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易燃的青春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浮躁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咦,那個小姑娘沒有下來嗎?”老板娘早餐早早的就做好了,因為之前許岑也和她說了,早餐不需要等她們的,不過老板年也都會做一些能夠放很久的早餐,例如煮雞蛋啊還有玉米啊之類的。

        “嗯,今天她身體不太舒服。”許岑拿過了早餐之后就上樓了,純然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在翻著旁邊的旅游項目。

        “我感覺看電視也可以啊。”許岑對純然說。

        “不想看。”純然瞥過了腦袋,然后拿過了許岑的盤子。

        “你刷牙了沒?”許岑問。

        純然看了一眼許岑:“不想刷牙。”純然少見的開始撒嬌起來了,雖然語氣依舊平平淡淡,但是話里話外許岑是能夠感受到撒嬌的意思在的。

        “太臟了吧。”

        “那你親不親?”純然看著許岑,有那么一瞬間許岑感覺面前的家伙被偷換成了純澈。

        許岑二話不說直接湊過去將純然給吻住了,不過純然也知道這樣子有點惡心,閉著嘴巴瞥過了腦袋,然后起了身慢慢地朝著廁所挪過去了,許岑怕純然出事情自然是跟在她的身后的。

        不過這家伙確實也小心的很,而且看起來傷的也確實不輕的樣子。

        “你和她們,不會那么憋屈吧。”純然刷牙的時候看著鏡子里面的許岑,問。

        許岑瞥過了腦袋:“第一次正常。”

        “哼。”純然略微的有些不太開心,是認為許岑知道的太多了,還是有些不悅吧。

        兩個人吃完早餐之后便在床上葛優躺了,畢竟也是閑來無事吧,兩個人的相處話也不是很多,許岑就一直看著純然,純然則是靠在床上翻了兩下雜志有些無趣地丟掉了隨后拿起昨天從超市里面買的本子和筆開始寫字了,因為想不出來要寫什么,就在亂寫,想到什么字就寫什么字。

        許岑往純然的肩頭上靠了一下,從她的手里拿過了本子,示意著自己拿著讓她來寫。

        純然也沒有說什么,毫不客氣的直接利用起來了許岑這個工具人。

        “如果要孩子的話,你什么時候想要生孩子?”許岑看著旁邊的純然,問,因為在她寫的字里許岑看到了孩子兩個字便隨口問了一下。

        純然停了筆,外面的風也剛好聽了,房間里一下子就沉寂了下來。

        兩個人對視著。

        “不知道。”純然說:“生孩子,比這個都要疼吧?”

        “你還怕疼啊?”許岑笑了一下,看著她問,有些調侃的意思。

        純然擰著許岑的手:“你不怕疼?”

        “疼疼疼疼疼!老婆撒手!疼死了!”許岑一開始還沒啥,后來純然真的用力了之后許岑就頂不住了。

        立馬求饒。

        “叫什么?”她看著許岑,問。

        “老婆!”許岑到是不依不撓地繼續喊著:“老婆老婆老婆!你這是家暴!”

        一直喊道純然臉紅了才撒了手然后背過身體了。

        “你不是要嫁給我嘛!那不是我老婆,是什么?”許岑笑吟吟地看著純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嗅著她身上的香味問。

        純然沒有說話了,昨天也就只是因為來了感覺而已,像是迫不得已的同意,不過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子的,她也確實......若不是許岑那邊的女孩子真的很多,純然其實很早就想要和許岑平靜的談下去了。

        不過一直癱在床上也不太行,純然還是起身走動了一下,兩個人去到樓下稍微走動了一下,純然剛下樓嘴唇有些蒼白了,干干的,許岑也沒有料到會這樣子,去旅店立馬拿了保溫杯。

        “你身體真的沒事?”許岑看著她問,因為看起來白白的真的好虛弱。

        “沒事啊。”純然自己沒感覺到什么,接過了保溫杯之后抿了抿嘴唇才知道自己的嘴巴有多干。

        不過沒有走多久,兩人就回去了,晚飯還是在樓下吃的。

        純然在這邊休養了幾天,在這邊吃的也算不錯,只不過天氣一直都有些不太好,更何況之后還接連下了幾天的陰雨有些讓人不太舒服起來了,四周茫茫然然地就只能夠看到霧氣。

        “已經一個星期了啊。”許岑坐在床上,因為兩個人一直在這邊,也沒有讓老板娘來換被褥啊之類的,生活用品許岑和純然也在后面買過來了,一個星期之后的錢也繼續給了,老板娘看著兩個人還是很奇怪的,畢竟之前來了一個星期,其實后面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反而現在兩個人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

        “小地方都能夠讓你們玩這么多天啊。”老板娘笑著看著兩人說。

        “還行。”許岑并沒有說什么,兩人的表現在老板娘面前也都是比較沉默寡言的。

        純然也符合著點點頭。

        許岑其實想到了外面她們怎么樣子了,不過一直都沒有敢在純然的面前提起來,怕純然不開心吧。

        只不過純然也一直都沒有說話而已,現在的許岑也不像是之前過來的那一次那么幼稚了,特別還是現在已經和純然更深入的了解了一下,而且也明白這家伙雖然平時不在乎,說話很傷人也好,但她的安全感是真的低,對許岑的安全感尤其。

        “我們打算什么時候回去。”站在窗臺前,外面下著淅淅瀝瀝地小雨,視野奇差,平時可以看到的燈塔現在完全見不著。

        “你想要回去了嗎?”純然問。

        “不,不太想。”許岑回頭看了一眼純然說。

        “嗯?”純然看著許岑:“她們不是還在等你嗎?這么久了,我估計手機打開信息都不少吧。”純然說。

        “那你想我回去嗎?”

        “我無所謂啊。”純然看著這幾天已經寫了不少頁的筆記本說。

        “呵。”許岑笑了一下,看著面面前這個倔的要死的家伙,他朝著純然走了過去,雙手直接將她給按了下去,她的頭發散亂了一下,許岑捧住了她的臉頰就直接湊過去將她吻住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