨綾并不知道張一楠的成績,兩個人其實有過矛盾,所以張一楠的很多的事情她都沒有在管了,只是聽許岑這么一說她就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忽視了一直在自己身邊的妹妹。

        不開心,和自己有關系嗎?是自己拆散了她們兩個人的?

        “隨便你吧。”張晨綾似乎也不想要管這兩對了。

        許岑回到了家里面之后感受著家里久違的安靜。

        只是自己這邊放假了,純然那邊放假了嗎?

        兩個人也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聯系過了,走了之后就沒有聯系過了。

        “你什么時候寒假?”許岑發了信息過去。

        只是純然還沒有回復而已,那個家伙應該看到信息估計會回復的吧。,沒過一會兒,林純澈直接彈了一個視屏過來,許岑自然是要接起來的了,她已經躺在那邊地床上了,爬在床上一臉委屈地模樣,身后站著她的母親。

        “你在干嘛呀?”林純澈在那邊問。

        “玩手機。”許岑回答道。

        “好無聊,這邊,我想回去了。”她說。

        “你才剛過去吧。”許岑笑著說。

        “那不一樣!”林純澈:”沒意思啊,早知道讓你也過來了,我媽超可惡的,明明是帶我出去玩的,見親戚一下子就見完了,吃了個午飯就好了,現在說要去玩,可惡,我爸因為公事已經回來了,現在就我媽陪我了。”林純澈在那邊慘兮兮地說。

        許岑安慰了她一下,然后讓她在那邊好好的聽媽媽的話。

        只是凌雙霜看到了她和許岑在視屏就過來敲了一下林純澈的腦袋說要出去逛逛就掛掉了視屏。

        許岑也拿著手機在床上閑來無事地滾了滾。突然放假了也不知道做一些什么事情,想到去年的時候可是和林純然亂嗨的吧。

        剎那間他突然有點像想要見顧孜孜了,只是許岑沒有顧孜孜的聯系方式了,雖然有她的電話,但是似乎是已經被拉黑了,打過去都是在通話中。而且好友也被刪掉了。估摸著自己現在加她也不會有什么回復的吧。

        %;最Vl新章B}節O上#/0

        不過林純然回復自己了。

        許岑立馬點開了信息:“寒假不回去。”這是林純然的回答。

        許岑也不知道該發一些什么過去,讓她在那邊自己注意一點嗎?多穿點衣服還是說什么。

        可能是不同季節的呢?誰知道啊。所以許岑猶豫了一番還是什么都不打算說,回復了一個哦字過去代表自己看到了。

        許岑其實也是壓抑很久了,在和凌雙霜以及林純澈的相處之下,也不算是壓迫,但是就是過得很不舒服吧,每天都有了一些提心吊膽地事情,還要保持一些男女之間的距離,和林純澈也好和別的女生也好,加上每天晚上的精神干擾,許岑都有些受不了了。

        不過這不應該是自己作孽么,如果自己沒有什么黑料的話,凌雙霜也不會這樣子和自己相處了。

        他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朝著顧孜孜家的方向走去。只是走的很慢,因為內心還是很猶豫的。

        本應該是駕輕就熟地他現在卻有些猶豫了,在她家旁邊的街道逛該,不知道該要做什么。

        手里空空的,或許是不是該要買一些東西?

        見到面之后第一句話該要說什么?明明是自己好像嫌棄她一樣的將她給拋棄掉的吧,現在又去找她是不是太無理了?可能會讓人家覺得自己抱著什么目的呢?這樣子是不是不太好?剛剛完事了的許岑其實并沒有什么想法,只是很純粹地想要去找顧孜孜見面吃飯?吃點心?

        好吧,其實就是想要撒嬌而已。

        他想要找個可以給自己撒嬌的人,讓自己任性一下。

        等等。

        許岑不自覺地還是走到了門口,手里提著一袋子水果,什么水果都有,因為不知道顧孜孜喜歡吃什么,印象里這個家伙最喜歡吃的......都喜歡吃?

        如果自己敲門口開門的是她男朋友該要怎么辦啊。

        許岑突然有了危機,因為不知道顧孜孜對自己的感覺到底怎么樣子了。

        那豈不是很尷尬?

        自己說是她的弟弟?但是她會配合自己嗎?可能會生氣地不給自己臺階下,讓自己滾蛋?

        雖然說孜然姐并不是這樣子的人,但是許岑心里想著的總不是很好的一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