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415 八面佛!(2/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阿澤,阿澤,李sir有沒有在警署!”當天上午,西區警署中忽然傳來了一聲粗曠的叫喊。

        正在警署中做事的警員們紛紛側目,轉頭看向門口,看瞧瞧究竟是誰這么囂張。王素賢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李少澤的老朋友,現在毒品調查科的高級督察“黃志誠”。

        這幾年黃志誠用他慣用的老辦法——“二五仔反間計”,成功破獲了多起販毒案。

        于是總署干脆一紙調令,將他調到了總署的毒品調查科擔任行動主管,算是升了一次職。

        所以“NB”黃志誠大小在總署也是一號人物了!

        對了,“NB”是毒品調查科,英文名“Narcotics Bureau”的縮寫。不過平時在吃飯吹水的時候,李少澤都更喜歡叫他“牛逼黃志誠”。

        于是久而久之,牛逼也就成為了黃志誠在警署的一個諢號。后面還會慢慢發展成毒品調查科主管的代稱與前綴。導致將來任何一位擔任掃毒組阿頭的警官,都會被稱之為牛逼某某某……

        王素賢雖然知道李少澤和黃志誠交情不淺,這時候也只能出聲阻攔道:“黃sir,李sir昨天熬夜行動,現在辦公室里補覺。”

        “補覺?”黃志誠愣了一下,旋即領會到意思,明白李少澤肯定有在警署。于是一步躍過身前李sir的這位“貼心小秘書”,沖向了李少澤的辦公室。

        “黃sir黃sir……”王素賢踩著高跟追上,但是黃志誠卻不管不顧的推開了李少澤的辦公室。

        “哇,牛逼,你想做咩?S?”李少澤豁然聽見開門聲,將頭從電腦屏幕上的蜘蛛紙牌移開,語氣不爽的看著黃志誠。

        他雖然頂了一個黑眼圈,但是有著超凡體制撐著,困不困只在于想不想睡覺罷了。

        想到了中午還要對一批罪犯的起訴書簽字,李少澤干脆就放棄了補覺的想法,坐在電腦面前,開始展現真正的電競水平。

        誰說蜘蛛紙牌不能代表電競?這個時代的電腦,只能撐得起這種檔次的游戲。所以現在蜘蛛紙牌,就是實打實的電競游戲!

        王素賢看見李總督察目光不善,連忙解釋道:“李sir,我攔了好幾遍,我都攔不住黃sir。”

        “沒事,你先出去吧,我這家伙是專門來找茬的。”李少澤朝王素賢揮了揮手,阿賢便瞪了黃志誠一眼,隨后乖乖把門關上,順便退出了辦公室。

        黃志誠等人阿賢離開后,立即快步走到辦公桌前,撐著桌面語氣激動的道:“阿澤,你是不是查貨了一批八面佛的貨!”

        “八面佛?”李少澤反問一句,心中大概就對黃志誠的來意有數了。

        現在這家伙當著“毒品調查科”的主管,肯定對毒品這一塊熟門熟路。看來不用他提點,黃志誠主動就找上門來了。

        看在黃志誠找他是為了正事的份上,李少澤心中便按下了嗆他的想法,倒想聽聽黃sir準備放什么彩虹屁。

        只見黃志誠迅速拿起了桌上的紙筆,粗略畫出了一個八臂佛陀的形象,然后將紙轉到李少澤面前:“就是這個標志,八面佛所有的貨都會這個標志!”

        “沒錯,昨晚查到的那批貨上,全部都印著這個畫像!”李少澤仔細看了兩眼,才沉聲點頭確認。

        要不是他眼神犀利的話,差點就要把八臂佛陀看成芭比娃娃了。

        黃志誠這家伙當差絕對是屈才,他更適合去當一個抽象派畫家。

        “好,好,好!那就一定是他了!”黃志誠扔下紙筆,摩拳擦掌,興致沖沖道:“自從六年前金三角的沙普秋死后,一時間國際毒品市場上超A貨的價格暴漲三成!除了一些散戶,再也沒有大的莊家,能夠稱霸金三角!”

        “直至四年前,一個名為八面佛的人物出現。才有人再又一次吃下金三角,成為了國際市場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超A貨莊家。”

        “這個八面佛來歷神秘,據說不是泰國和緬甸的本地人,但卻能夠買通周邊的地方政府,甚至在金三角的村寨里組建民兵,收攏村民,成為了一個金三角軍閥!”

        李少澤聽著黃志誠的講述,心情感覺隱隱有些蹊蹺。

        合著自己打掉了灰色組織的沙普秋,就是為了給八面佛讓出生存空間?

        搞咩野啊,八面佛出現的時間也太巧合了吧,別說他和這家伙認識……

        正當李少澤臆想的時候,黃志誠語氣一變:“自從八面佛出現以后,超A貨又在市面上流行起來,很多國家的警察都想抓他,但是沒想到,這次他會出現在港島!”

