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責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家里本來的兩人關系現在似乎有多了一個凌雙霜,雖然兩人沒有語言上面的交流也沒有肢體上面的二次碰撞,但是許岑總感覺這家伙的想法不太對,難道是因為自己的想法太變態了?所以把別人也想的糟糕了?

        許岑也懶得多想什么,在月考結束之后的后一個星期,張一楠找自己有事情了。

        剛好那天純澈和凌雙霜出去玩了,許岑也就直接出門然后去貓咖找了張一楠。

        見到張一楠的時候這家伙還在寫著作業,慢慢悠悠地樣子等著許岑過來,許岑也突然變的不是那么急躁了,坐在了位置上看著張一楠寫著作業。

        過了好一會兒,也不知道張一楠是寫完了一道題還是寫完了作業,看了一眼許岑。

        兩人也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說過話了,在手機上自然是不會聊天的,學校里見面的次數自然也是寥寥無幾,見到了也不會說話,最多也就打個招呼就過了的那種。

        “好了?”許岑問。

        “嗯。”張一楠點了點頭,低了一下腦袋,似乎是看了一眼撲到自己的懷里的喵喵。

        “有事情嗎?”許岑問。

        “還有兩個多月就要高考了。”她對許岑說。

        許岑愣了一下,差不多也就證明兩個人可能見面的時間也就兩個月左右了吧。

        “你現在準備的怎么樣啦?”許岑問她。

        “還好。”張一楠低聲地說:“下午陪我去個地方吧。”張一楠對許岑說,她抬起腦袋對著許岑笑了一下,在透過玻璃的陽光的照射下張一楠的笑容格外的漂亮。

        “去哪兒?”許岑問她。

        “醫院。”張一楠淡淡地說。

        “醫院?”許岑愣了一下,因為看張一楠的時候她也沒有生病吧:“你生病了?”他問。

        張一楠恩了一聲。

        因為之前張一楠也陪許岑去過醫院的緣故,許岑點了點頭,也并沒有說什么。幫著張一楠收拾了一下書本之后把書包拿過來自己背著了。

        張一楠則是直接挽住了許岑的手臂靠在了他的旁邊,一副很愜意的樣子。

        “哪里不舒服啊?”許岑問她。

        “前兩天高考前有個體檢我沒去,現在要去補。”她說。

        “哦。”許岑點了點頭。

        張一楠拉著許岑走到了偌大的醫院里,然后填了一開始的單子就去找診室了。

        許岑有些奇怪,但是張一楠讓他在大廳等著自己就好了。

        他也嫌麻煩,就答應了。

        坐在了大廳里玩著手機,只是陪著的人離開了,他也覺得有些無聊了,四處的閑逛了一下。

        只是也沒有看到張一楠而已,繞了大半個醫院之后又回來了,許岑并不知道體檢的流程是什么,沒有能夠找到張一楠也就只能回到之前的地方了,只是沒想到張一楠已經在了:“你去哪兒了?”張一楠起了身,然后看了一眼許岑問道。

        “隨便逛了逛,你好了嗎?”許岑問她。

        張一楠嗯了一聲,然后看了一眼手里的單子折起來了。

        “是不是高三都需要體檢啊?”許岑問她的時候伸過了手去然后拿過了張一楠手里的單子。

        張一楠象征性地扯了一下,只是許岑稍稍一用力就拿過來了。

        許岑看了一眼單子。

        許岑愣了一下,并不是什么體檢單子,許岑并看不懂這個單子上面的內容,但是他看懂了兩個字。

        “孕酮”

        其實也不只有這兩個字,還有很多的術語,許岑讀都讀不出來的,而且旁邊還有什么參考值以及一些數值。

        只是“孕”這個字實在是太扎眼了。

        許岑一眼就直接看到了,他的手開始不自覺地顫了一下,然后抬頭看了一眼張一楠,沒說話,他看不懂這個單子,但是也意識到了一些問題,也明白了今天張一楠過來絕對不是體檢這么簡單的。

        許岑拉著張一楠出了醫院,然后小跑跑到一家咖啡店里,隨便的點了兩杯飲品之后許岑就找了個隱蔽一點的位置許岑直接就坐在了張一楠的旁邊。

        張一楠靠在沙發上喘氣,剛剛的小跑讓她沒有緩過來。

        “這什么意思?”許岑指著孕酮還有那些數值問張一楠:“你去孕檢了?”許岑思考了老久才想到孕檢這個名詞。

        “嗯。”張一楠點了點頭但是一直都是低著頭的。

        “......懷孕了?”許岑猶豫了好久,才怯怯地問了出來。

        張一楠恩了一聲:“月經一直都沒來,然后.......那天沒吃藥,我用了一下驗孕棒,好像是......有,然后就過來了。”張一楠看著許岑說。

        許岑有些無語,更多的則是有些懵,因為這個家伙......那天騙了自己的吧,說自己吃了藥的,但是現在卻沒有,而且還發生了難以挽回似的錯誤了。

        “打了吧?”許岑看著她,然后湊了過去,輕聲說道。

        服務員將東西端了上來,略有些疑惑地看了這兩個人一眼,然后離開了。

        張一楠將許岑給抱住了:“怎么辦......”剛剛還佯裝淡定地張一楠在聽到許岑說完之后立馬就堅持不住了,哭了出來。

        許岑也有些無奈,但是這種事情畢竟不是一個人的責任,雙方都有,而且雖然是她沒吃藥,可最大的責任方依舊還是在男方吧,許岑沒有這種經歷,自然是第一次,顯得有些無措而且有些慌張。

        “我陪你一起去好了。”許岑對張一楠說道。

        “什么時候?”她問看著許岑問道。

        許岑愣了一下:“下星期?不知道......現在這么早的話,可不可以。”許岑都沒這方面的知識,一點都不了解!畢竟他也只是小孩子而已。

        張一楠則是這段時間里面惡補了一下,但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候表現的仍舊是很慌很慌。

        她突然知道自己的任性行為有多愚蠢了。

        張一楠在許岑的身上靠了一會兒,在咖啡廳里面待了一會兒之后就出門了。

        之間還有純澈給許岑發的信息以及打了個電話,許岑都沒有接起來。

        送她回家了之后許岑也回家了,但是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現在都有些頭疼,腦子亂糟糟的,一片混沌。

        生下來?誰養?自己?還是讓自己的父親來做這種事情,況且張一楠也才高三而已,不可能的.......許岑盯著旁邊的超市玻璃窗好久,里面的工作人員都覺得外面站了個傻子了,許岑恍惚過來了之后進去買了包煙。

        這也是他第一次買這種東西吧。

        拿到了之后他立馬就點了一根,但是手法什么的都很生疏。

        他立馬就抽了一根,之前跟著林純然抽煙的那會兒操作早就忘記了,他就含著煙,吐出來,也沒入肺,壓根沒有抽煙的體會,只覺得味道很奇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