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以前的老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岑說完便轉過了頭,凌雙霜將一片剝好了的橘子塞到了許岑的嘴里。

        許岑愣愣一下,咀嚼玩橘子發現之后不是一般的酸,趕上檸檬了都。

        “好酸。”許岑白了她一眼。

        “果然還沒有到吃橘子的季節啊。”凌雙霜說了一句將手里的橘子放在了一邊,喂給許岑吃橘子也就是一次試毒而已。

        許岑懵了一下,白了一眼面前這個家伙。

        “有沒有別的水果。”許岑蹲下來在櫥柜邊上翻找著。

        “沒有了,我基本買的都是水果拼盤,你要的話自己下樓買去。”她對許岑說道。

        許岑有些無語,起身了的時候被凌雙霜給突然抱住了。

        這家伙身上穿著圍裙,一股子菜的味道,手掌溫熱溫熱的將許岑的手臂給抓住了,客廳里沒有空調只有放在旁邊的電風扇吹著廚房還有客廳里的沙發,這種熱天被人抱著自己也瞬間就熱起來了。

        許岑掙脫開她的擁抱,轉過頭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臉上,才注意到凌雙霜的頭發比之前長了很多,耳朵也已經被頭發完全給遮住了。許岑將她的頭發撩到了耳后,雙手也將她的頭發捋成一團:“發圈呢?”許岑問了她一句。

        “口袋里。”她湊到許岑的耳邊輕聲說道,呼出來的氣也都是熱乎乎的。

        許岑一只手將她的頭發給抓住了,一只手在她的口袋里尋找著。

        她穿著短袖和寬大的居家短褲,口袋也很大,估摸著是為了舒服才這么穿著的,不然的話她穿的衣服也都是很正式的。

        找到了發圈之后許岑就給她的頭發系上了,凌雙霜抱著許岑的脖頸,整個人像是吊在他的身上似的掛著。

        “我想要去接純澈。”許岑對她說。

        凌雙霜松了開來,哦了一聲,然后拍了拍許岑的衣服,似乎是剛剛抱著他的時候留下了味道。

        許岑沒大沒小似的捏了一下這家伙的臉蛋:“讓我放棄純澈,你不會有私心吧?”許岑笑了一下,之后就穿鞋離開了。

        凌雙霜站在原地恍惚了好一會兒才跺了跺腳有些生氣。

        什么私心?可想到剛剛的曖昧場景,她的臉頰又紅暈起來了。

        許岑撐著雨傘來到了純澈的學校門口,保安詢問了一下許岑之后便讓他進去了。

        許岑找到了純澈的班級,站在門口看了一眼,因為每星期都會又換位置的緣故,純澈現在坐在靠墻的一邊,許岑沒看到她,她自然也看不到許岑。

        不過許岑很巧合的和他們班的班主任對視了一眼,沒想到的是吳曉雪現在就是她們班的班主任,許岑還是記得這個老師的,這個家伙怎么說也是許岑少見的東北娘們兒了,脾氣在這邊許岑還是很容易的就可以想起她的。

        吳曉雪似乎也認出了許岑,其實她之前很早就忘記了還有這號人的,只是后面看到了許岑的高考成績,才想起來他是自己之前帶過的學生。

        許岑在外面等到了下課之后學生們就一涌而出了。

        進去的時候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面的純澈,許岑朝著純澈走過去的時候吳曉雪叫了他一下,也算是確認一下吧。

        “吳老師還是年輕漂亮啊。”許岑奉承了一下之后坐在了純澈的旁邊,純澈聽到許岑的聲音之后也是立馬朝著許岑這邊湊了過來然后腦袋直接耷拉在了他的肩上。

        吳曉雪愣了一下,然后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你咋回來了?高考考得很不錯嘛。”她一臉的微笑,畢竟許岑那傲人的成績也多少和自己有點關系吧,這是身為老師最開心的事情呀。

        “哈哈哈。”許岑表現的也有些尷尬。

        “那你現在去了什么學校啊?星期五就放假了嗎?”吳曉雪問了一下。

        “就是,旁邊的二本。”許岑說。

        吳曉雪愣了一下,然后手里的書本都散落在了地上,許岑愣了一下然后彎腰下去撿,純澈也幫著忙撿她的資料。

        “你竟然去了二本?去那個學校干嘛?清華北大不好嗎?”她問。

        “不想跑那么遠啊。”許岑對吳曉雪說。

        純澈愣了一下,想到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她也有些臉紅和羞赧,靠在許岑的身上撇著頭。

        “不會純澈是你的女朋友吧?”吳曉雪似乎挺看好林純澈的,問了一下許岑。

        “嗯。”許岑笑了一下,然后將純澈給摟住了。

        “好哇。”吳曉雪也笑了一下:“怪不得純澈比之前努力了很多。”她對許岑說道。

        純澈有些無語,想說自己一直很努力地呀,但是見到許岑之后這話就像是被吃到肚子里似的一句說不出來。

        “純澈一直都挺努力的,也感謝老師一直以來的悉心教導了。”許岑對吳曉雪說。

        “那可不,從外面回來也不曉得給老師帶點吃的。”吳曉雪說完起了身。

        “哈哈哈,下次下次老師想吃啥給你帶啥。”許岑拉著純澈就起來了。

        吳曉雪走后許岑就拉著純澈出去了。

        “其實我不太喜歡她。”出了學校之后純澈對許岑說道。

        “咋了?”因為也才交了自己一年多點,許岑對她的印象也早就不是很深刻了,只覺得比較那種幼稚的嚴肅很多。而且比較任性的一個老師,很多時候都想要學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學習也好,去做事情也好。

        “就是,感覺挺煩的吧,不過也還好啦,好了好了,不聊她了。”純澈對許岑說:“你今天怎么回來那么早?”因為之前許岑回來很晚的。

        “因為孜然姐送我回來的啊。”許岑對她說。

        “顧孜孜啊,哼。”純澈的臉立馬就冷下來了。

        “好啦好啦,不也還是過來找你的嗎。”許岑捏了捏這家伙的臉頰。

        “你也知道啊。”純澈挽著許岑的手臂:“你去過我家里了嗎?”她問。

        “嗯,你媽媽說你還在學校,就過來找你了。”許岑說:“還用酸橘子暗算我!可惡!”許岑吐槽道。

        “哈哈哈哈哈,我昨天也是,被喂了一瓣橘子,酸死我了!媽媽太壞了!”她跟著許岑說著。

        兩個人說著說著就走回去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