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pxdy"><big id="bpxdy"><noframes id="bpxdy"></noframes></big></th>

  • <button id="bpxdy"><acronym id="bpxdy"></acronym></button>

    <rp id="bpxdy"></rp><tbody id="bpxdy"><noscript id="bpxdy"></noscript></tbody>

    <button id="bpxdy"><object id="bpxdy"></object></button>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以后能來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衾衣也沒有哭什么的,直接就坐回到了位置上。

        口袋里面的手機也滑落出來了一些,她看著付纓帶著自己買的手機,想要把它給扔掉,最近的好多事情都是因為這手機發生的吧......真的是不祥之物啊。

        可是,明明這種東西是自己賺過來的啊。

        她又有些不舍的了。

        發呆了一節課之后她想著要報復付纓了。

        班級里的同學也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衾衣,似乎在他們的眼里原本高高在上的高冷女神也變得有些污穢不堪了。

        然后付纓有添油加醋的給純然發了很多的信息,關于許岑和衾衣一起的細節,雖然沒有說到身體接觸,但是她已經暗示了。

        純然似乎也沒有感覺到很驚訝的樣子,說了個知道了。

        付纓暗自竊喜,那種小女人一陰暗的一面立馬就展現出來了。

        下午的時候,衾衣直接就在教室門口等許岑了,她和老師說了晚上不去那邊輔導她想要自己來試試。

        老師雖然有些不同意,加上知道了早上的事情,更有些不放心,但是衾衣表現的很堅決的樣子。

        老師也就沒多強求什么了,反而去培養現在的第二名了。

        “晚上可以去你家寫作業嗎?”衾衣問許岑。

        許岑愣了一下,他不是沒聽說過早上的事情,只是他實在是懶得去摻和進去。

        “行。”許岑點了點頭。

        “嗯。”衾衣立馬就走到了許岑的旁邊,付纓坐在教室里,看著兩人,有些生氣,立馬就追上去了。

        也走到了許岑的旁邊。

        只是許岑和衾衣都很默契一般的無視了付纓。

        他們倆也沒吃飯,就直接回到了家里了。

        在樓下,許岑也終于像是想起了付纓一直跟著自己:“付纓。”許岑終于還是想要和這個家伙攤牌了。

        “嗯?”付纓眼巴巴地看著許岑,還有許岑旁邊的衾衣,就感覺自己好像是給隔開來了。

        “你不回家?”許岑問。

        “我......我也想要去你家。”她說。

        “去我家干嘛?”許岑問。

        “那她去你家干嘛?”付纓之和衾衣問。

        “寫作業啊。”許岑皺了一下眉頭說。

        “我才不相信你們是真的寫作業,寫作業為什么不能在教室里寫?不能去老師家寫?非要去你家里寫作業?”付纓表示不信。

        許岑愣了一下。

        “對呀,我們也不僅僅只是寫作業而已。”衾衣突然抓住了許岑的手腕,她在賭,賭許岑是不是對自己有那么重視,其實她自己也沒損失什么,如果許岑重視自己肯定是會站在自己這邊說話的,如果不重視,那自己就和之前一樣的生活就好了,沒什么改變。

        許岑愣了一下,身體自然的有些防抗這個家伙扣上來。

        “臭婊子!”付纓罵道。

        “好了好了。”許岑拿開了衾衣的手,這家伙手冰的出奇,嚇死個人,這溫度的手:“這種事情和你也沒有什么關系吧?我們寫作業也好,做別的事情也好,我感覺和你都沒有什么關系啊,哪怕我們兩個真的在談戀愛,和你,有很大的關系嗎?你覺得呢?嗯?”許岑看著付纓,步步緊逼著。

        付纓咬著嘴唇,眼睛里又都是血絲了,她惡狠狠地看著面前的兩個帶惡人,從小到大似乎是沒有這么委屈過,她有錢,有朋友,誰敢惹她啊,那些街頭的混混都不敢懶付纓的路好吧。她自己拒絕的追求者也不在少數了,但是現在竟然面臨了這樣子的窘境,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

        “好了,都十八歲了吧,怎么還和小孩子一樣。”許岑拍了一下付纓的肩膀:“有些事情真的沒必要說謊,對吧,你自己可能心里已經知道的,就是不想要承認而已。“

        他說完就回到樓上了,關了門,一點都不溫柔啊,關門地哐當聲震了付纓一下。

        付纓則是愣在原地,看著兩人上去之后整個人立馬就癱軟下來了。

        隨后才上了三輪車回家去了,一直哭著。

        許岑和衾衣回到樓上之后也松了口氣,感覺今天說完好了好像真的是和那個家伙斷了關系了吧。

        “你和她怎么回事?”許岑看著衾衣,問。

        “沒怎么回事啊,都是那個家伙自我想法然后強加給別人了而已。”她說:“非要說我和你有點關系,也是你,把我拖到儲藏室那么明顯的說話,還有之前給拍到了,要是沒這樣子我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衾衣抱怨道:“說她多管閑事,你自己也是多管閑事吧。”

        衾衣扁著嘴說。

        “那你現在回去,我和她解釋清楚。”許岑看著衾衣一副狗咬呂洞賓的樣子。

        衾衣哼了一聲,坐在椅子上面沒有什么動作。

        許岑也懶的說什么了,兩人因為之前付纓跟著也沒有去吃晚飯,許岑這邊其實還有泡面的。

        但是打算晚點吃了,吃個夜宵什么的,反正等會兒可能還要送衾衣回去。

        “你是不是別有目的?”衾衣想到了之前許岑的女朋友,她可比自己好看多了吧......雖然兩個人現在好像也沒有在一起,難道是隨便找一個人消遣?

        不對不對,那樣子也不會拒絕付纓了。

        而且這個家伙對自己好像興趣也不是很大,在那方面。

        剛剛自己挽住他的時候這個家伙還抵抗了一下。

        “手機。”許岑朝著她伸出了手說道,絲毫就沒有留情面的樣子,來這邊肯定是要教手機的,這點就不可能逃得掉。

        衾衣白了他一眼,乖乖地交出了手機。

        好吧,可能有問題。被收了手機的衾衣想著。

        “許岑。”衾衣寫完了作業,轉過頭看了一眼許岑,這個家伙依舊是認真的要死,寫個作業而已,對衾衣來說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作業罷了。

        “嗯?”許岑沒看她,寫著自己的題目。

        “以后可以每天過來些作業嗎?”她問。

        “你想過來就過來咯。”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视讯秀场,51风流,秒播影院手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