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高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衾衣愣了一下,她沒想到這么好看的女孩子都會那么執著地去喜歡許岑?

        衾衣其實對許岑之前是沒多少感覺的,唯一的感覺就是這個家伙學習真的要命,還有生活規律的要死,但是最近吧,很多次做夢的時候都能夠夢到許岑,雖然夢里和他依舊沒多少關系,但是好歹這個家伙在自己夢里出現的頻率還不低,而且還都以各種正面形象出現的。

        和衾衣差不多走了一個來小時左右,許岑也就回去了。

        余崇崇已經醒了,靠在床邊,沒說話。

        “不在睡一會兒?”許岑坐在了床上,沒跑步但是因為天氣比較熱的緣故走路也還是流汗了。

        “不想睡了,睡不太著了,你昨天一晚上沒睡覺吧?”余崇崇問。

        許岑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這個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沒睡覺的,但還是點了點頭承認了。

        “因為我感覺到你一直在我揉我的臉頰還有摸我的頭發。”余崇崇對許岑說。

        許岑白了她一眼,然后湊過去看著她:“疼不疼?”昨天許岑可沒有一點的手下留情的樣子,可是直接沖進去了。

        余崇崇愣了一下,然后點點頭:“我今天早上知道你起來跑步去了,但是自己真的起不來,不然!”她一副想要起來的額樣子,但是被許岑按下去了。

        最后余崇崇還是起來了,許岑扶著她兩人一起去廁所沖洗了一下身體,許岑將床單給換了一條,把這條給洗了然后余崇崇又回到了床上。

        “你都和我那個了,是不是要對我負責了?”余崇崇突然看著許岑問。

        許岑愣了一下:“我尋思不是你主動地嗎?”許岑問:“按理說,你應該對我負責才對。”許岑狡辯道。

        “哼,那你也得要讓我負責才行啊。你肯嗎?我帶你去日本,然后把你養在家里,天天吃神戶牛肉,請個師傅給你頓頓恰手握。”余崇崇對許岑說:“北海道地海鮮你也隨便挑,但是你不肯啊。”她說。

        許岑點點頭,肯定地回答道。

        余崇崇又是哼了一聲。

        “那你說,你想要和我一直待在一起嗎?”余崇崇問。

        “想,但是不能。”許岑說。

        “就知道。”余崇崇捏著許岑的臉頰,有些失落的樣子,眼眶也有些紅撲撲的,似乎是有著那種不甘心在心里吧。

        許岑抓住了余崇崇的手掌:“好了好了,吃早餐吧。”許岑也不知道多的該要說什么,直接轉移了話題。

        雖然不情愿,但是也沒有什么辦法。

        高考的前的三天時間里面反倒成了許岑最輕松的日子了,他沒有一天看書到底,也沒有寫作也沒有思考問題,頂多給衾衣講解一下最后一道大題的過程然后就讓她自己去研究了。

        多半的時間都是和余崇崇膩在一起了,開了葷就不想要吃素的了。

        兩人經歷了三天沒羞沒臊的日夜生活之后許岑也有些頂不住了,高考當天的時候余崇崇送許岑直接去了學校。

        高考的時候許岑有些犯困,他沒想到自己在最后的幾天墮落下去了,但是還好,他依舊很輕松的考完了早上的考試,雖然是第一門語文,但是許岑考完之后就已經信心十足了。

        下午的數學也是勝券在握。

        晚上回去的時候余崇崇已經在校門口等待許岑了,付纓本想要上來找許岑說兩句的,可是看著許岑身邊一個極度漂亮的女孩子之后她愣了一下,她不知道這個女生是誰,但是她肯定的是,這個女生絕對不是純然。

        付纓聯絡了許久沒有聯絡過的衾衣,她問了一下許岑身邊的那個女孩子是誰。

        衾衣也說不太清楚,最后還是說了是許岑的女朋友。

        付纓徹底的有些無語了,她對許岑了解的真的是甚少,漂亮的女孩子一個接著一個的在許岑的身邊冒出來,她是真的頂不住了。

        許岑回家之后立馬就開始復習第二天的考試內容了,三天的鬧騰讓余崇崇也滿足了不少,所以現在在許岑復習的時候也都沒有人打擾他什么,而是安靜的在一邊做著自己的事情。

        “你的手機,都不打開的嗎?”許岑拿著許岑關機了的手機問。

        “不。”許岑知道打開之后肯定是有人要發高考祝福的吧,他也不想要被打擾,所以就干脆沒開手機了。

        余崇崇哦了一聲,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她的手機信息總是很多,每天單單是自己母親給自己發的信息就不少了。

        她的母親現在依舊在勸著余崇崇放棄許岑回到日本然后去她父親的公司實習做事情,不要在這浪費時間。

        余崇崇一開始還是有回復的,后面就漸漸的不回復自己的母親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這邊呆多久,短的話,在許岑高考完就可能會離開了,長的話,她可能就不走了吧。

        她也不知道,可能還是看許岑的決定是什么樣子的吧。

        但是許岑說高考完肯定是要去找張一楠的,余崇崇就不知道該要這么選擇了,他去找張一楠的話,自己總不可能跟過去吧?難道還是在家里等他回家?余崇崇不想要當一個望夫石。

        “你高考結束之后,我回一趟日本。”晚上,余崇崇在睡覺之前對許岑說道。

        “嗯。”許岑點點頭,然后摟過了她輕輕地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余崇崇知道許岑肯定是同意的,畢竟他都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了。

        無言之后便睡著了。

        第二天的英語考試對許岑來說也是簡單的不行了,發現英語這種東西如果只是為了應付考試的話,是不太難的。

        只是自己以前都不會去努力學習而已。

        下午的三門選修課連考也就只是時間長了點而已,但是對于早就已經習慣了長時間學習的許岑來說這三個小時壓根就不算什么,許岑敢敢單單地就寫完了卷子檢查了一邊全交了。

        他是唯一一個選修課考試提前了半個小時出考場的人。

        第二個人是衾衣,她和許岑是一個考場,而且就坐在許岑的前面。

        “這下都檢查了吧?”衾衣玩著兩人剛認識的時候的那個梗。

        許岑愣了一下:“我肯定還是第一。”

        “那我就要個第二把。”衾衣說。

        “這次我們可是要拿全省,或者說,全國比較呢。”許岑在衾衣的耳邊輕聲說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