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奇怪的觸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純澈家里吃過晚飯之后顧孜孜就信息發過來了,讓許岑去喝酒。

        許岑也很久沒有碰到酒了,有些躍躍欲試,其實就是想要去看看顧孜孜,和顧孜孜之間兩人好像也很少說話了呀。

        主要自己身邊的女孩子多了起來,好像照顧什么的因為自己有過高中學習的那段經歷之后,也變得不太需要人來照顧了,反而自己可以很好的照顧別人,就是惜涼了。

        來到顧孜孜家里面之后這家伙在已經買好下酒菜了。

        一堆的烤串和一打啤酒,雖然不是很多,但是許岑還是有些無語,看著在房間里面的顧孜孜。

        他覺得很奇怪,之前就有這種感覺了。

        可能是顧孜孜給自己的額感覺是那種高雅的音樂老師吧,然后之前去的都是那種恒高檔的酒吧喝著不便宜的酒水,但是后面越發的覺得這個家伙的本質其實還是喜歡燒烤啤酒。

        亂糟糟的房間和隨意擺放的家具,和住在自己家里面的時候也是兩個樣子。

        在許岑家里面住著的時候顧孜孜收拾的干干凈凈的,這難道就是動力的問題?

        “感覺我倆吃不進去啊。”許岑對顧孜孜說。

        “我記得你之前也說吃不進去吃不進去到后面不也都吃掉了嗎。”她笑嘻嘻地對許岑說。

        許岑有些無語地看了她一眼。

        兩人直接就盤腿坐在了地板上,顧孜孜也關上了門,因為空調要露出去了。

        fE}首發U0x{

        “這樣子的味道不會太大嗎,吃完之后怎么睡覺?”許岑問。

        “喝醉了就直接睡了呀。”她笑了一下說。

        許岑有些無語,因為是晚上,對食物的欲望也是很強烈的,特別是燒烤這玩意兒,很香,太香了。有些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

        一口下去就像是上了癮一般,若不吃到撐,還真的停不下來。

        許岑照舊不會喝酒,和顧孜孜干了一瓶之后整個人腦袋就暈乎乎地,靠在了顧孜孜的身上燒烤都要讓顧孜孜來喂,被顧孜孜打趣了幾下說這就不行了?又硬撐著喝了一瓶多整個人就像是靈魂出竅了一般直接起了身要去廁所吐了。

        也因為太久沒有接觸過了吧。

        顧孜孜有些哭笑不得,對于她而言這點還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許岑喝了兩瓶多,接近三瓶了吧。

        顧孜孜扶著許岑去廁所里面吐了一會兒之后許岑就直接坐在馬桶上不起來了:“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許岑已經有些表現的語無倫次了。

        顧孜孜則是有些無語,擦了擦嘴邊的孜然和油之后蹲下來看著許岑。

        許岑眼神迷迷糊糊的,有些迷離。

        之后,許岑就不是很清楚了。

        其實就是已經醉倒了,被顧孜孜扶到了床上,顧孜孜也沒心情吃了,收拾了一下之后洗了個澡也就上去睡覺了。

        第二天因為顧孜孜也沒有事情兩人在家里面又膩了一整天。

        純然真的直接走了,在早上給許岑發了信息說自己已經在機場了。

        許岑有些無奈,只能夠說了句一路平安,會想念她之類的話了。

        后面的日子許岑過的倒還舒服,不是去找純澈就是去找張一楠或者是顧孜孜,在三個人身邊游蕩著。

        純澈去上了學之后許岑倒沒怎么去了。

        張一楠也去了學校。

        其實暑假顧孜孜的音樂課也很忙的,為了許岑也調了好多節,到后面因為學生太多了調不過來了所以每天也都沒時間了。

        許岑知道了之后也就沒有怎么去找顧孜孜了。

        距離自己的學校開學,九月一號都還有一個星期。

        照例的,午飯去了純澈家里面解決。

        只是中午的時候純澈沒有回來。

        “純澈中午不回來嗎?”許岑旁邊已經坐下來吃飯的凌雙霜問。

        “考試吧,回不來了,等會兒你打包送她去。”凌雙霜對許岑說道。

        許岑有些無語,不過還是點頭同意了,看了一眼凌雙霜。

        “你沒想要在嫁人嘛?”出于好奇,許岑還是問了一下,畢竟凌雙霜也算是年輕的吧,才三十多四十都沒到呢,而且現在有種風韻猶存的感覺,之前和她的幾次接觸下來也可以體會的到,他的臉紅了一下。

        凌雙霜皺了皺眉頭:“沒有,我不會嫁人了,嫁人了澈澈怎么辦!還有,我不喜歡我覺得我不喜歡男人。”她說。

        “蛤?”許岑感覺她覺醒了什么奇怪的東西,不喜歡男人,難道喜歡女孩子?或者是什么都不喜歡?許岑倒覺得不太可能吧:“你和純澈的父親也咩有接觸過了嗎?”許岑問。

        “他找過我幾次,但是我都沒有理他啊,然后又去找我媽又去找我弟的,鬼知道他想做什么。跟他的小蜜不好混了?”凌雙霜在許岑的面前好像也沒有什么可以掩飾的了,話說的很白也很直接。

        許岑聽著有些無語,但是想想也是。

        一個油膩的中年男人來挽回愛情,挽回的是什么愛情?

        生理方面的還是心理方面的?

        許岑到覺得基本就是來填補寂寞的夜那種生理方面的空缺而已。

        “你怎么突然問這種事情?”看了一眼許岑,那種面無表情的模樣,凌雙霜也有些好奇了。

        “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啊,畢竟覺得單親媽媽好像挺辛苦的。”許岑笑了一下。

        “神經病。”凌雙霜在桌子下面踢了許岑一腳,那種觸感。

        許岑才發現她今天穿的是絲襪啊。

        不知怎得,看向她的時候她的臉頰突然變得微紅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