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徐戀也不是不能夠體諒許岑,畢竟他和純然分分合合數次了,許岑強調最多的也就是他最喜歡純然了。所以今天不管變成什么樣子徐戀也都是知道的,只是她有些難以承受而已。

        不過這晚,純然睡得很舒服。她側著身體腦袋貼在許岑的胸口,一只手無力地耷拉在他的身上緩緩睡去的。

        大概是她這么久以來第一次睡得比較踏實的覺了吧。

        不過許岑依舊保持著早上起來去跑步的習慣,起床時親了一下純然的嘴唇之后就穿好衣服出去了。

        徐戀早就已經站在樓底下坐著熱身運動等他似的了。

        “起那么早?”許岑看著徐戀問。

        這家伙沒有回答,表情上一副很不悅的樣子。

        “如果沒有好好休息的話你現在就去睡覺!”許岑看著她精神萎靡的樣子,讓她跟著自己跑豈不是為難她了?

        “我休息的很好!”徐戀嘴硬道。

        許岑看了她一眼。

        徐戀哼了一聲還超過了許岑,許岑跑步很佛系,這種程度對他而言壓根就算不得什么,只是無奈地笑了笑跟在徐戀的身后跑了。

        只是這丫頭真的沒休息好吧,加上昨天又有些飲酒過量了的樣子,今天還起那么大早跑步,整個人的精神狀態自然是差的要命的了!她跑了大概四分之一個島吧,就已經開始休息了。

        許岑看了徐戀一眼:“你往回走,我們到時候見面吧。”

        徐戀雖然不爽,但是也沒辦法,如果自己這樣子一直走下去的話,許岑跑完一圈就不跑了的一輩子也見不到了。

        許岑一圈下來到是沒什么難度的,現在早就敢敢單單了,除了有次前一天晚上給徐戀榨干了許岑第二天連床都難下來,跟別說跑步什么的了。

        習慣性地跑完了回家,徐戀也已經早就走回去了,現在在給許岑準備著早餐。

        “不去看你的純然了?”徐戀依然還在生氣似的,許岑走了過去湊到她的身邊親了她一下。

        “我還是喜歡你以前那樣子。”許岑說。

        徐戀咬咬嘴唇也不知道該要說什么,以前她肯定不會說出來,但是心里也不爽,現在說出來心里倒是舒服了很多。

        許岑換了件衣服擦了一下身體之后起了身:“我去把純然叫起來。”

        徐戀沒聽到似的在切著蔬菜。

        許岑出去了之后徐戀才狠狠地剁了一下菜刀。

        許岑去到了純然的房間里,這家伙已經是醒了估計還在做夢的狀態,許岑一進去她就睜開了眼睛然后看著許岑:“你去干嘛了?”她問。

        “跑步,然后健身。”許岑說。

        “這兒的生活是不是很滋潤?”她問道。

        許岑猶豫了一下:“嗯。如果可以這里我感覺自己能夠住上一年。”

        “真好。”純然感嘆了一下。

        “其實我感覺你也可以這樣子的,你的母親現在不缺錢的吧?”許岑問她。

        “是不缺錢,但是誰又會嫌棄自己的錢多呢?”純然對許岑說:“我母親和你父親,能走多久?我覺得我回去了,你回去了,到時候她們倆就差不多要掰了,我感覺兩個人也都是深知這點的,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父親和我母親現在兩個人做的項目也都不是一樣的了,你父親自己現在是單獨項目的總經理,賠錢自己出,賺錢和公司陸肆分成。兩個人已經很明顯了。”純然對許岑說。

        “不容易吧。”許岑感嘆了一下,自己的父親也就高中畢業的文化水平,純然的母親可不一樣,重點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這么幾年許岑都已經有些不太敢想了。

        只能夠說是自己的父親適應能力強,但是純然的母親也不是那種喜歡服軟的家伙,你讓她天天玩玩玩的,人家也不樂意,從純然的教育上面就能夠看出純然的母親是一個工作狂了吧。和凌雙霜是完全相反的一種性格啊……“可是,這樣子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吧。”純然轉過頭對許岑說:“她們倆要是離婚了。”

        “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許岑立馬回答道。

        純然笑了一下:“還不算太笨。”

        “那你母親是打算再找一個?還是說就這樣子過一輩子了?”許岑問純然。

        “不知道。”純然也一點不關心自己母親的事情發展的如何,畢竟她的母親也不怎么關注她吧。

        “好了好了,這些話到時候我們回去再說好了,現在先把早餐解決了。”許岑拉著純然起來了,然后看著她洗漱完之后兩人便下樓,許岑帶著純然來到了徐戀的房子。

        徐戀看著許岑和純然進來了之后就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純然也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兩個偽三無的碰撞啊。

        “一起吃好了。”許岑對她們倆說。

        徐戀也因為是自己做的菜一點也不客氣直接上手抓了。

        純然倒是抽了一雙筷子然后開始夾菜。

        許岑一口恰了一個雞蛋之后就開始灌蛋白粉了。

        不管是餐桌上也好,還是沙發上也好,三個人也都不說話。

        徐戀和純然也像是商量好了似的誰坐在許岑的左邊還是右邊。

        這是在演默劇嗎?許岑的腦海里無數次的飄過黑白相間的畫面過去。

        真的太安靜了,如果是兩個人這樣子獨處到是沒什么壓力,只是變成三個人的時候,壓力就不小了。

        因為每個人都在猜每個人的心理活動是什么吧。

        你也不表露出來,猜的難度就更大了。

        果然,這倆人還是不適合呆在一起啊,在經歷了一整天之后的許岑吐槽了一句。

        “去吃飯吧。”女仆過來喊他們去主樓吃飯了。

        許岑下意識地抓了一下純然的手腕,畢竟這也是一道坎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