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緬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嗯了一聲,看了一眼衾衣:“今天晚上你把東西收拾一下吧,你想要住這里也可以,都隨便你了,只是高考結束了,你父母還讓你住在這邊嗎?”許岑問。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過我了,上次還問我和你有沒有發展起來。”也不知道怎么,平時的衾衣是肯定不會這么說的,要不就是點頭說知道了。

        高考之后她整個人的心似乎都放下來了,有了一些別樣的想法,似乎是少女心的萌動吧。

        “嗯?然后你怎么說?”兩人沒有急著出校門,但是他們能夠看到校門門口現在的情況,一群家長擠在校門門口,等著自己的孩子高考結束,保安和臨時過來的特警在維持著現場的秩序。

        “我沒怎么說啊,如果我說沒有發展的話,他們肯定就會說那你還過去干嘛!我說發展了的話,他們可能又會說,高考為重,所以我就直接轉移了話題,懶得和他們說了。”衾衣看著窗外,現在的她,格外的大膽和興奮。

        人生似乎終于沖出去了。

        兩人也都沒有聊高考試題的話題了。

        “然后他們也就沒有多問我什么了,其實我真的挺討厭住在家里面的,而且還有現在的這個環境,很多的時候,若不是想想他們好像把所有的未來放在自己的身上的話,我可能早就離開了。”衾衣說。

        衾衣吐槽道。

        過道上除了巡邏地老師之外也沒有別人了,因為兩人也不再監考范圍內,所以老師也就沒有理會兩人。

        “那你,明天就可以去準備旅游了吧。”許岑說:“散心之類的,有錢嗎?”許岑問她。

        “我為什么會有錢啊。”衾衣吐槽道:“來這邊之后的零花錢都沒有多少。”她對許岑說。

        許岑思考了一下:“我可以贊助你一些旅游費。”許岑說:“贊助哦,可不是給你。”

        衾衣愣了一下,然后搖搖頭:“莫名的接受別人的好意,總是會過意不去的。”衾衣說。

        “那你的手機,你還這么心安理得啊?”許岑問她。

        “那不一樣,手機這個,是有交易的。”她說:“那件事情,你果然還是記得很清楚啊。”

        “當然!”許岑對于自己的第一次第一的事情當然記得清楚,但是就算那次自己沒有第一,到了后面自己依舊還是會第一的。

        所以許岑并沒有很生氣吧。

        “對不起。”衾衣對許岑說:“贊助什么的也還真的不要了吧,畢竟在這段時間里面也都受到了你很多的照顧,感覺都是無償的,所以,在說什么也都不好意思了。”衾衣紅著臉對許岑說。

        許岑湊了過去,在她耳邊:“什么叫無償的贊助啊?我可以不是什么好心人。”許岑輕聲的呢喃著。

        衾衣整個人都顫了一下,目光直直地盯著許岑。

        許岑也嚴肅了一下,但是突然就笑起來了:“好了好了,開玩笑的,我們以后都可能不能見面了,還說什么要求啊,當初真的是不想要看你墮落下去才會伸手幫助你一下的,現在看起來效果好像還不錯吧?”許岑說。

        衾衣也松了口氣,額頭上多了一些汗漬。

        “我最后一題,做出來了。”她對許岑說。

        許岑也愣了一下,因為在之前的輔導里面,十道題她都可能完全做對不了一道題吧,滿分更是別想要拿到。

        但是現在衾衣看著自己突然這么說道。

        “一起說答案?”許岑問。

        衾衣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說出了相同的答案,許岑立馬就興奮地抱了一下衾衣,讓衾衣都有些沒反應過來了。

        因為他終于感受到那種當老師然后像是教導學生,學生也以正確的答案來回報老師的那種自豪感吧,這種滿足感,真的是太棒了。

        衾衣被許岑緊摟著好久,本來她的雙手都有些無處可放的,但是后面也還是輕輕地抱了一下許岑。

        只是在碰到許岑后背的瞬間許岑就立馬松開了:“嗚嗚嗚,有出息了。”許岑摸著這個家伙的腦袋感嘆道。

        衾衣白了許岑一眼。

        兩人又多多交流了一下試卷的答案。

        大部分的難題說出來也都得對上了,聽到結束了的鈴聲之后兩人就出校門了。

        許岑在學校附近地小賣鋪看到了余崇崇,因為她知道這邊是必定經過的地方吧。

        “考完啦!”余崇崇帶著笑容迎了上來,將許岑給抱住了。

        許岑也將她給緊擁住了:“嗯,結束了。”許岑說。

        “我們回家吧。”余崇崇揪著許岑說。

        許岑點了點頭,今天惜涼還沒下課,衾衣跟著回去就去到了隔壁的房間里。

        剛回到自己的臥室里余崇崇就立馬將許岑給推到床上去了,許岑也也有些急切地索取她的身體。

        動靜不大,但也不小,許岑聽到了衾衣下樓了的聲音了,兩個人都聽到了,更加的放肆了。

        “晚上我就要走了。”余崇崇臥在許岑的身上,她的雙手捧著許岑的臉頰柔聲地對許岑說道。

        “要送你嗎?”許岑問。

        “你怎么不讓我留下,就想要我走呀。”余崇崇狠狠地捏了捏許岑的臉頰,問。

        “哈哈,沒有啦,暑假去找你?有機會的話。”許岑問。

        “嗯。”余崇崇也沒奢求許岑還真的回去找她,只是一句安慰的話而已,說出來了聽聽就完事了。

        兩人去吃了一個晚飯之后余崇崇就收拾好東西離開了,許岑送她到了機場,這邊反而離機場和動車站到是挺近的,很快就到了。

        余崇崇離開了之后許岑心里也那面地空落了一下。

        但是也松了口氣,因為她沒有把自己逼到難以接受的程度......若是真的和張一楠她們較勁起來許岑還真的吃不消。

        回到家里面之后許岑的也收拾了一下書本。

        這些書其實他都想要留著的。都是自己以前奮斗過努力過的筆記啊,到時候緬懷都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