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142 審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晚上,西區警署。

        雷蒙驚聞杜文且成了“黑警”,特意在加班到晚上,等李少澤回來報告案情。

        他一邊聽著報告,一邊喝著咖啡,心里暗道僥幸:“幸好杜文且調走了,他現在可不是西區的人,而是毒品調查科的。”

        不過目前杜文且還被羈留在西區,內部調查科暫時沒有介入。

        可這不代表杜文且就逃過一劫。相反,跟杜文且有關聯的警員,肯定都將受到內部調查科的重點關照。

        不管是上級還是下屬,最后都免不了去喝咖啡。

        看著面前的李少澤,雷蒙心里掂量了片刻,便瞇著眼睛道:“有沒有辦法,讓杜文且開口?”

        “有。”

        李少澤回答很干脆,他進來可僅僅是交報告那么簡單。對于杜文且的詳細背景,早已經重新篩選過了一遍,自然也找到了能讓他開口的辦法。

        “那就繼續挖下去,不僅要將灰色組織挖出來,而且有牽連的黑警,一個都不能跑!”

        雷蒙這句話說的很絕,因為他在心里已經決定,要拿灰色組織大作文章。

        只要能夠拿下這個案子,就能為他競爭處長的計劃,增添一個極大的砝碼。

        畢竟撇開派別之爭,又有哪一位總督,會不喜歡能夠破大案,立大功的屬下?

        何況雷蒙不會忘記杜文且的調動,是總署行動副處長提出來的。

        這個副處長他很熟,不就是那個在跟他競爭下任處長的“卓景全”?

        當然,雷蒙倒不會傻乎乎的認為“卓景全”也是黑警。

        甚至以正常情況來說,“卓景全”恐怕連杜文且的名字都不知道。頂多就是聽了手下總督察的推薦,蓋了一個職務調動的批文而已。

        但只要能夠從卓景全手下,再挖出一兩個黑警,這就將成為雷蒙攻擊“女皇派”的最大利器。

        卓景全無論怎么推脫,都推脫不掉這份責任。

        李少澤見此,心頭一轉,便舉手敬禮道:“明白,長官。”

        他還真怕雷蒙不敢追究,輕輕把杜文且處理掉。現在雷蒙的果斷,不僅符合雷蒙的利益,也最符合李少澤的想法。

        畢竟大佬上位,手下的人也有份好處嘛。

        李少澤推開辦公室的門,在過道上朝幾名打招呼的伙計點點頭,接過王素賢遞來的冰奶茶,說了聲謝謝后,轉身推開審訊室的門。

        漆黑的審訊室中,宋子杰坐在旁邊,一根又一根的抽著煙。看見李少澤回來后,面露難色道:“阿頭,這家伙自己把自己嚇瘋了。”

        “靠,開什么玩笑。”

        李少澤坐在位置上,還真發現杜文且臉色青紫,雙腿不斷抖動,渾身都打著擺子。但這明顯是是害怕嘛,哪里至于變成瘋子。

        不過害怕倒是正常的,畢竟大好前途,毀于一旦。從警察變成罪犯,以后全家都抬不起頭做人,正常男人都會害怕。

        特別是杜文且這種成了家的男人,不僅要考慮自己,還要考慮整個家庭,要真瘋了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李少澤想緩和換情緒,從煙盒里抽出一支煙,扔到杜文且面前:“大切sir,你以前也坐我這位置,知道怎么做最有好處吧。”

        “知道。”

        杜文且看見李少澤,神色安靜了很多,哆嗦著雙手把煙拿起。

        李少澤湊上前去,幫他點著后道:“你最喜歡抽的澳門煙。”

        “阿澤,多謝了。”

        李少澤點點頭,這才給自己點上。只希望杜文且能好好配合,不要辜負他特意買的這款澳門煙。

        等稍微吸了兩口,看見杜文且臉色逐漸平靜下來后,他才接著問道:“你背后還有什么人?”

        “我要等我的律師到場,不然我一句話都不會說。”

        杜文且依舊低頭默默抽著煙。

        李少澤聽這話一愣,好家伙,不愧以前當警察的,還真沒忘記,怎么做對最有好處啊。

        這簡直是不給李sir面子。

        李少澤再度重復問了一遍:“你確定要等律師?”

        “確定。”

        杜文且低著頭還想抽煙,沒想到李少澤直接拿起桌上的水杯,潑到他的臉上:“大切,你搞咩野。我們手段有幾多,你不知道嗎?”

        杜文且滿頭被潑濕,咳嗽了兩聲,才把煙丟在地上,直直看著李少澤。

        而且就這樣一直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足足三分鐘過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啞巴。

        李少澤沒轍,手指輕輕敲著桌面,忽然不著邊際的道:“我知道小雯得了腎病,最近在醫院排隊等腎用。”

        說到家里十二歲的女兒,杜文且的神色突然一變。

        他一輩子就這么一個心肝寶貝,但沒想到今年被查出了腎病。做一個手術要十幾萬,用一個腎要三十多萬。

        像他這種老警員,很明白現實的規則,內心的思想也早已成形。

        真不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理念,理想能夠左右得了的。

        就算有一時熱血,也很快就能分清對錯。但他偏偏選擇加入了“灰色”,最簡單原因,就是要撈錢。

        只有錢,才能救女兒。只有錢,才能夠幫女兒換腎。

        他做的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為了女兒能夠活下去。而他能夠賣錢的,就只有一條命,一身皮。

        所以一提到小雯的名字,杜文且便踹著桌子喊道:“李少澤,你他媽別搞我女兒。”

        “她才十二歲,你不要亂來啊!”

        杜文且可是知道,李少澤的上位之路有多兇殘。真害怕他從一個只對罪犯兇殘的人,變成一個不擇手段的人。

        不過他越生氣,李少澤的神色便越輕松,對杜文且踹桌子的舉動,不置可否道:“我知道你費用都交齊了,排期也拖人插隊。”

        “不過現在只要我打一句招呼,你就乖乖按規矩排隊吧。別說我害你,只是幫你遵守道德文明。”

        “死撲街,你良心被黑狗吃了啊!”

        杜文且雙眼通紅,想要站起來打人,可他椅子上還連著手銬。在劇烈掙扎下,連人帶椅都一起砸在地上。

        李少澤面帶微笑的聳聳肩膀,他當然不可能真讓人去害小雯。畢竟那么可愛的小女孩,以前還叫過他帥叔叔。現在不管杜文且做了什么,都不應該牽連到孩子。

        所以在拿到這個消息后,李少澤還特意打招呼,讓伢子動用人脈,幫忙小雯去找腎。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在審訊的時候,以此為籌碼,讓杜文且乖乖開口。

        當差嘛,說一套做一套,這是必須會的技能啊。

        杜文且則在地上獨自折騰一陣后,突然安靜下來:“我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