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零九章 回來的三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徐戀回到了寢室,她的室友們比她回去的要早,看到徐戀開門進來的時候一個個地都直接都起了身:“我們也去吃飯吧!”一個對另一個說。

        “好,你要吃什么?”所剩下的兩個女生直接就開始報團取暖了:“我想吃黃燜雞誒。”

        “好巧,我也想吃,去吃吧,快遞室那邊開了一家的。”兩個人說好也就直接出去了,這話說得也像是故意給徐戀聽得一樣。

        徐戀也沒鳥她們,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但是自己的位置上面也不知道哪里多出了一個信封一樣的東西了,很厚的一坨。

        徐戀有些疑惑,她的桌子干凈的要死,也不是說她有多在意自己的衛生什么的,只是這個家伙啊!完全不知道該要買什么的好吧。

        現在空蕩蕩的地桌子上面多了一個很厚很厚的信封。

        徐戀拿過來看了一眼,里面厚厚的,很硬,似乎是放了紙進去。

        徐戀將里面的東西給拿了出來,一疊一疊嶄新的紅色毛爺爺被徐戀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她沒有與用過紙幣,之前買東西都是移動支付的。但是紙幣什么的還是見過的,上面寫著一百那應該就是一百面額的了。

        徐戀有些疑惑,然后一張一張的開始數起來了,因為都是使用的移動支付,紙幣看到了的時候并沒有顯得那么重視和興奮,徐戀數錢也很慢,因為沒有碰過,也就基本和數別的東西似的。

        數錢數了好久,徐戀才數完了。

        三萬整。

        徐戀有些懵逼為什么自己這邊多了一個三萬出來而且上面也沒有人名字什么的。

        許岑回到寢室里面之后就坐在椅子上了,一副身心疲憊的樣子,明明才上了早上的課程以及許岑今天也都沒有運動,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累,就是有種無形的壓力壓著自己的感覺吧。

        許岑休息了好一會兒之后收到了徐戀的信息:“你出來一下!有東西給你看!”她發過來的信息。

        徐戀現在看到徐戀的信息就有些頭疼,因為那個家伙現在太粘人了,比之前的純澈還要粘人的感覺,許岑有些惱:“別沒事有事的亂找我好嘛!很煩的!”許岑對她說。

        “那我去找你?”徐戀發過來。

        qB更%新}◇最d快上_;v

        “佛了,我去找你,你在哪里?”許岑問。

        “在女寢樓下了。”徐戀已經動身出來了。

        許岑也直接起來了。

        “咋地啦,又是徐戀找你嗎?”二號床剛開了游戲,但是這家伙做事情三心二意的,許岑起了身要出去都知道了。

        “不然呢。”許岑有些不耐煩地說。

        “嘖嘖嘖。”現在就連二號床都有些動搖許岑和徐戀的關系到底是不是姐弟那么簡單了。

        許岑下了樓之后朝著女寢的方向走去,而徐戀也朝著這邊的方向過來,兩人也算是很恰好的在中間就碰到了。

        “什么事情啊,早點說我還想要午睡的。”許岑對徐戀說。

        徐戀從手里拿出了那個信封,徐戀數錢數完了之后就給裝回去了。

        許岑也有些奇怪從徐戀的手里拿過了信封,但是在到手的時候許岑也已經多多少少猜出來一些了,他打開看了一眼,看到了里面的毛爺爺之后就愣了一下,然后看著徐戀:“哪兒來的?”許岑問她。

        徐戀搖了搖頭,但是看到許岑的表情很糟糕的樣子:“三萬!就是你當時賠的!”她對許岑說道。

        許岑看了一眼徐戀:“所以我想知道,這錢從哪里來的。”許岑對徐戀說。

        “我不知道,我回去的時候就放在桌子上了。”徐戀搖搖頭,雙手攤開一副啥也不懂的樣子。

        許岑揉了揉腦袋,手陷在自己的頭發里抓了抓也有些苦惱,不過隨即就拉起了徐戀朝著女寢的方向走去。

        一個男生進了女寢的事情還是蠻大的。

        阿姨直接就出來了,然后看著許岑。

        不過許岑直接拿著信封然后看著阿姨:“你有沒有見到過一個拿著這個東西進來的人?”許岑問她。

        阿姨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信封:“沒有。”

        “那這邊能調監控嘛?”許岑問阿姨。

        宿管大媽愣了一下:“調監控怕是不行,你沒有申請,你要去也是要去保衛科那邊調監控。咋啦?丟錢了?”她問。

        “沒。”許岑拉著徐戀又出去了。

        “去醫院。”許岑對徐戀說。

        “干嘛啊!這不是三萬塊回來了嗎!”徐戀對許岑說!她不明白這事情的重要性,她只看到了三萬。

        許岑不這么認為啊!這三萬塊不可能是被徐戀打了的那個室友還回來的,之所以三萬回來了。

        只能代表著兩種情況。

        第一,就是許岑替徐戀花錢的事情被秦曉凡他們知道了,不過在這樣子的話秦曉凡為什么不理自己?跟自己說然后把錢直接打在自己的賬戶上不就好了?給徐戀再給自己還給的是現金不是多此一舉?第二,就是徐戀那邊有人,然后因為之前徐戀打人的事情那邊索賠之后被秦曉凡知道了,可能不想花錢也可能是不想要因為感覺到自己的女兒被欺負了似的然后去威脅對方將賠款全部吐了出來。

        許岑相信第二種的幾率會大一些,所以要去醫院看看。

        徐戀還是有些不能夠理解。

        “夠了,你跟我過去就知道了。”許岑現在倒是非要帶上徐戀不可了。

        徐戀也直接將許岑的手給抱住了。

        兩個人打了車子之后就直接趕往醫院。

        到了之前的病房之后發現徐戀同寢的女孩子果然不見了,床位都空了。

        許岑愣了一下,然后直接找到了這層樓的護士站這邊,詢問了一下那個女生的去向。

        護士看了一下記錄,就只是說因為傷勢痊愈的差不多了,然后家里人想要將她帶回家養傷所以就出去了。

        許岑有些無語,想要了解更多的時候被拒絕了。

        許岑看了一眼徐戀,眸子里面帶著一絲絲的怒氣。

        他主要是生氣徐戀身后的那些家伙,她的家里人,自然,徐戀許岑對她也有點生氣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