        “怎么你也想抓他?”李少澤說話的語氣有些玩味,但是黃志誠并未聽出來,反而一拍桌子道:“沒錯,我也想抓他!只要抓住他,嘿嘿嘿,我就請你喝我的升職宴!”

        “行啊,功勞三七開,你三我七。”李少澤適當調侃了一下,沒想到黃志誠欣然點頭:“好,你七我三,不過你要幫我一個忙。”

        “什么忙?”

        “不要動黑柴!”

        “黑柴那個人跟泰國佬有過直接接觸,你就算抓了他老大笑面虎,這家伙肯定也能聯系到八面佛,我要留他當線。”看來黃志誠不愧是李少澤的老朋友,居然已經想到李sir要殺笑面虎立威。

        這時候并沒敢出言阻止李少澤的想法,只希望李sir能夠留條線讓他跟下去。李少澤對此并無不可的點點頭,跟黃志誠一拍即合:“好,你就放你的二五仔下場吧!”

        “哈哈哈,還是你更了解我。”黃志誠哈哈一笑,轉身離開警署,又準備開車前去警校選臥底了。

        現在警校的教官只要看見黃sir臉都會發綠。

        ……

        而在送走黃志誠之后,李少澤再度休息了一會,便前去警署食堂吃飯。等到吃完午餐后,雷輝和曹米高這兩個臭小子,掛著一個繃帶就回到了警署。

        只見雷輝鼠頭鼠腦的走到了李sir面前,小心翼翼的向他提出一個請求。李少澤還以為這家伙想要拿受傷補償金,沒想到居然是想幫“瑪麗當娜”申請一個正式的護照。

        要知道,瑪麗當娜是偷渡來港,被警方抓到之后,一般是遣返處理。不過有了護照就等于有了居住資格,與偷渡黑戶完全是兩種身份。

        李少澤怪異的看了雷輝一眼,發現雷輝眼神沒有閃躲,心里才悄悄松了一口氣。

        如果一哥家的公子,因為一件案子愛上一個偷渡妞,恐怕李少澤也落不著好處。但如果只是污點證人提出的條件,那么商量的余地就大了。

        李少澤略作思考后點點頭,答應下雷輝這件事情,便把他們兩人重新趕回了醫院。接下來的起訴流程,有著瑪麗當娜作證,一切都非常順利,只需要幾天就能結束。

        至于護照這種東西,對于瑪麗當娜來說很難辦,但對于李sir而言,說到底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他直接簽了一份文件發到入境處,讓入境處的配合警署工作。僅僅用了兩天的時間,入境處就把護照郵寄到了西區警署。

        李少澤在前去醫院看望伙計的時候,直接將護照交給了雷輝,雷輝則當著他的面,把護照轉交給了瑪麗當娜。

        瑪麗當娜這段時間為了保證安全,都借助在雷輝的公寓里。

        雖然當初雷輝狠狠揍了她一頓,但是看見雷輝為了幫哥哥“報仇”,搞的都已經受傷住院,瑪麗當娜心里的恨意也已經漸漸消去。并且主動跟雷雯前來醫院,一個照顧一個傷員。

        手中捏著這本護照,瑪麗當娜心中不禁有些感動,可是雷輝只是嘿嘿一笑,便扭過頭繼續跟長官吹牛打屁。

        看著雷輝這幅沒心沒肺的樣子,瑪麗當娜心頭不禁有些吃味。

        但是李少澤僅僅看上一眼就明白了,雷輝這小子泡妞歸泡妞,但是對自己“太子黨”的身份還是很有認識的嘛。平時在外面不管怎么樣泡妞,都是泡著玩玩而已,大家一夜風流便會分道揚鑣,一點都不影響未來的道路。

        不過瑪麗當娜這幅樣子明顯是動了感情,這種女人雷輝可不敢招惹,否則發展到后面,豈不是害了瑪麗當娜?

        何況,雷輝那種性格,也不是敢為了愛情和老豆吵翻臉的人。別看他在外面囂張的很,一回到家里又會做起一哥的乖兒子。

        將來最大的可能就是找一個門當戶對,性格相輔的千金結婚。

        懂事的男人都知道,這不是世俗,而是現實。

        雷輝雖然不算是受著“貴族教育”長大,但隨著老豆步步高升,也不可避免的進入了“貴族圈子”。

        “唉。”李少澤輕輕嘆了口氣,對雷輝投以一記白眼,轉身離開醫院。心里頭則默默記住了曹米高這個臭小子!

        連警務處長的千金都泡的到,這家伙的前途看起來比他還光明啊。看來以后可以著重栽培栽培,起碼也要培養成一支“潛力股”,不然最后被警務處長棒打鴛鴦,那臭小子哭都沒地方哭去。

        他可不想手底下的肌肉怪警員,在某一天哭哭啼啼的敲開他辦公室。嘖嘖,那幅場景想想都覺得可怕。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