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嬌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北脊人很少,真的很少,特別是年剛過,又是開學季,年輕人小孩子都出去上學了,留在這邊也就只有一些老人,更不像是夏天還會年輕人過來游個泳什么的,拍照什么的,這個天氣加上這個季節以及這個時段,這邊的人應該也算是最少最少的一次了。

        “好安靜啊。”許岑站在小山堤上,看著旁邊同樣站著的純然,說。

        “難道這樣子不好嗎?”純然看著許岑問。

        “沒,我覺得挺好的。”許岑手伸到了純然的口袋里,抓住了那只暖呼呼的手。

        純然也將許岑的手給抓住了,然后往他旁邊靠了一下:“工作真的好累,更何況還是這種比較簡單的工作。”純然對許岑說:“其實我知道的,在我過去之前我母親也和他們交涉過的,我也就只能夠算是走個過場的樣子,簽一下最后的合同。”純然對許岑說。

        “不管怎么樣,你現在的年齡都和我一樣啊,本來就是在上學的時候,更何況你現在這種頂多算個實習,實習能做這些不錯了吧,不是在公司里面跑腿打雜。”許岑安慰著純然,手伸了出來將她往懷里拉了一下。

        純然沒有給予回答,只是靜靜地靠在許岑的身上而已。

        很快,老板娘就叫兩人回去吃飯了。

        “許方明,我覺得我們倆就這樣子好了,還是離婚吧,同步同居以后再說,要是許岑這小子真的想要和純然一起,結婚也好過日子也好,這樣子總是不行的。”在家里,林思意對旁邊的許方明說。

        許方明這次也沒有強求什么,只是感嘆了一句,隨后兩人便默默的起來去工作了,不過在下班回來了之后林思意就已經拿過來了離婚協議書。

        顧孜孜到是沒有什么想法,只不過知道許岑和純然出去了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得來吧,畢竟遠得很。

        洛子優是從張琪歡那邊收到消息的,有些失落,張琪歡不知道許岑和誰走了,但是能夠知道的是肯定是許岑最喜歡的家伙吧。

        “純然!”吃完飯,兩個人在后院里面看魚的時候許岑叫了她一句,純然回頭看了一眼許岑。

        “怎么了?”她的聲音不知道是無力還是溫柔,許岑一下子沒有判斷出來。

        “我好喜歡你!”許岑凝視著她的眼眸說。

        純然愣了一下,換成之前,肯定秒回答“你已經說了好多次了”

        只是現在,或許她才可能突然想起來,面前這家伙是喜歡自己的,應該是說超喜歡自己,然后自己也喜歡他,不就是互相喜歡嗎......純然沒說話了,許岑直接將她給抱在了懷里,臉頰蹭著她的臉頰:“晚上吃夜宵嗎?”

        “房間里有零食吧。”純然說著,許岑直接將純然給抱住了,半拉著的那種到了臥室。

        “我想,和你結婚。”許岑的雙手按著她的手臂,嘴唇親吻著她的臉頰,柔糯的聲音在純然的耳邊響起,少見的,她有了些許的感覺。

        “嗯.......”她的動作很微妙,若不是許岑一直觀察著她的神態和舉措還真的沒有看清楚呢。

        “真的?”許岑撐住了身體,凝視著面前的這個面頰紅潤羞赧的少女問。

        純然瞥過腦袋:“可你,放得下她們?”純然又問。

        “咱不回去了......”許岑對純然說,純然愣了一下,看著許岑:“不可能的,遲早都要回去。”

        “不和她們見面?”許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沖動說出來的這句話還是真心的想要說出來這句話的。

        純然沒有什么反應,她只覺得是許岑沖動了,不過還是很開心,至少,這句只為自己的話聽著許岑說出來了,她的手捏在許岑的衣服上,往下拉了一下,想要拉下來似的。

        “高領衣服還能這么脫?”許岑對著純然笑了一下之后立馬就脫掉了自己的襯衫也直接將純然的衣服一下子就給褪去了。

        冰冷的被窩進入兩具熾熱的身體之后一下子也就暖起來了。

        海風無能狂怒般地拍打著窗戶,房間里面一片祥和,只有些許的疑惑從純然的身上拋出,關于身體方面的,也包含了兩個人之間的問題。

        在一陣“嚶嚀”之后,四年左右的感情也在此刻爆發到了極點。

        “以后!不能離開我了!”純然雙手環扣著許岑的脖頸,她剛差點要暈了過去,其實她的身體這兩天很虛弱,只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許岑也一直都沒有體會到,畢竟昨天晚上也才剛過來吧。

        “嗯!你趕不走我了!”許岑一只手抱著她的腦袋一只手環著她的后背將她摟在懷里。

        “你肯定要負責!你一定要負責!”純然腦子已經不太清楚了,也少見的胡言亂語起來,許岑只是用力的點頭,先前或許也并沒有這種想法所以也沒有一點的準備,許岑給純然蓋好被子之后立馬去了廁所那潤濕了的熱毛巾給純然擦身體了。

        純然抓著許岑的手困倦加疼痛的很快就入眠了。

        許岑沒說話,擦拭的差不多了才輕輕地掰開她的手掌去廁所洗漱了一下之后才回來,床單也還好,剛大部分都染在了衣服上,許岑已經將臟的衣物丟掉了。

        輕輕地摟過了旁邊熟睡了的純然之后許岑也緩緩地睡去了。

        若第一次,第一個人是純然的話,估計也就沒有后面的事情了吧。

        許岑思考著。

        夢里,許岑夢到自己和純然結婚了,但是純然卻因為孩子難產的緣故住院了。

        被噩夢驚醒了之后的許岑立馬就朝旁邊看去,純然已經醒了,靠在許岑的手臂上看著許岑,似乎已經醒了很久了。

        “怎么不再睡一會兒。”許岑緩過了神按住了純然問。

        “自然醒的。”純然手臂直接環在了許岑的脖頸上。

        許岑愣了一下,看著旁邊變得和之前略有些不同的純然:“我,昨天。沒,控制住。”許岑解釋了一下。

        純然沒有聽他說話,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臉頰,輕輕地哼了一聲。

        “我昨天怎么睡著了?”她問。

        “不知道,說了一些話之后就很快睡著了,手還一直抓著我,怕你醒來,就讓你抓著了,后來才掰開的。”許岑說。

        “還有血絲呢。”她說。

        許岑沒說話了。

        “我來照顧你吧,這幾天。”許岑看著她說。

        “嗯。”純然點點頭,沒有拒絕,像是整個人已經完全交托給他了似的。

        許岑湊過去深深地吻了純然一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