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五百八十六章 我也想變成這樣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完事了之后許岑回到了樓上,張一楠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眾女都在房間里面小憩。

        許岑想到了之前門口的兩個家伙,他打開窗戶看了一下,她們倒是不在樓下,但是竟然在對面的房子里面,兩個人看到了許岑在看她們,捂著嘴笑了一下然后拉上了窗簾。

        許岑也關上了窗戶把窗簾給拉上了。

        下午到是沒有更多的活動了,她們似乎也不太想要出門。

        不過純澈還是想要出來逛逛的,聽到別人不出來之后她表現的更開心了,只是純然也一起了。

        三個人去到了外面,早上被秦傾秦安兩個人帶著逛完了半邊,現在則是來到另外半邊了吧。

        這邊算是丘陵,地勢比那邊要稍高一些,也就是主樓后面靠的小山崖。

        “你們會喜歡在這邊呆上一輩子嗎?”許岑問兩人,看著了無邊界地大海,問。

        許岑覺得以前自己看不到盡頭是因為總會被東西給擋住,一棟又一棟的房子,或者是別的建筑,但是現在,他真的看不到海的那邊是什么,除了海依舊是是海,往遠處看去云和海已經分不清了,只知道上面和下面的區別。

        這是盡頭?許岑尋思著。

        純澈和純然沒有很快的能夠給出答案,稍作猶豫之后:“會。”

        “不會。”

        讓許岑想不到的是,純然竟然說了會,而純澈說了不會,兩個人像是約定好一般的一起說出口來的。

        純澈聽到純然說的答案和自己不一樣之后立馬就反悔了!

        “我也會!也會也會!”因為純澈覺得這是純然和許岑神仙對話之間的一環,她不想要被落下,那么就只能夠一樣。

        許岑有些無語,摸了摸純澈的腦袋:“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隨便問問,和之前問你的都是一樣。”

        雖然這么說了,但是許岑還是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旁邊的純然。

        純然撩了一下自己的長發,瞥向了一邊。

        純澈嘟著嘴巴挽住了許岑的手臂。

        上面就很空曠了,也有房子,不過都是住了人的,畢竟院子里面也都曬著衣服,還有一個衛星接收器一樣的的東西,只是沒想到還有一個大炮臺,以及,一架超大的機關槍。

        許岑也是第一次見,上次過來自己并沒有上來看這種地方,當時似乎是因為有人守著路,所以沒上來。

        “哇塞。裝備這么多?”純澈感嘆道,純然到是直接過去了。

        但是被阻止了。

        “這邊不能過來。”從旁邊出來了一個端著槍的女人,對三個人說。

        許岑拉了一下純然,將她給拉走了。

        三個人也都沒有多問,隨處逛著這個地方,然后便直接走到了島的邊邊角,海水拍打著島邊的崖堤,下面都是零零碎碎被海水磨平了的大石頭和碎石塊。

        “只是我感覺在這個島上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吧?”純然突然開口問。

        “肯定的。”許岑回答的很快:“其實當時海盜過來的時候我想到的就是這個問題,就算是救援發出去了,估計也要很才能夠趕到,若是被團滅了,這個島上發生什么事情誰都不能夠得知了。”許岑說著,摸了一下口袋里被替換掉的手機。

        上來之后,下機的時候手機就已經給收走了,只有回去的時候才會還給你,所以在這邊的通訊設備就只有無線電和一個可以撥打救援的電話。

        許岑來這邊的事情并沒有和父親說。

        “你和你媽媽說來這邊的事情了嗎?”許岑問純然。

        純然搖了搖頭:“因為沒有想過會住很長的時間,而且,也不想要和她說。”

        “她沒有對你很差吧?這兩年。”許岑問。

        “她管不到我。”純然說。

        “我媽媽會說的吧。”純澈說:“畢竟我也離開了。”

        “應該。”許岑沒有很擔心,畢竟大家的關系網都是互通的,只是張一楠那邊可能會比較麻煩,余崇崇的話,許岑不知道,他也沒見余崇崇的父母,小時候的印象里,許岑就記得余崇崇的父親喜歡調侃自己和他是同村的人,因為是文具店老板,所以許岑也避免不了接觸的那種。

        “其實我突然不是很想要回去了,哪怕在這邊沒人知曉的死去。”純然突然變得就傷感起來了。

        純澈松開了許岑,她以為是自己抱著許岑讓純然姐姐生氣了。

        許岑敲了一下純然的腦袋,沒留情,然后將她給抱住了。

        “好疼,疼死我了!”純然惱了一下,錘著許岑說。

        許岑的下巴抵在她的肩頭上:“你再說什么死不死的,信不信我抽你!讓你好好感受到活著的痛苦。”

        純然愣了一下,輕輕地哦了一聲。

        “好了好了,再去那邊看看吧。”許岑拉著兩人走到了下面,是早上去過的地方,這島果然還不是很大的啊,逛了一圈其實會發現,也就這樣子吧。

        “你說,那幾個人會不會在島上一輩子啊,她們會嫁出去嗎?還是會讓別人進來。”純澈問。

        “不知道,我感覺應該出去也是嫁出去,但是嫁出去對于女婿的要求肯定不低,至少在誠意方面至少要做得很足,但是如果嫁出去了的話,會不會太寂寞了,對于這邊的人而言。”許岑問。

        純然嗯了一聲:“但是也不會有別的男人進來了,著島上都是女人.....只是,我覺得秦曉凡讓你過來多少可能還有別的意思在。”純然對許岑說。

        “什么意思?”許岑知道的,只是不想說。

        純然也知道,也不想說。

        純澈懵懵的,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吧,看著兩個人說話一臉的茫然,許岑將純澈的手給拉了過來。

        “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回來吖。”許岑感嘆了一句。

        純然站在換了個位置,站在純澈的旁邊,純澈變成了中間:“以后的話,我也想要變成這樣子。”她伸出手去,抓了抓空氣,更像是抓住了一切似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