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有病的女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立馬就慫下來了,這里確實也不是自己的地方,而是一個土地主的,那個土地主的女兒現在想要搞死人了,沒有人能夠攔得住吧。

        “你想要聽什么?”許岑慌了一下,不過還是故作從容的樣子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徐戀將小手槍放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面自己也直接坐在了另一張椅子上面,全是椅子和桌子,看起來有些像是審訊室了。

        許岑不知道該不該要撒謊,但是自己撒謊又能夠撒什么謊?會不會太明顯了。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早上為什么要來我的房間,然后看我的日記本。”許岑問,似乎這句話出來局勢好像扭轉了一線,但是徐戀到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所以你的日記本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說你的房間里面有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徐戀問。

        許岑無語了一下:“這房間住了別人難道不應該是有我的隱私空間嗎?你現在似乎是直接無視了我的隱私權吧?直接就跑到我的房間里也沒有經過我的同意的就開始亂搞?”許岑看著她問。

        “所以我說過這房子你住的就是你的了嗎?隱私權在外面有,在我這邊,可能沒有呢?”徐戀看著許岑,笑了一下,這里似乎,也沒有什么規定,最多只有大家都是按照之前的生活習慣來的吧。

        許岑愣了一下,還是那句話,一句可以噎死許岑的話,這里是我的地盤,你說的話都不算,只有我說的才是算,我是這里的主人。

        許岑有些惱:“那我可以選擇離開,反正這邊也就這樣子了。”許岑起了身。

        想要去開門的時候自己的腦袋上面感覺到了一絲涼意,果然。

        “我說結束了嗎?”徐戀手里拿著黑漆漆地東西,頂著許岑的腦袋,說。

        許岑有些無語:“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在這邊長大是沒錯,但是你父親和母親難道都沒有告訴你最基礎的東西嗎?”許岑問她。

        “我知道啊,你為什么會覺得我不知道?知道和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而已。”徐戀對許岑說。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該說我也說了,你這種回答我也接受了,我現在想要離開,你不肯了?”許岑回頭看著她,問。

        “我也想要出去。”她說。

        “出去?”許岑愣了一下:“你要去哪兒?”許岑思考了一下:“你要出島?”許岑問。

        徐戀嗯了一聲:“不可以?”她問。

        “這你問我?問你爸媽不就好了。”許岑有些無語。

        徐戀將手槍給放下來了,然后走到了一邊坐下去了:“他們讓我一個人出去。”她說。

        “你爸媽確定舍得?”許岑想象不到秦曉凡著家伙會舍得讓她一個人在外面,雖然可能是這樣子說,但是到時候肯定是有人偷偷地跟著的吧。

        徐戀沒說話,她其實也是這么覺得的。

        “那個秦傾秦安說的測試你通過了?”許岑問。

        “老早的事情了。”徐戀說。

        “那你自己出去不就好了。”許岑對這個沒出去過的,許岑對于這種任性大小姐還是伺候不過來的,也不想要有更多的關系進展發生吧。

        “你不能帶我出去?”徐戀問。

        許岑一臉懵地看著她:“干嘛要我帶你出去?”自己身邊五個女孩子,這邊要是還帶一個回去,豈不是要給錘死?

        “因為也就你來了,這邊。”她攤開手說。

        許岑搖搖頭:“我不會同意的,別說我了,我身邊的她們也不會同意。”許岑說。

        “那就你和我回去就好了,她們留在這邊,永遠的留在這邊。”她暗示了一下。

        許岑真的很想要一巴掌抽過去,但是,他不覺得自己能夠打得過這個家伙。

        “你是真的有病?!”許岑罵道:“想一出是一出?我和你有什么關系嗎?和你說過很多的話嗎?你爹秦曉凡確實給我寄了邀請函,我也確實想要過來,但是真就只是想要接著這個機會來讓自己身邊的女孩子們聚在一起吧!哪怕就算是不過來,當時能夠相處幾天下來或許是最好的情況了。現在你拿這個東西來威脅我,你這又是什么意思?這里確實是你的地盤,我只是一個被請過來的客人,但是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或許這邊的對男生的偏見是有些大,可你自己不覺得你自己說的話很奇怪很過分嗎?”許岑沒忍住還是兇起來了,并且直接從徐戀那邊奪過了手槍,其實是那個家伙被嚇到了,沒有和許岑槍眼睜睜地看著許岑把手槍拿了過去。

        許岑將這玩意兒對準了徐戀:“你以為我不敢?”

        徐戀剛剛給許岑嚇到了:“你敢!你敢就按下去唄,我不覺得,這個玩意兒響了之后你能夠從這邊走出去,或者說,你覺得你現在有機會能夠按下去嗎?”她可能說不過許岑,但是當許岑拿手槍對著她的時候其實她心里面地底已經很足了。

        許岑的手槍沒有對著她的腦袋,而是移到了她的旁邊,按了下去。

        但是就只聽到了彈簧的聲音。

        手槍里面沒有子彈打出來,空彈夾?許岑也不知道,可能是玩具槍,或許是真的沒有裝子彈。

        許岑將手槍直接丟在了一邊。

        “你厲害。”許岑說。

        “你好了?”她問:“那是不是該我了?”徐戀看著許岑說道:“還真的敢對我開槍啊,你真的有種。”徐戀起了身,走到了許岑旁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很用力地按了他一下,說。

        許岑忍著疼,把她的手給拿開了。

        他真的有些懵,因為不知道兩個人現在好像在做什么?

        像是兩個傻逼在天人對話。

        從一開始的只是想要知道徐戀為什么會這么奇怪,到現在演變成了一場戰斗。

        許岑不知道如果真的帶著徐戀去到大陸有什么問題,但是肯定的是,那些女生們會很不樂意。

        這是一定的。

        所以肯定不能夠帶她的啊。

        其實剛剛許岑還有把槍口對著自己的想法,不過后面想著還是慫了。

        他連遺言都沒想好,要是真的離開了。

        純然她們該要怎么辦?他也不想要死在異鄉,死在這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