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狠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自己開船呢?”純然疑惑地問道。

        “自己開船?你也得要有船才可以,而且,島上還是有守衛的,如果你沒有事先通知人家把你打死了也都沒有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找人的話……還是要和他們有聯系吧,驚喜這種東西,應該做不到。”金發女人對純然說。

        “你好像也很了解?”純然問了一句。

        “其實二十幾年之前我和他們還是蠻熟絡的,這間酒吧!就是他們開在這里的!據我所知,島上的話,好像除了秦曉凡之外其他的都是女人啊,你上去難道是找秦曉凡?”金發女人有些疑惑地看著純然問道。

        純然愣了一下:“不是,找別的人。”她說。

        “女的?”

        純然搖了搖頭。

        “奇了怪了,如果是男人的話不可能上去的啊!”金發女人抓了抓腦袋有些沒想明白。

        “我只是去看看,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在那邊!如果你認識秦曉凡的話,能不能跟他說一聲?”純然看著金發女人,言語中多少有些懇求的想法。

        金發女人也明顯愣了一下,其實她已經好幾年沒有找過秦曉凡了,前幾年圣誕節他們一家人也都會來這里,酒吧通宵然后玩到嗨的那種。

        “我試試?”她對純然露出了一個友善的微笑。

        “謝謝,還有,這邊有睡覺的地方嗎,我好困。”純然問道。

        女人將純然給帶到了自己的房間里:“趕了多久的路程過來的?”女人問了一句純然。

        “二十個小時。”純然說著便直接側躺在了床上睡去了。

        二十個小時,金發女人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誰去趕二十個小時的路,就算以前是有這個沖動,但是現在早就已經放下了。因為也清楚,有些事情是不太可能的。

        “圣誕節調了些酒,明天一起燒烤?”金發女人給秦曉凡發了信息。

        接收信息的人是安廿,她目前就負責的是與外面的聯絡了,除非是緊急信息什么的才是徐柔涵和秦禾笙以及秦曉凡直接聯絡的,像是這種日常垃圾短信或者是說私聊信息都是安廿接收的。

        安廿疑惑了一下,她自己雖然說是很喜歡調酒,但是去年好像做的也不太多的樣子:“可以啊。”她很快的回復了金發女人。

        女人高興地甩掉了手機,其實她一直都很想要和他們見面的,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那個勇氣能夠說出來吧,只是因為純然過來了才這樣子說,說到底還是蠻感謝純然的。

        不過,金發女人還是不知道這個漂亮家伙到底是要去找誰才過來的。

        如果不是秦曉凡的話,她只能夠想到的是女人了。

        沒有別的男人的印象。

        安逸地度過了一晚上之后金發女人已經準備好今天去燒烤用的食材和作料了,少不了的自然還有調制酒水的東西。

        “麻煩幫我搬一下!”純然起床之后看到金發的女人在關門的酒吧里面搬著東西,有些疑惑地走過去之后就被金發女人要求了。

        “里面都是什么?”純然問道。

        “酒水,還有一些燒烤用的食物之類的東西!”她說。

        純然立馬就將她給端了起來:“要搬到哪里去?”

        “送到外面的推車上就好啦,然后推著去港口。”她說。

        純然哦了一聲,放上去之后便從房間里面拿自己的行李箱了。

        金發女人推著整整裝了兩箱子的東西朝著港口走去。

        純然則是裹得像個企鵝似的拿著行李箱朝著港口走去,海風很大,超級冷,特別是純然現在身體很虛弱,很容易著涼,她已經有些掉鼻涕了。

        “船呢?”純然問道。

        “這里!”女人在港口找了一圈,看到了自己的游艇之后指著對純然說道:“我已經好久沒開了!”她說。

        純然也呆滯了一下,沒想到這家伙有些深藏不漏啊。

        “你等我一下吧,我上去檢查一下。”她說。

        純然嗯了一聲,守著兩箱東西還有自己的行李箱。

        她看著無邊的海洋,深藍色的海水比碧綠的海水要恐懼的多,特別還是海浪一直拍打著岸堤。

        過了十來分鐘之后金發女人才從游艇里下來:“好了好了,沒什么問題,我們將這些東西給拿進去吧!”她興奮地對純然說著。

        明明是送自己過去的,為什么這家伙表現的如此興奮?純然不知道金發女人要做什么,所以有些好奇她的行為吧。

        駛出港口之后金發女人就顯得有些放縱不羈愛自由了,她掌著舵,一邊哼著英文小曲兒一邊和純然聊著。

        她還是想要知道純然想要找的人是誰,畢竟也算是一路坎坷了吧過來,人生地不熟的一個小女孩子家家的危險重重啊。

        “好要多久?”純然坐在夾板上,她已經帶帽子和拉起高領毛衣了,自然不怕冷。

        金發女人則穿著風衣里面也就穿了一件長袖而已,甚至穿的還是絲襪這種東西:“半個多小時吧。”她說。

        “我下去坐會兒,有些受不了了。”純然說。

        “行,幫我拿瓶威士忌上來!”女人對純然說道。

        純然雖然有些蒙圈,但還是相信威士忌能暖身的這種想法。

        給這個勇敢的金發送了一瓶酒之后純然就繼續躺在船倉里的床上休息了,純然的腦子里面已經開始想象著見到許岑之后是一副什么樣子的場景,雖然可能他身邊會有別的女孩子……那他會是和誰?

        徐戀?還是那個雙胞胎?

        “看到島嶼了!”金發女人臉頰紅彤彤的,也不知道是喝酒喝得還是給風吹的。

        純然起了身立馬就上去了,島嶼距離她們越來越近了,純然瞥了一眼放在一邊的威士忌,已經喝下去大半瓶了已經都……好狠的家伙。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