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五十章 閉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的手緩緩地朝凌雙霜伸了過去。

        凌雙霜也剛好回頭了,因為感覺到許岑動了一下,而且還有種起來的樣子,所以就回頭看了一眼,她其實沒睡著,只是剛剛老鴨湯煲好了之后想要進來叫他的但是發現許岑睡著了,加上她也有些疲憊就躺下了。

        許岑的手在在半空中停下來了,他整個人愣了一下,木訥在了原地。

        手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無處可放,最后還是硬著頭皮上去碰了一下凌雙霜的臉頰,她的臉上同樣的和純澈是一樣的,沒什么瑕疵,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時間的緣故,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那所有人不曾幸免的痕跡,皺紋。

        但是凌雙霜算是保養的很好的一批女人了吧。皺紋有,但只能夠說是少之又少了,上次這么近距離看著的時候,那時候她是化妝了的,許岑完全沒看出來來她臉上的小瑕疵,甚至沒看出來時間給她的容顏帶來了多大的損傷。

        許岑的手在她的臉上停留了一段時間,手指頭還輕輕地,不要命了的捏了捏她的臉,別說是輕撫了,這動作看起來更像是挑釁似的。

        許岑捏完臉之后就立馬把手給收了回來,不敢有過多的逗留,然后立馬從床上下來了。

        “哎呀,我以為是純澈回來了,睡迷糊了,不好意思。”許岑想好了借口就立馬出去了。

        凌雙霜則還是愣在一邊,但是回過神來之后立馬就追出去了。

        許岑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剛剛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似乎是不存在一般了。

        “老鴨湯燉好了,你現在吃不吃?”她問。

        許岑嗯了一聲,然后朝著廚房走去。

        凌雙霜小跑到了廚房然后打開了鍋蓋,許岑看了一眼里面,密密麻麻的藥材似的東西堆滿了一鍋,比鴨子都多,棕色的許岑壓根就看不出來啥是鴨子,鴨子肉在哪里。

        凌雙霜將這些東西給都挑了去,然后將鴨肉給夾了出來,廚師不愧是廚師,做飯的事情晾在一邊光是擺盤都比這些普通人來的要強的許多。

        許岑本沒想到老鴨湯還能怎么擺盤,但是看著凌雙霜凌然有序地樣子將一塊塊切好的,均勻地鴨肉夾出放在碗里再澆上湯汁放上幾篇準備好了的薄荷葉,美感一下子就出來了。

        許岑愣了一下,然后端走放在了餐桌上。

        凌雙霜遞來了筷子,許岑也沒多少客氣就直接拿過來然后夾起來吃了。

        許岑也不是什么美食家,吃不出多少的區別,更別說之前并沒有吃過這種東西了。

        “什么感覺?”凌雙霜問。

        “感覺不出來,之前沒吃過,就是覺得不是很好吃吧。和那些藥材弄完之后鴨肉的味道少了很多。”許岑說著,本來鴨肉是很有韌性的,但是燉了這么久,成了坨坨,軟乎乎的了。

        “哦。”凌雙霜托著下巴看著碗:“本來吃的就是效果,這樣子做能好吃也有鬼了。”她嘀咕了一句。

        “你不吃?”許岑看著她問。

        “不吃,你要吃全吃了吧。”凌雙霜起了身,去廚房要準備純澈回來吃的晚餐了。

        雖然不咋地,但是比別的也要好吃一些的啊,許岑嗖嗖的就吃完了一碗然后去廚房里盛第二碗。

        凌雙霜在擇菜,許岑在舀湯的時候兩人對視了一眼。

        凌雙霜見著許岑動作不夠麻溜,或者說是墨跡吧,就立馬上手拿過了湯匙然后把湯水給舀了許岑的碗里。

        許久沒被人照顧過的許岑突然間就有些感傷了。

        純澈一放學就回來了,她給許岑發了信息但是許岑也回復了,讓她自己回家,所以剛回到家里面的純澈就表現出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

        但是餓了肚子的純澈也不會那么計較了,直接就坐在餐桌面前開吃了。然后她突然就看了一眼許岑和自己的母親。

        許岑和凌雙霜也同時的看著純澈,許岑愣了一下,背后有些涼颼颼的,因為不知道是不是這妮子知道了什么吧?

        “媽媽和許岑沒有吵架吧?”她問。

        兩人似乎是都緩了口氣過來,然后兩人都搖了搖頭。

        明明這種事情都已經過了一年,但是卻像是烙印一般的深深地刻在許岑和凌雙霜的身上。

        有一絲的風吹草動就會緊張的不行。

        這是許岑的感覺。

        畢竟有些事情在做之前,腦子里面想著的是,做了之后反正發現就被發現,爺今個兒就要跟你魚死網破了。

        但是做了之后。

        慫了,啥都不敢做了,緊張兮兮的。

        純澈也沒想到那么遠的地方去,她只覺得自己的母親能夠和許岑一起相處在一個屋檐下實在是太不容易了,雖然知道母親肯定會給自己過來做飯,但就是擔心兩人會吵架許岑會離開吧。

        “你們兩人都不許離開我!”純澈給許岑和自己的母親夾了塊肉!

        “好。”凌雙霜笑了一下,回答道。

        許岑抿了抿嘴,吃掉了肉:“嗯。”

        “嘻嘻,媽媽你今天是不是燉肉了?”她問。

        “老鴨湯。”她說。

        “但是爸爸都不在了,我又不吃。你還做啊。”她說。

        “試一下手藝唄,反正這不也有個垃圾桶嘛,一個人吃了一大半。”凌雙霜瞥了一眼許岑說。

        許岑也瞥過了頭。

        “哈哈,原來是給許岑的!”純澈笑了一下,至少她覺得母親不那么抗拒許岑了吧。

        許岑到是有些無語。

        “總不能浪費掉吧,下次也別在這邊做了,手藝什么的直接去餐廳的廚房里,大廚師做菜還怕有人不吃嗎?”許岑嘲諷了一下凌雙霜。

        但是立馬給純澈踩了一腳:“閉嘴!臭許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