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零四章 惹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對于惜涼許岑現在反而還是放心了很多的,畢竟什么事情也都可以自己解決了,只要提供物資的話。

        許岑將自己的想法和顧孜孜說了一下顧孜孜也表示十分贊同畢竟過來的話,還要對付惜涼這小丫頭,不過也不是完全不能過來吧,畢竟顧孜孜也還是想要讓許岑完完全全的陪在自己的身邊的呀,只是許岑不想過來的原因也有因為自己過來的話難免要回家,回家的話就要經過凌雙霜的小區,雖然說和純澈可能不太能夠碰的見,但是許岑怕自己忍不住就去找她了,所以還不如干脆的不回來算了。

        因為也沒有什么事情了的緣故許岑也就今天也就帶著惜涼和顧孜孜出去玩了。

        國慶假期已經接近過半了,張一楠是要提前回去的,因為說有事情要出處理所以許岑也就去陪了她半天將她送到了車站。

        在許岑打算回去的時候許岑接到了一個電話。

        pk正版q首Lt發0Gp

        一個沒有備注的電話。

        許岑接了起來。

        “你是徐戀的監護人嗎?”電話那頭問道。

        許岑愣了一下:“嗯?怎么了?”許岑問。

        “她把她的一個室友打進了醫院,麻煩你現在來學校一趟。”那邊的人說道。

        許岑有些無語,更有些疑惑,這幾天以來徐戀到是安安分分的沒有給自己發信息,幾天下來許岑都要忘記了學校那邊還有一個徐戀的時候怎么就突然打過來了一個電話號碼。

        許岑有些懵逼,但是也不好說什么,跟顧孜孜說了一下自己學校有些事情要早點離開之后顧孜孜和許岑也就依依不舍的分開了,也因為有課的緣故顧孜孜也不能夠送許岑去學校,許岑也就只能夠自己打車去學校,畢竟事出突然許岑覺得還是挺緊急的,加上自己也不缺這錢的緣故就直接打車過去了。

        身為老油條的出租車司機開的速度肯定是比女司機顧孜孜快了很多的。

        許岑下車了之后就直接朝著政教處趕去。

        許岑進去了之后就看到了徐戀坐在里面的椅子上,她看到許岑之后下意識地想要躲避但是被許岑叫住了。

        許岑上前給她抓住了:“怎么回事兒?”因為許岑覺得徐戀也不想是一個會挑事的人,所以也就只是疑惑地問了一下。

        徐戀沒說話。

        院長也過來了,見到了過來的徐戀的監護人是許岑之后也愣了一下:“你是徐戀的監護人?”因為當時的檔案也都是自己填寫的,徐戀的監護人上面那一行交過來的也確實是許岑。

        許岑點了點頭。

        “哎,你不知道她在學校里面做了什么?”院長有些疑惑地問,也有點國慶節你怎么不把她帶回家的意思在里面。

        許岑越來越疑惑了:“怎么了?在學校里發生了什么嗎?”許岑問。

        “聽那個被打傷的室友說徐戀有著暴力傾向,女生說自己只是說了徐戀可能有點問題之后就被徐戀給打了,并且醫院方面也給出了徐戀的鑒定,說徐戀又易怒的傾向。”院長對許岑說。

        許岑無語了,不過很快就看著院長問:“那個女生到底說了什么?”許岑問。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當時女生也昏昏迷迷的,肚子上全是淤青而且眼眶臉頰也都被打出血了,現在那邊的人就等你過來調解呢,如果不能夠好好解決的話人家要報警處理了,然后學校這邊會給徐戀暫時記個過,你處理好了,如果事情影響不大的話,這個過期末就可以給你消掉。”院長這么說似乎也看在許岑的面子上才這樣子說的,似乎是想要留住許岑。

        不過這也就只是許岑的片面想法而已,院長這么說也完全就是知道了許岑的父親的緣故。

        許岑道謝了之后就拉著徐戀去醫院找那個女生的家長了。

        一路上徐戀也都不說話低著腦袋許岑也不知道她有沒有認錯的樣子。

        “為什么打她?她說了什么?”許岑回過頭看著徐戀問道,許岑一直都覺得徐戀是一個怎么都不會很容易動怒的三五少女,更別說是剛來陸地上這么些天而已。連一些基本事情都沒有弄懂地她不可能會那么容易的被激怒吧。

        徐戀抬起了腦袋看著許岑:“她讓我陪她去喝酒,我去了,她喝了一些,就說給我找男朋友。我不知道怎么說,意思里也有拒絕,但是那邊的幾個男生就過來了,我把那些男生給打跑了,她還想要叫不認識的人來接近我,我就干脆直接把她打了。”徐戀對許岑說,說的很干脆,做的事情也確實很干脆。

        許岑無語了一下:“你不要和她出去不就好了,有些女生是什么樣子的秉性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啊。”許岑對她說著。

        但是看到徐戀無動于衷的樣子尋思著這家伙可能還真的看不出來吧。

        只是這也不是徐戀的想法,她沒有講出自己的內心想法。

        這個女生在寢室里面日常言語中都帶著對徐戀的調侃和諷刺以及人生攻擊,當時也覺著徐戀不會反駁不會說話的三無來攻擊徐戀,徐戀對她的怨恨早就在心里面累積起來了,過去也是徐戀暗示了一下那個女孩子,女孩子就帶她過去了,男生也純粹是被徐戀吸引過去的。揍那個女生更是順便的事情對于徐戀來說。

        只是許岑不知道而已,徐戀也不想要告訴許岑。

        許岑拉著徐戀就已經到了這邊的醫院,在樓下買了一些水果之后也就上樓了。

        女生在普通的病房也不是急診室,許岑走到了病房前讓徐戀站在外面不要進來。

        自己敲著門進去了。

        女生的臉頰上纏著繃帶,看到了許岑霎時間就愣了一下,旁邊坐著一個中年婦女。

        見到許岑進來了之后兩人也就立即表明了身份。

        中年婦女似乎并不是像是那些老娘客,沒有上來就直接罵許岑,許岑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很快兩人就談到了利益上面的事情。

        中年婦女給自己的丈夫打了個電話,很快一個男人穿著西裝就過來了,似乎有著比上班更重要的事情,那么就是收錢。

        許岑心里的石頭還是放下來了,畢竟這事兒看起來好像用錢解決到是方便很多。

        便直接看著對方兩人問起了要多少的賠償金額。

        他們商量了一下也就很干脆的說住院費以及治療費用和后期的保養費用以及精神損失費大大小小加起來要求賠償三萬元。

        許岑想要給自己的父親打個電話的,但是后面想想關于徐戀的事情還自己報銷算了,反正之前的獎學金都還在身邊。到時候的話就讓秦曉凡來報銷掉算了。

        現在的轉賬也十分便利,為了表示歉意許岑還將徐戀給帶了進來兩人鞠躬道歉之后便離開了。

        雙發也都達成了自己想要東西之后對方也沒有追究什么,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么痛快的家伙吧,賠償費不殺價這是很少見的。

        “早知道多要一些了。”中年婦女對丈夫和女兒說。

        “看起來也是一個小孩子啊。”他說。

        “家里很有錢吧。”

        “我們還是少和這些人扯上關系為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