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一十三章 那如果是我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純然跟著許岑來到了出租房里,但是這邊最不爽的莫過于惜涼這個小丫頭了,她不是很開心許岑和純然待在一起,因為純然給惜涼的感覺并不是很好,有種很薄情的樣子。那種說不出來,至少現在處于小孩子階段的惜涼不知道該要怎么去描述吧。

        “挺干凈。”純然進來了之后說。

        許岑沒說話,收拾了一下擺滿復習資料的書桌子。

        純然也訝異了一下,看著滿房間的書本和學習資料,看著一本本的筆記她都有些無措了。

        這家伙這么拼?

        許岑將桌子個收拾了一下也算是干凈了,然后看了惜涼一眼。

        小丫頭也讀懂了許岑意思,立馬就自閉了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許岑燒了壺開水,然后收拾了一下從廈門帶回來的臟的衣服,扔到了簍子里,然后直接躺在床上放松了一下。

        見到純然的那一刻開始,許岑才些許放松下來了。

        那種緊張追逐的感覺才慢慢地停止了,因為看不到純然的時候,總感覺純然距離自己是那么的遙遠,哪怕自己全力沖刺都可能超不過去,但是純然一旦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的話,自己就不在那么的去想她了。哦,原來她就在自己的身邊啊。

        這種想法開始出現在了許岑的腦海里。

        純然看著許岑發呆,自己也發呆了一下。

        兩人發呆了好久,直至惜涼推門進來才打破了兩人的沉默。

        她朝著廁所走去,然后將衣服給倒在了水桶里。

        接著便開始很熟練的洗起了衣服。

        許岑到是沒什么,但是純然有些疑惑:“都是她洗的衣服?”純然看著許岑這副樣子還有惜涼這種熟練的操作,問。

        許岑點了點頭:“從一開始就是吧,我也沒要求她,但是她好像是覺得自己在這邊只能夠做這些事情,我就沒有阻止她了。”許岑小聲地對純然說。

        “你這樣子不算是虐待小孩子嘛?”純然問。

        “啥?我哪里虐待小孩子了,你可以問問她我虐待過她沒有!”許岑有些無語地對純然說。

        純然也沒說話,脫掉了外套然后直接就走到廁所幫著惜涼一起了。

        許岑也沒說什么,坐在外面習慣性的拿起書看起來了。

        可純然在里面卻被惜涼給嫌棄了,許岑看著純然一臉失落地樣子出來,有些想笑。純然一屁股直接坐在了許岑的大腿上:“可惡的小丫頭。”她哼了一聲。

        “哈哈,我說了吧,人家可厲害了。”許岑看著一臉失落地林純然嘲笑道。

        純然白了許岑一眼,她可沒有洗過衣服,只覺得一個小孩子干這樣子的活是在是太累了才會想要去幫忙一下的,雖然她壓根就不是這種方面的人。可她也都多多少少想要幫上一些忙吧。

        “好啦好啦,你也不需要做這種事情。”許岑翻了一頁,繼續看著。

        但是純然直接把書給拿了過來,看了一眼許岑看的什么書之后就直接把書放在了一邊,自己整個人到是湊了過來。

        “干嘛?”許岑有些不解地看著這個家伙問。

        “書會跑嗎?”她問。

        許岑愣了一下,搖搖頭。

        “我會走嗎?”純然問。

        許岑知道了純然的意思,嗯了一聲然后將她給抓住了:“好吶好吶。”

        “哼,敷衍!”純然白了一眼許岑,但依舊是靠了過去,房間里立馬就只有惜涼刷刷刷地洗衣服的聲音了,這丫頭洗完了衣服之后去把衣服給晾了起來然后回到了房間里,看著許岑和純然親昵的樣子小丫頭略有不適地離開了。

        只是兩人都沒說什么,許岑翻身直接將純然給抱住了。

        純然仰起腦袋索吻,許岑自然是湊過去的。

        兩人親吻了一會兒之后純然就松口了,她又低下了腦袋,許岑撫摸著她的腦袋下巴輕輕地湊過去抵在了她的額頭上。

        “你和純澈有聊天嗎?”她問許岑。

        “有啊,之前每個星期都會說話的,但是上個星期開始這妮子好像就不怎么待見了,我也不知道該要怎么說吧,就是......之前都是她主動找我的,然后上個星期開始就沒有了,我說了兩句之后我們兩個人也都沒有怎么說話了,聽說是已經在好好學習了,雖然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但是我真的挺希望她能夠長大的。”許岑對純然說。

        “也就比你小一歲,反而我覺得你應該才是要長大的人。”純然的意見和想法和許岑到是完全不同:“不管什么時候,你總是把逃避作為最后的后手吧?”

        “嗯?”許岑不知道純然是想要說什么,可能在許岑的認知里,逃避并不算是可恥的事情吧,畢竟有些事情是需要用時間來沖淡一下讓兩個人都冷靜一下的吧。

        純然搖了搖頭:“張一楠后來呢?你有聯系過嗎?”純然問。

        許岑搖搖頭:“但是我看到了她的朋友圈,考上了不錯的大學,當時我是真的超級擔心,在高考前不久和她見面的時候那個家伙表現的真的好像是想要和我待在一起然后就想要考得很差,如果真的這樣子的話我心里的負罪感會超級超級嚴重的,不過還好,這家伙也總算是去了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學校了。”許岑松了口氣說。

        “那你把人家弄懷孕了也是擔心啊?”她問。

        “我.......”許岑想要狡辯的,但是看著純然盯著自己的眼神,自己說的話也終究是狡辯而已,也就懶得說什么。

        純然見到許岑一副為難的樣子,心里又是厭惡的卻又有些沒有辦法的樣子看著面前的這個家伙。

        “那我問你!”純然說。

        “嗯?”許岑看著純然,少見的她會想要問什么。

        “如果懷孕的是我,你會怎么做?會離開嗎?在被我媽媽和家里人都知道的情況下。”林純然問。

        “會被趕出去,差不多和現在一樣。”雖然說許岑更喜歡純然,但是在這件事情上純然和張一楠都是差不多的。

        懷孕墮胎這種事情和人沒有關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