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八百三十章 愧疚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純澈一下子沒想到那種事情上面去,只是哦了一聲就坐在沙發上了。

        凌雙霜到是想到了,不過也沒有說什么。

        和顧孜孜一起準備飯菜去了。

        許岑是她們做好飯菜之后才被人給叫起來的,因為純澈等不下去了,就去敲門了。

        余崇崇已經醒了,靠在許岑的身上笑盈盈地樣子在自拍。

        “怎么都不叫我,幾點了。”許岑將她的手給按下去了,余崇崇貼在許岑的身上抱著他。

        “看你睡得那么香,就不想叫你了。”余崇崇解釋著,又湊過去親了親許岑。

        許岑起了身,將余崇崇重重地抱在了懷里:“過癮了?”

        “嘻嘻,一般般。”她松開了許岑,之后就起身套了一件睡衣打算去洗澡了。

        許岑到是沒有洗澡的打算,出去了之后便直接坐在桌子面前了。

        “一臉的憔悴?怎么不多睡一會兒。”顧孜孜看著許岑,給他用手硬核洗臉了一下。

        許岑沒說話,起了身又去廚房漱了個口。

        才坐下來吃飯。

        “你看看他的脖子!”純澈指著許岑的脖頸還有鎖骨處說。

        眾人一下子就將目光聚焦在許岑的脖子上了。

        “怎么了?”許岑不明真相,摸了一下,手里還拿著筷子呢。

        “都是草莓印!”純澈酸酸地說。

        許岑無語了一下,將領口提了起來,然后開始吃飯了。

        “餓死了。”

        不過凌雙霜做的菜還是很下飯的,大概是運動量增加了,許岑一口氣直接就吃了三碗,余崇崇洗完了出來了之后許岑也已經吃好了,他則是溜到里面洗澡了。

        下午他還是想要去找純然的。

        洗完出來了之后他就想要出去了,純澈看了一眼許岑:“我也想要見見純然姐姐!”她對許岑說。

        許岑看了她一眼,嗯了一聲,也打算帶著這丫頭一起去了。

        顧孜孜則是下午依舊帶惜涼出去學琴了,畢竟這東西也不能夠隨時停下來,不太好。

        許岑思考了一下:“要不在客廳里放個鋼琴怎么樣?”許岑突然看著她們問:“我覺這個地方也蠻大的。”

        “有毒。”顧孜孜白了一眼許岑:“不行啦,而且到時候我去上班不也是可以天天去的,就算是我不去上班了,惜涼的學校里面也有鋼琴,犯不著那么麻煩。”她對許岑說:“而且你不知道鋼琴多貴啊。”

        “知道啊,也不是咱出錢,跟我爹說惜涼想要買鋼琴,他應該會樂意的吧。”許岑說。

        “算了算了,到時候彈得不錯了再說吧,現在也才學三個多月呢。”顧孜孜對許岑說,畢竟她也不是想要物質上面滿足什么的,只是想要讓許岑多陪陪惜涼和自己啊。

        許岑和純然來到了公司,純澈好像之前來過一次,不過過去挺久的了。

        許岑直接拿了鑰匙突襲了純然的房間,她在吃午飯,點的外賣。

        整個房間里面都是外賣的味道。

        “這么晚才吃飯?”許岑問了一句:“既然沒有工作,為什么不去我那兒吃飯?”

        “不想去,太麻煩了。”純然說了一句,將她暴露在空氣中的長腿給收了回去。

        純澈坐在了床邊上,就看著純然吃東西,也就一開始打了聲招呼叫了個純然姐姐之后也沒有說話了。

        許岑則是直接湊過去看了一眼純然在吃什么。

        “我也想吃。”許岑恬不知恥地說。

        純然還真的夾了塊肉出來,她似乎點外賣挺狠的,肉好多,許岑就這么看過去的時候。

        許岑咬住了肉還咬住了筷子,如果純澈不在的話許岑肯定就直接親上去了。

        純澈就在旁邊看著他們,可能以前會很不爽,但是現在兩個人都喜歡啊,看著也就還好,反而還有點開心了。

        “純澈,怎么過來了。”純然看了一眼不說話的純澈之后,問。

        “我......就是,來看看純然姐姐啊。”她臉一下子就紅了,跟含羞的少女一樣,不過也不是初中那個只是有點小漂亮的小屁孩兒了,現在她可成熟多了,身材也和純然差不多有些許高挑起來了。

        純然沒說話,許岑收到了信息,是張琪歡的信息。

        那個家伙好像還有急事找自己一樣的。

        連續給自己打了不少個的電話,因為靜音沒有聽到。

        “我可能,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許岑說著就出門了:“純然你晚上去我那邊吃飯吧!”許岑說完就直接跑到電梯那邊了。

        “又是哪個女人找他了吧。”純然嘀咕了一句:“真討厭這樣子啊。”

        純澈嗯了一聲。

        “你會和許岑結婚嗎?”純然看著純澈問。

        純澈還在懵逼中呢。

        “我希望你和許岑結婚。”她說。

        “因為之前的那件事情嗎?”自然就是婚禮被破壞了的那件事情。

        “是吧。”或許,這也是純然人生中為數不多的一次愧疚了。

        “沒事啦,其實他一直喜歡的都是你......如果那時候真的訂婚了,可能還是不能在一起的,反而關系會更加尷尬,其實這樣子你們對我有愧疚我心里還是蠻開心的,畢竟你們倆都在意我了。”純澈笑了一下,她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

        純然瞥了瞥嘴。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