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雞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所以我也不認為我的成績差到哪里去了。”衾衣對許岑說:“你這么想純粹就只是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成績嗎?我知道你現在這次第一真的靠自己本事了不起,行了吧,別煩我了。”衾衣現在只想要快點逃到家里,然后沉浸在手機的世界里面了。

        “現在只是差二十分,以后呢?差三十分?四十分?現在還有半個學期,你想想你之前努力了多久,難道就想要浪費在這個時間上面了?”許岑看著衾衣,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嗯?你之前的努力為了什么?去廈門的時候也好,你的那種渴望留在在那座城市里的眼神,太真實了吧。”許岑看著她說:“如果你之后一直沉迷于手機的話,你肯定是去不了了,哪怕你說現在坎坷的考上了大學,但是你在大學里面就能夠學習了嗎?”許岑不覺得到了大學就像是別人想的,解脫了,反而他覺得大學才是最累的。

        衾衣有些啞口無言,沒想到自己的憧憬也好,還是說現在的狀態也好,似乎都給許岑發現了。

        是這個家伙太敏銳了?還是自己暴露的太明顯了?

        衾衣還真的沒有覺得說自己太喜歡太喜歡玩手機了,反而她覺得這種適當的消遣很不錯。

        但是自己的卷子做完了嗎?

        她愣了一下,昨天的作業好像都是早上來學校寫的,什么時候自己這樣子過?

        哪怕是現在,她都已經想好了明天不去老師那邊輔導的借口了。

        “你干嘛管我?”衾衣抬頭看著許岑。

        “至少,你也幫了我一次。”許岑對衾衣說。

        衾衣愣了一下,那次,感覺反而更像是自己戲耍他吧,在自己有著十足把握地情況下隨意玩弄別人的樣子,反正自己的能力是足夠的,第一也是自己放水的,所以怎么都不擔心。

        而且更多的則是她因為自己的利益才會這樣子做的。

        竟然因為這種事情被被人給關照了。

        衾衣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你想要怎么辦?”衾衣看著許岑:“我都已經和老師請假了,不回家,難道還要去老師那邊?”衾衣問。

        許岑愣了一下:“去我家?”許岑看了她一下,可能是因為很久以來和女生相處的太過自然了,所以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許岑也沒有感覺到什么不對,畢竟初衷也就只是找個學習的地方一起學習?并沒有想到很多的事情吧,在問心無愧之下還真的想不到很猥瑣的想法啊。

        但是衾衣臉紅了,她抽回了手直接就背過了身體:“你家里怎么學習?”衾衣腦子有些空白,她感覺自己的臉頰十分的滾燙通紅。

        “家里就我一個人,惜涼星期五回家,惜涼不回來的話,兩張書桌都是空著的,然后有很多的復習資料,雖然不知道你看得懂看不懂,但是我感覺還行。”許岑對衾衣說。

        衾衣回過頭,看著十分硬核的介紹自家怎么學習的時候她覺得十分的好笑。

        這個家伙腦子里面就沒有別的想法了嗎?衾衣這么想著。

        許岑看著衾衣那種想笑卻是憋著的樣子還是有些奇怪。

        “晚飯呢?”衾衣問他。

        “我帶你去吃?還是你自己回家吃?”許岑問。

        “家里沒人,回家只能吃泡面。”她說。

        “哦,那去外面吃吧。”許岑說完就直接走到了自家附近的快餐店里面然后拿了幾盤菜,因為衾衣第一次和許岑單獨吃飯,有些羞赧,不敢拿多少菜,稍微地拿了一些之后然后坐在了許岑的對面。

        許岑吃飯吃的很快,吃吃完之后就等著衾衣吃了,衾衣見到許岑吃完了之后也加快了速度,干掉了晚餐之后她就跟著許岑來到了他家里。

        這是也是衾衣第一次單獨地來一個男生的家里吧,她不知道男生的房間里是不是心里想的那么亂。

        至少她感覺不出來許岑的房間能夠亂成什么樣子,因為她看過許岑的桌子,他的桌子上面永遠就只放著主科的書本,收拾地干干凈凈地抽屜,里面除了必要的書本之外就沒有別的雜物了。

        這種情況就只存在于兩種人身上,不對,是兩種學生身上。

        一種是好學生,對自己的行為規范都比較有規矩。

        一種是壞學生,上課無聊整理自己的桌子取樂。

        但是許岑壓根就不像是第二種學生吧,所以就只能夠把他歸為第一種學生了。

        衾衣來到了許岑的房間,她有些驚愕,自己房間沒有東西干干凈凈的是因為買不起別的更多的雜物了,沒有衣柜,只有衣架,還有一個簡陋的小箱子放著內衣。

        但是許岑這個,貼著墻圍繞了一圈的書架,還有擺放著整整齊齊地各種家具。

        “你就用惜涼的桌子吧,你書都帶過來了吧?”許岑問她。

        衾衣嗯了一聲,雖然晚上打算回家玩手機的,但是書本還是沒有落下的,畢竟多少帶著不看也都有些會心安。

        她下意識的想要掏出手機,但是被許岑直接伸了手:“手機給我保管你回去的時候再把手機還給你。”許岑對她說。

        衾衣顯然有些不愿意,但是許岑的表情很嚴肅:“是因為有什么重要的人等你在聊天?”許岑問。

        衾衣搖搖頭把手機遞給了許岑,許岑直接將手機放在了自己書桌的抽屜里了,也沒多說什么,燒了壺熱水然后拿出今天的作業就開始寫起來了。

        他寫的很慢,保證每一題都是自己會寫的,有一點概率懵的他都不下筆,而且很多都是自己學習,不對,應該說是除了老師上課講的,其他都是自己學習的,不管是對的也好還是錯的也好。

        所以在這上面就花費了很多的時間。

        衾衣和許岑截然相反,寫的超快,然后都是迅速刷題,本來耽擱了一星期沒寫的試卷,在一晚上的功夫就直接寫完了。

        許岑才剛好寫完了作業,喝著沖泡起來的速溶咖啡然后看著題目。

        “你寫好了?”兩人再有一點上面還是挺相似的,就是在對寫試卷寫作業,或者統稱為學習上面的一種專注度,還是很高很集中的。

        一下子學習了三個小時中間也都沒有去上過廁所。

        許岑除了倒水泡咖啡也沒有做別的事情了。

        許岑看著衾衣,問。

        “嗯。”衾衣點了點頭。

        許岑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九點多了,他把手機還給了衾衣:“有點玩了,你之前老師家幾點回家的?”許岑問。

        “八點多。”

        “我送你回家?”許岑還是有些不放心一個女孩子在這種小城市里一個人回家的,因為怕比較亂吧。

        雖然自己好像沒有什么能夠保護她的能力嗷。

        遇到壞人還是只能夠跑的。

        但是好歹還能壯壯膽不是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